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玄幻小说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八十二章 傻就傻吧(月票150+)

威武不能娶 第八十二章 傻就傻吧(月票150+)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玄幻小说
    “我哪个姐姐?”顾云锦愣了。

    “闺名云思。”

    顾云思?

    长房大伯娘膝下的三姐姐?

    顾云锦神色微妙,她记得的,从前顾云思的确嫁来了京城,丈夫是中军都督府佥事的儿子。

    可现在,顾云思要嫁入傅太师府中。

    她重来一回,还能影响到隔了大半个疆土的将军府?

    这是哪儿出了差池?

    中军佥事与太师,差距有点大,顾云锦一时半会儿还真转不过来。

    傅敏芝似乎对顾云思很感兴趣,她长的什么样儿,平日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会不会像顾云锦这样,突然间就把人的椅子给踢翻了。

    顾云锦啼笑皆非,但也知道傅敏芝没有恶意,想了想,道:“我进京之后就没见过三姐了,女大十八变,小时候的模样性子做不了准的。”

    傅敏芝颔首,道理的确如此,她在江南住了那么多年,回京之后,兄弟姐妹不也说她大不同了吗。

    永王妃的园子,花卉缤纷,太湖石堆砌假山,造了亭台,又引了活水入湖,搭了水榭。

    不说春日繁花美景,也是夏日戏水、冬日赏梅的好地方。

    长平县主顿了脚步:“也就是哥哥出面,才给我借来的这园子,平日想拿它宴客,我说破了嘴皮子都没有的。”

    她一面说,一面冲顾云锦挤眼睛。

    顾云锦看到了,却不知道她的意思。

    金安菲自知惹了县主,急着想挽回局面,忙道:“小王爷对县主是真的好。”

    长平县主拧眉,她说这话,是为了散席时告诉顾云锦赏花宴由来做铺垫的,金安菲一句话就给带跑了,她哼了声,不理会。

    金安菲哪知道其中弯弯绕绕呀,只当县主还未消气,自讨了个没趣,咬着唇不吭声了。

    园子另一头,花厅里,蒋慕渊和程晋之下棋,小王爷坐在一旁摇着折扇,笑眯眯看着纵横走向。

    程晋之棋艺普通,被蒋慕渊下了几个圈套,顷刻间露了败像。

    他有自知之明,平日也多如此,原是不恼的,转头见小王爷从折扇后露出来的眼睛笑得都眯成缝了,显然是一早就看出了端倪。

    “不报军情!”程晋之捶了他一拳。

    小王爷笑道:“观棋不语真君子。”

    “这话你说没人信!”程晋之摆了摆手。

    谁不晓得小王爷做事只凭性子,所谓的君子规矩,他说忘就忘了。

    去岁宫里守夜,皇太后与圣上下棋,小王爷一人在边上指点江山,东说一句西提一嘴的,最后恼得皇太后让蒋慕渊把他架出去才算完。

    正月初一,外命妇进宫请安,皇太后见人就说,一下子就传遍了整个勋贵圈子。

    被揭穿了,小王爷笑得更开怀了:“我许是回头是岸。”

    程晋之压根不信他,凑过去问蒋慕渊:“你信吗?”

    “谁信谁傻!”蒋慕渊答道。

    程晋之捂着肚子笑个不停,这句话不是前回小王爷说蒋慕渊的吗?

    当时蒋慕渊分明已经走了,到底是哪个大嘴巴把这话告诉他的。

    像是看出了程晋之的疑惑,蒋慕渊啪的又落一字,道:“不用猜,就是上次你自己说的。”

    唉?程晋之的笑容顿住了。

    小王爷笑得折扇都拿不住了。

    花厅里笑声一片,突然间,丫鬟匆匆进来,福了福身,禀道:“几位爷,姑娘们那儿动手了。”

    三人具是一怔。

    动手?赏个花怎么还动手了?

    “谁跟谁动手了?伤了人没有?”小王爷问道。

    丫鬟垂着手道:“顾姑娘踢了王姑娘的椅子,王姑娘摔在地上大哭,县主没理会,跟顾姑娘她们赏花去了。”

    闻言,奇也不是,笑也不是,总觉得哪儿不对劲似的。

    小王爷愣了会儿,道:“哪位王姑娘?今天客人里有这位?”

    “是跟着金二姑娘来的,说是工部员外郎王甫安的女儿。”

    即便提了王甫安,小王爷也根本对不上号。

    蒋慕渊收拾棋子,墨黑的棋子堆在掌心,随着他的动作,铛铛落回棋篓里,最后余下几颗,修长的手指一一拾起,随意丢回去。

    等收得差不多了,他才问道:“王姑娘做了什么,惹了顾姑娘?”

    丫鬟机灵,三言两语交代了事情。

    蒋慕渊若有所思般点了点头:“难怪要动手。”

    “你又知道了?”小王爷眯着眼道。

    蒋慕渊听出他语气里的调侃之意,道:“在县主的宴席上动手,没个理由吗?她又不傻。”

    “也是!”小王爷跟着颔首,突又转头问丫鬟,“顾姑娘喜欢素香楼的点心吗?”

    丫鬟喜道:“喜欢的,她说最喜欢了。”

    话音未落,小王爷和程晋之交换了一个眼神,彼此都从对方眼底看到了不可思议。

    竟然是真的,蒋慕渊竟然是真知道人家喜欢什么,这太稀奇了!

    原来,不信的他们,才是傻的那个。

    可傻就傻吧,蒋慕渊是怎么清楚的?

    小王爷存不住话,急切追问:“你之前就认得她?还晓得喜好,那不是认得那么简单,快些交代!你不说实话,我改明儿让皇祖母来问你。”

    蒋慕渊才不管小王爷说什么,径自起身,走出了花厅,这才回头问:“不去园子里吗?”

    去,怎么会不去。

    他们就是来看顾云锦到底什么模样的。

    蒋慕渊前回还说过“让人过目不忘”的,既然喜好是真的,那这点就更让人期待了。

    沿着水榭,穿过湖面,迎面就瞧见花红柳绿中各家姑娘们的身影。

    不晓得说了什么趣事,笑声一片,落在耳朵里,让人不由都展了笑颜。

    长平县主记挂着要登场的小王爷,目光是不是往湖对岸瞟,最先注意到那三人出现了。

    她默默点头,还知道带上两人做遮掩,表兄这回是上心了呀。

    两厢一照面,顾云锦见到蒋慕渊,不由意外鸿运游戏大厅手机版了。

    目光在蒋家兄妹两人脸上转了转,顾云锦想,不愧是一家的堂兄妹,一道站在跟前,看起来就更像了。

    对着一众姑娘,小王爷难得正经,就算打量人,眼神也鸿运游戏大厅手机版其坦荡,不会叫人不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