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玄幻小说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五十五章 这事儿真逗

威武不能娶 第五十五章 这事儿真逗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玄幻小说
    吴氏要走,顾云锦起身相送。

    姑嫂两人一面走,一面说着话。

    吴氏嗓子清亮,没有特地压低声音,那话语就从窗外传了进来。

    “云锦,真不跟嫂嫂回去呀?咱们那院子地方是不大,但也不至于住不下呀,你说得也在理,多个人解闷嘛。”

    杨氏正饮茶平气,突然听见这句话,一口水险些呛到嗓子眼里。

    咳咳咳——

    这吴氏,走都要走了,怎么还尽添乱呢!

    杨氏一面捂着帕子咳,一面朝画梅摆手,话说得磕磕绊绊的:“你、你去送云齐、他媳妇,把云锦给我、叫回来!”

    画梅没领会,还是邵嬷嬷反应快,丢下一句“照顾太太”,她一溜烟就追出去了。

    杨氏好一会儿才喘过气来,嗓子痛得火辣辣的。

    她隐隐有些后怕,得亏窗户开着,她正好就听见了,若是没注意,顾云锦刚应得好好的,转头真被吴氏给说服了,两人欢欢喜喜回北三胡同,那杨氏真的是追之不及了。

    到那时候,还有什么以退为进?

    顾云锦搬出去了,徐家难道还敢再扣着石氏老太太的东西跟她做交换吗?

    怕是要欢欢喜喜送去,还要说尽好话,哪怕是台上面唱得再风平浪静、两相欢喜,旁人都只会乐呵呵地当其中故事颇多呢。

    这青柳胡同和北三胡同的左右邻居们又不是瞎的聋的了,嘴巴长在人家脸上,看戏的只管热闹,怎么生是非就怎么说呗。

    徐家丢不起这个脸,杨氏也断断不能让徐砚丢脸,她如今能做的就是稳住彼云锦。

    “舅娘,邵妈妈说您寻我。”顾云锦从外头进来。

    杨氏热情地招呼顾云锦坐下,这四年间,她从未看这个外甥女这般欢喜过,简直眼珠子一样,恨不能就此绑在腰带上,免得一转身,顾云锦就回北三胡同去了。

    她巴不得满京城都看到她待顾云锦疼爱如亲闺女,而不是什么沽名钓誉。

    “我琢磨着审石瑛时你也跟我一道去吧,自家人哪有什么徐家丫鬟顾家婆子的规矩,你别推,就当帮大姑姐去听的,回头她问起来,你也好跟她说说来龙去脉。”杨氏柔声哄道。

    顾云锦弯着眼睛直笑,她哪里不晓得杨氏在担心什么,不就是怕她一声不吭离开侍郎府呗。

    虽然她还挺想回去的,但后顾之忧没解决,还不能一走了之。

    眼下是几样事情堆在一块,杨氏有些晕头转向,没有琢磨明白罢了,等冷静下来一想,指不定三五天的,一会儿让徐令婕去串门,一会儿让杨昔豫去献殷勤,一波接着一波,顾云锦总不能拿着扫帚将人打出来吧。

    要再添些事儿,让他们没心思再打她的主意,否则日子真不安生。

    顾云锦顺着杨氏的意思点了点头:“舅娘说的也在理,我就陪您走一趟。”

    石瑛被拘在宅子西边穿堂旁的一间小屋子里,杨氏让人看着她,等候发落。

    顾云锦跟着杨氏过去,走到半途,才知道被人截胡了,前一刻,闵老太太身边的戴嬷嬷领着两个粗壮婆子,把石瑛给提去仙鹤堂了。

    杨氏的脸色沉沉,定是闵老太太晓得吴氏登门了,不想让她们为难石瑛,这才赶在前头带走了人。

    顾云锦上下打量那个报信的婆子,奇道:“妈妈就没拦住?我看你也不体弱呀。”

    婆子身宽体胖,往跟前一站,像堵墙似的,她脸上发红,道:“奴婢没那个本事,不敢拦仙鹤堂的人。”

    顾云锦打趣道:“那妈妈还没念夏胆儿大呢。”

    一听这话,婆子的心都抽了抽。

    这能比吗?

    顾云锦当着闵老太太的面都敢动手了,底下的丫鬟难道会不听指挥,不指哪打哪?

    只要杨氏敢发话,那她也敢动手啊。

    活了半辈子了,得了一句“还没个小丫鬟厉害”,真真是有苦说不出。

    杨氏没心思听她们说话,牵着顾云锦转身就往仙鹤堂去。

    前脚刚迈进去,后脚杨氏就止住了想要通传的丫鬟,站在庑廊下听里头说话动静。

    石瑛哭得梨花带雨的,正说着什么,顾云锦竖起耳朵听了会儿,也没听明白。

    跟着杨氏进了屋,石瑛的哭声霎时间停了,像是被人一把掐住了脖子一般。

    闵老太太恶狠狠瞪过来:“不吭不响地进来,做贼呐!”

    杨氏把三张当票放在桌上,很想问一问这家里到底谁是贼,但闵老太太这人,软的不一定吃,硬的却肯定谈不拢,杨氏只能暂且压着火气:“除了玉扳指,其他的东西都寻出来了,石瑛,还有什么话讲?”

    石瑛缩了缩脖子,难以置信地看向顾云锦。

    前回拿出德隆的当票就已经很让人意外了,怎么连这三张都翻出来了?京城这么多典当行,为什么顾云锦轻轻松松就能寻出来?

    疑惑归疑惑,石瑛嘴上还是道:“太太,奴婢都认下,是奴婢监守自盗,都是奴婢的错,跟我们老太太是半点不相干的。”

    闵老太太绷着一张脸,问杨氏道:“你要怎么处置石瑛?”

    “岁数差不多了,该出府了……”杨氏面无表情。

    “要我说,就别来什么打啊罚的了,这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闵老太太一怔,似是没听明白杨氏的话,“你说什么?放出府去?”

    “是,就放出府。”杨氏重复了一遍。

    闵老太太神色怪异鸿运游戏大厅手机版了,她深信石瑛无辜,全是顾云锦惹出来的是非,故意陷害她们的,她本以为要费不少口舌才能让杨氏放过石瑛,还准备了一堆说辞,哪知道杨氏这么容易就松口了。

    一堆话憋在胸口,真不是滋味。

    杨氏见她不信,也想给顾云锦解释一番,便道:“老太太,如今这状况,我能不松口吗?

    让外头说您没管好底下人,让人当了府里东西,传出去了多不好听,都是为了名声着想。

    真打一顿,把人送回她老子娘身边,还不知道要添多少口舌。”

    闵老太太眯了眯眼睛,杨氏一改前几天强硬的态度,又好说话起来了,这让老太太心神大定,也多了些想法。

    “既是要名声,石瑛是我身边的,还没说亲就放出去,别人会说我不喜欢她了,这可不行。”闵老太太抿茶,道,“你给相看相看,有没有合适的家生子……”

    顾云锦笑眯眯站在一边,眼看着杨氏面上勉强撑起来的平和一点点龟裂,处置个偷盗,还要管上婚配了,这事儿真逗!

    逗得顾云锦差点想问问闵老太太“要不要包生儿子呀”。

    “老太太!”杨氏打断打了老太太的话,“做错了事不用受罚,还不用操心以后,这么好的事情,我怕仙鹤堂里一个个有样学样!这样吧,石氏老太太的东西不如就送去北三胡同,免得一个个都惦记着。”

    闵老太太的目光骤然一紧,厉声道:“这是什么话!我说得没错吧?闹出这些来,图的就是那一屋子的死物!送去北三胡同?也不怕庙小装不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