自在读小说网 - u乐娱乐充值不到账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三十三章 供奉

u乐充值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u乐娱乐充值不到账
    清明祭祖,是一年里最要紧的事情之一了。

    无论是平民百姓,还是达官贵人,只要有双手,每年的元宝多是亲手折的,一来讲究心诚,二来也免得传出去叫人戳着背骂一句不孝。

    就算像徐老太爷、闵老太太这种老人家,多多少少也会意思意思,折上个吉利数。

    眼下,已经是三月尾端,再有一旬就是清明了。

    抚冬见顾云锦问起,答道:“齐六奶奶下午使人来说的,定了三天后。”

    顾云锦了然。

    北三胡同里过清明,依的是镇北将军府里的规矩,初三就点上供桌了,一直点到初八,祭祀祖宗、告慰英灵。

    时间久,烧的元宝自然就多,偏胡同里人手就这么多,少不得要提早准备,多费些工夫。

    按着旧年,顾云锦在初二就搬回胡同里,过了初八再回来。

    徐侍郎府里的祭祀,顾云锦是从来不参与的,甚至是徐氏,都被闵老太太定为泼出去的水,只在每年的元月初二回来给石氏的牌位磕个头。

    歇了一夜,顾云锦在午饭前去了清雨堂。

    这个时辰,她估摸着杨氏正好得空。

    果不其然,画竹笑盈盈迎她,还压着声儿给她提点:“二太太刚走。”

    顾云锦心里有数了。

    不管杨氏和徐砚昨夜里怎么商量的,不等徐砚从衙门回来,徐令意的事儿依旧搁着,杨氏哪里有准信能给魏氏?

    魏氏来了一趟,没出个结果,她有求于杨氏,说话不会难听,但长吁短叹一番总是免不了的,杨氏这会儿定然憋着气呢。

    顾云锦不怕杨氏憋气,杨氏眼下越没有办法,她才越好提要求。

    反正她光着脚,她怕什么。

    “大舅娘。”顾云锦唤了声。

    杨氏坐在罗汉床上,身侧几子上摆着几本账册,见顾云锦来了,就示意画梅收起来:“昨夜歇得还好吗?”

    顾云锦在绣墩上坐下,直言道:“歇得不好,一夜没睡爽快。”

    杨氏微怔。

    昨夜杨昔豫还是没把平安符送出去,这事儿杨氏一早就听说了,此刻听顾云锦这么一句,心里不由嘀咕,莫非昨夜杨昔豫说话不注意,又叫顾云锦挑出刺来了?

    前回就是,杨昔豫刻意讨好,生生让顾云锦拿话堵了,杨氏还要帮着周旋。

    她暗暗恼着,瞧着是玉树临风的公子哥,怎么连个小丫头片子都哄不好呢。

    “哪儿不爽快?说给舅娘听听。”杨氏试探着,柔声细语道。

    顾云锦撇嘴:“我嫂嫂昨儿使人来,说该准备折元宝了。”

    一听这话,杨氏顿时松了一口气,顾云锦是不想回去跟徐氏脸对脸,不是叫杨昔豫惹了。

    “你是孝顺孩子,你父母走得早,云齐又不在京中,你这个做女儿的,肯定要多费些心。”杨氏道。

    “做儿女的自当尽孝,”顾云锦话锋一转,道,“只是,我们太太想要些老太太的东西。”

    杨氏的眉梢一扬,徐慧会开口讨要老太太的东西,这可真是稀罕了。

    顾云锦又解释了一句:“哦,不是现在仙鹤堂里那一位的,是我们太太的亲娘的东西。

    前些年我们太太没来提,今年吧,您知道的,老太太阴寿五十整,侍郎府里不给大摆,我们太太要尽孝,想自个儿供一桌,但总要有些东西的。

    太太的病还没好,就让我先跟大舅娘透个气,过几日让我嫂嫂来拿。

    早些跟您说,也免得您没个准备。”

    杨氏的笑容僵在了脸上。

    这事儿岂止是要准备,那是要拿命准备的,若不是顾云锦这会儿跟她交个底,真等吴氏上门找闵老太太要,闵老太太能拿茶碗引枕把人给砸出来。

    可真交了底了,要去挨砸的就成了杨氏了。

    杨氏一点儿也不想被闵老太太迁怒,她是儿媳,不管心里怎么想的,明面上顶撞不得。

    她暗自叹气。

    其实徐慧的要求一点都不过分,也半点没有错。

    闵老太太最不能容忍旁人提及石氏,每年府里祭祀,看着是隆重,但都是给祖宗们的,石氏的牌位冷清清的,一带而过。

    徐慧外嫁了,徐老太爷都没吭声,还有谁会为了石氏去触闵老太太的霉头?

    偏今年是五十整寿。

    徐慧没逼着府里大办,只要取些石氏的东西回北三胡同里供奉,已经是退让得不能再退了。

    “东西都在老太太的库房里收着。”杨氏讪讪,一面说,一面琢磨着怎么把烫手山芋扔出去。

    顾云锦哼笑:“其实在北三胡同里祭祀,这事儿我不想应的,这算哪门子的规矩嘛。”

    杨氏眼神一闪,刚要顺着顾云锦的话说几句,又被抢了先。

    “虽说如今是太太带着我和嫂嫂在京里过活,但北三胡同是姓顾的,我们顾家多少先祖要拜啊,她把她亲娘请来,这怎么能像话?”顾云锦语速极快,“她供她亲娘,我是不是也要帮我亲娘给外祖家的供上?总不能人走得早,茶就真的凉透了。”

    杨氏不自在地缩了缩脖子。

    人走茶凉,听起来不像是顾云锦埋怨徐慧,还是她在骂闵老太太。

    “老太太五十整,要供肯定也该侍郎府里来供啊,原配太太呢,府里又不是没晚辈,还少人磕头了吗?”

    顾云锦说得轻松自在,杨氏只觉得心都烧焦了。

    让徐砚、徐驰给石氏磕头?

    从规矩上半点没错,可从闵老太太那儿算,杨氏毫不怀疑那老太婆能直接把供桌掀了。

    这真是造得什么孽啊!

    按说前人早逝,这两位又从未打过照面,闵老太太不至于一听石氏的名字就上火,但其中却有一番根源,杨氏刚进门时寻人打听过,好不容易才凑出些往昔来。

    石氏是生徐氏时难产没的,没出半月,徐老太爷就续娶了闵老太太。

    这也不是什么耐得住、耐不住的事儿,而是徐氏太小了,除了奶娘,总要有个人照顾。

    徐老太爷忙于生意,父母又都没了,他能把襁褓中的女儿交给谁?就依着亲戚们的意思,快些娶个女人回来看孩子。

    闵老太太嫁进来,就是为了“看孩子”,她那心高气傲的性子,哪里听得了这种话?

    加之很快怀了徐砚,哪怕是足月生下来的,在徐家发家的小镇子里,都有不怀好意地说她老早就跟徐老太爷不清不楚了,要不然怎么一挑就挑了她,一进门就有了?

    流言蜚语,根本不讲道理,又生了两个儿子彻底拿捏住了徐家,闵老太太对那位死了都让她背污名的石氏恼极恨极。

u乐娱乐充值登录u乐娱乐充值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