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玄幻小说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四十五章 骂她

威武不能娶 第四十五章 骂她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玄幻小说
    北三胡同里从四月初三开始摆供桌,比侍郎府里要早两日。

    初二大清早,顾云锦就随着杨氏去了仙鹤堂。

    杨氏清楚,今天就要把送去北三胡同的东西定下来了,闵老太太答应归答应,真从库房里搬东西,少不得又要拐弯抹角地骂骂咧咧的,刺得耳朵疼,因而她想赶个早,趁着徐老太爷还在就办妥了。

    当着老太爷的面,闵老太太大抵能收敛些。

    顾云锦也是这个心思,她半点不想挨骂,有靠山自然要寻靠山的。

    果不其然,仙鹤堂里正用早饭,闵老太太见她们进来,一张脸就拉得老长。

    “什么事儿这么急?”闵老太太冷声道,“老婆子吃口饭的工夫,都等不及了?”

    顾云锦眨巴眨巴眼睛,没吭声。

    杨氏脸上陪着笑,也不搭腔,却是暗暗腹诽,若顾云锦着急,就不会拖到临出府的时候了。

    这几日杨氏也问了顾云锦几回,每一次的答案都是徐氏没想好,她也只好作罢。

    闵老太太放缓了动作,故意晾着她们。

    徐老太爷先用完了,漱了口,道:“云锦是一会儿回北三胡同去吧?都收拾好了吗?”

    顾云锦颔首,道:“明日就摆供桌了,抚冬在兰苑里收拾行李,我们太太挑好了,我来问老太太‘借’石氏老太太的嫁妆。”

    分明是石氏留下来的,却用上了一个“借”字,其中讥讽味道喷涌而出,丝毫没有掩饰。

    闵老太太冷哼着要训顾云锦。

    徐老太爷扫了闵老太太一眼,止住了她的话,缓缓道:“她挑了什么?”

    “百子戏春五彩象鼻大花瓶、观音送子的紫檀根雕、金玉满堂的刺绣插屏。”顾云锦道。

    三样东西,顾云锦说得一脸坦荡,语调没有半点起伏,听的人却面色各异。

    这几样都带着多子多福的意思,添在嫁妆里,跟撒床的桂圆花生一个样,祈祷石氏能早日给婆家开枝散叶、承继香火。

    徐老太爷听了,脑海里都是产后失血而亡的石氏的身影,毕竟夫妻一场,石氏又是生孩子的时候没的,此刻想来颇为唏嘘。

    闵老太太却是连鼻子都气歪了,徐氏这是靠几样东西在骂她嘞。

    石氏作为原配妻子,徐砚、徐驰却从没给她的牌位磕过头,徐家明明有后,石氏在地底下却过得跟断了香火似的。

    咬紧了后槽牙,闵老太太恶狠狠地想,徐慧性子素来软和,做不出拐着弯来骂继母的事情,这三样东西,怕是吴氏和顾云锦挑的。

    顾云锦才不管他们怎么想呢,她连杨氏又是诧异又是忍笑又是暗爽的表情都不管。

    闵老太太强压着心头的火,道:“都是大件,明明早几日就清点了库房,怎么到现在才定下?这么拖沓!”

    顾云锦幽幽叹了声气,语气悲切:“石氏老太太的嫁妆一直都是您收着,我们太太从小到大没见过几眼,什么都稀罕、什么都想供,这才犹豫来犹豫去的,舍不得呢。”

    这话等于是把闵老太太霸占石氏嫁妆给直直说出来了,哪怕没有用重词,也没给闵老太太留半点颜面。

    闵老太太拍着桌子要发作,徐老太爷重重咳嗽一声,唬得老太太只能忍下。

    徐老太爷被顾云锦几句话说得心酸了,这会儿满脑子都是石氏从前温和柔顺的样子,和徐慧幼时乖巧的模样,哪怕父女之间并不贴心,徐慧也在他跟前养了二十几年,远比其他人家的女儿们久多了。

    其中因由,不细想时也就算了,全涌在心头上,他也明白徐慧的委屈。

    不过是几样死物,能让徐慧高兴些,别说是搬去摆两天,不还回来又算得了什么。

    “既然挑好了,就赶紧送过去,别耽搁了要紧事。”徐老太爷一锤定音,也不跟闵老太太多说废话,起身走了。

    顾云锦看着老太爷的背影,目光沉沉。

    别看徐老太爷这会儿为徐氏说话,等转过头去,那股子情绪下去了,再叫闵老太太说上几句,念头恐怕又要变了。

    若不然,石氏的嫁妆能在闵老太太手里扣了几十年吗?

    屋里没有徐老太爷压阵,眼看着闵老太太的火气一阵一阵窜上来,杨氏一个激灵,忙道:“我这就去安排车马人手。”

    杨氏说完就溜,顾云锦依样画葫芦,笑眯眯冲石瑛努了努嘴,脚下抹油往库房去。

    稍等了会儿,石瑛绷着脸过来,一言不发开了库房。

    邵嬷嬷指挥着粗壮的婆子搬东西,杨氏拉着顾云锦推开几步,低声问道:“这些真是大姑姐挑的?”

    “是啊。”顾云锦道。

    杨氏讪讪:“大姑姐的性子变了,从前她不会这么大胆的,百子戏春、金玉满堂、观音送子,这不都在骂老太太嘛,难怪老太太刚才气坏了。”

    眼底笑意一闪而过,顾云锦撇嘴,道:“哪儿的话呀,我们太太不是那些的人,这些都是求个好兆头的,老太太自个儿想岔了。

    不瞒舅娘,我哥哥送了家书来,说是年底有机会能回京一趟,我们太太高兴,想跟祖宗大人们求一求,等哥哥回来了,嫂嫂能早些给他添子嗣。

    太太身体不好,不能去灵验的道观庙宇里拜,只好求自家祖宗们了。”

    杨氏凝着顾云锦的嘴,笑也不是,不笑也不是。

    道理很像那么一回事,可她怎么听来听去就听出一个意思来——人看是人、鬼看似鬼,闵老太太就是那个鬼,她心虚了自个儿生闷气。

    这么一想,杨氏觉得她也成了鬼,把顾云锦简单的几句话听出了千层万层意思。

    见顾云锦面色如常,杨氏也不由认为自己想多了,只是个心中不忿就随意罚丫鬟打婆子出气的小丫头片子,哪里会一处两处寻口上便宜?

    顾云锦仔细看仆妇搬东西,怕她们手上不小心,磕磕碰碰了。

    杨氏又问了几句家常,顾云锦一本正经地跟对方胡说八道,反正她扯谎也是面不红心不跳的,脸皮子厚,天生占便宜。

    这些全是她和吴氏挑的,就是骂闵老太太的,老太太气急了又拿她没办法,多叫人舒坦的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