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u乐娱乐充值不到账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六十一章 真诚再真诚

u乐充值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u乐娱乐充值不到账
    顾云锦轻轻咬着下唇,犹豫了会儿,终是没把蒋慕渊给供出来。

    并非这事见不得光,而是连她自个儿都弄不明白蒋慕渊为何要相助,就不说出来给吴氏添烦恼了。

    “大概是医者父母心吧,”顾云锦寻了个理由,道,“既然接手了病人,肯定想要医好的,我们太太得的又不是什么治不了的病,若因为银子紧张而耽搁了,做大夫的怕是也不好受。”

    吴氏听得在理,道:“也是,一辈子的老大夫了,名声比银子要紧。”

    乌太医不提,吴氏暂且打算当不知。

    人家费力又费钱地给徐氏看诊了,作为家里人,眼下最最要紧的是配合大夫把徐氏的病养好了,这才不辜负大夫的一片心。

    这份情义记在心中,以后若有能帮得上的地方,自然义不容辞。

    能攒出银子来了,也再拿去补上。

    即便当真力不从心,恩情也永不能忘的。

    吴氏暗暗叹了一口气:“到底不是小钱,那是紫河车,我们也算不准这药要用多久。”

    顾云锦亦是无奈。

    真说起来,家里也不是真缺徐氏一辈子的药钱,将军府里该分给他们兄妹的田地铺子、亲娘苏氏的陪嫁,并起来也不是拿不出手的,只是那些都不是现银。

    真有个具体数字,当了卖了几处,凑一块也就行了,但却是个流水账,今年不知明年事。

    顾云锦低声道:“既如此了,先顾好太太身体要紧,别费了这么多药材和心意。”

    “我也是这个意思。”吴氏重重颔首。

    顾云锦回自个儿的厢房里简单收拾了一番。

    她的东西不多,半侧厢房腾出来摆石氏老太太的嫁妆,也没挤得她放不下箱笼。

    四周打量了一圈,顾云锦失笑摇头。

    银子这东西,不用的时候无所谓多少,真要柴盐米醋的,又恨不能种到土里明日就发芽了。

    蒋慕渊悄悄补贴了药钱,顾云锦心有疑惑,但不管为了什么理由,这份帮助是真心实意的,她从前见多了人情冷暖,对于善意,她心存感激。

    把手里的银子拼拼凑凑拿去蒋慕渊跟前,质疑对方为何如此指手画脚、多此一举地改方子,那是昏了头的人才做的事,顾云锦没那么愣,她能做的该做的,就是下回遇见蒋慕渊的时候,好好跟他道一声谢。

    郑重再郑重,真诚再真诚。

    明面上谢他通过贾妇人的几次帮忙,暗地里也谢他从前在道观里,听临死之前的自己说了那么一长串的话。

    徐氏要午歇,杨氏也就起身告辞了。

    “云锦交给我,大姑姐只管放心养病。”杨氏一面说,一面上来牵住彼云锦的手。

    徐氏笑了笑,就是交给杨氏看着,她才不能安心养病呢。

    不过,顾云锦是个有主意有本事的,上回是没防备杨氏和徐令婕才吃了大亏,眼下是反过来了。

    这么一想,徐氏便道:“云锦,想回来时就回来。”

    顾云锦还没说话,杨氏就如临大敌一般,虽说很快就掩盖过去了,但扣着顾云锦的手又多用了几分力气。

    赶在顾云锦之前,杨氏笑着道:“我可舍不得云锦。”

    徐氏没戳穿她。

    顾云锦也一样,笑容莞尔,一副舅娘说什么就是什么的样子。

    顾家小院就在这儿,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她若不能折了杨昔豫的名声,让杨氏不敢再打她的主意,那她搬回来又有什么用处?

    轿子出了胡同口,杨氏没打算直接回侍郎府去,而是带着顾云锦去看金饰。

    东街上数一数二的金饰铺子,看门面就与其他铺子不同。

    杨氏也不是真心想买首饰,她只想让外人看看她待这个外甥女亦是极好的,当着娘子们的面,一口一个这个镯子适合云锦、那个领扣衬大姑姐,得了娘子们一连串的“夫人好眼光”、“夫人待家里人真好”。

    顾云锦坐在一旁,并不说话,只一面喝茶,一面看杨氏跟人打交道,看得有滋有味的。

    杨氏也不能光说不练,挑了小半个时辰,掏银子买了几样,把那个适合顾云锦的镯子直接套在了她的手腕上。

    “表姑娘这双手嫩得跟豆腐一样,果真是衬的。”一位娘子笑道。

    杨氏也笑了:“我瞧着就好,刚就叫这丫头试试,她还不肯呢。”

    “舅娘看东西准,我试不试都错不了,”顾云锦当即接了这话过去,笑盈盈地问那娘子,“这镯子经得起磕磕碰碰的吗?我平时粗心,怕一不小心给弄坏了。舅娘头一回送我镯子,万一损了,我多舍不得呀。”

    杨氏眼瞅着那几位娘子面色微变,赶忙道:“知道粗心就该稳重些,就你这淘气劲儿,哪敢给你东西!往后不行了,明年就要及笄是大姑娘了,该打扮的还是要打扮。”

    几句话的工夫,杨氏不仅撇清了不给顾云锦置办,还顺道说上了她淘气,再往下说,大抵是要把前回落水推到她自个儿闲不住上去了。

    顾云锦看得明白,撒娇一般道:“您这么说我就算了,我平时与二姐姐一道,叫她听见您说我们淘气,她准不依。”

    杨氏哈哈大笑。

    不管这口头交锋谁胜谁负,起码两人和睦的样子已经摆出来了,杨氏见好就收,打道回府。

    杨氏心情大悦,底下婆子说石瑛急着见她,也就没拒绝。

    石瑛被带到了清雨堂,态度比之前恭谨多了,道:“太太,奴婢知道自己做错了,不该偷拿东西、不该当出去,但老太太是真的不知情的,全是奴婢一个人做的。”

    这番说辞正合杨氏心意,她点了点头,道:“你想明白了就好,我也不是要为难你什么,但做事有做事的规矩,你既然想好了,就跟我说说,你当东西得的银子都去哪儿了?还有一枚玉扳指,又当了哪家?”

    石瑛闻言,眼泪刷刷就下来了,哭得痛心疾首:“奴婢并非是鬼迷心窍,而是着实没有办法,奴婢那两兄弟,年纪轻轻不学好,在赌场里欠了好些银子,那债主说了,不给银子就要拿命抵,奴婢、奴婢只能……”

    杨氏若有所思地看着石瑛,没打断她的哭哭啼啼。

    顾云锦一口豆沙糕险些噎着,揉了揉胸口,上下打量石瑛,暗暗想,为了不交出银子来,这可真是豁出去了呀。

u乐娱乐充值登录u乐娱乐充值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