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玄幻小说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八十五章 可怜兮兮

威武不能娶 第八十五章 可怜兮兮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玄幻小说
    顾云锦歪在榻子上歇了没多久,念夏进来禀,说是闵老太太让她去仙鹤堂。

    老太太寻她,向来没好事。

    顾云锦正琢磨着明日收拾东西回北三胡同的,这会儿才不耐烦应付老太太,便让念夏寻个由头回了。

    哪知道,她不肯去,闵老太太干脆亲自来了。

    念夏不好拦老太太,戴嬷嬷在前头冲锋陷阵,护着老太太进了东次间。

    闵老太太板着脸立在榻子边:“顾云锦,你性子挺大的呀?”

    顾云锦睨了她一眼:“稀客!”

    闵老太太也不坐下,居高临下看着顾云锦,厉声道:“你的规矩是越发厉害了,我都请不动你了。

    敢情你不姓徐,徐家的脸面就跟你无关了?

    砸书房闹得满城风雨,这账我还没跟你算呢,你就当着郡主、县主的面动手了?

    你知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重?”

    顾云锦慢悠悠坐起身来,手掌撑着腮帮子,笑了:“我又不是货物,我干嘛要给自个儿称个重?”

    “能的你!”闵老太太越想越气,徐令婕跟她说经过时,她浑身都在发抖。

    要是继续姑息,要是不教训教训顾云锦,只怕外头都以为他们徐家教不出一个好的了。

    闵老太太骂骂咧咧的,顾云锦一个耳朵进,一个耳朵出,只顾琢磨自己的。

    宴席上的事儿,是哪个告诉闵老太太的?

    魏氏特特等在清雨堂,如此看来,那两妯娌原本是没打算把状况一一告诉老太太的,要不然,就该候在仙鹤堂了。

    她踢王玟那一脚,虽不讲规矩,但也帮了徐令意,她们母女是不会为此找她麻烦的。

    剩下的也就杨氏了。

    杨氏做事,向来有目的。

    她激得老太太前来,不会只是逞口头威风。

    这么一想,顾云锦就想透了。

    眼睛弯成月牙,顾云锦咯咯直笑:“是我动的手,老太太骂我一通,我气不过肯定就回北三胡同了,明儿事情传开了,就是我粗鄙又不服管教?

    老太太,您也太好煽动了,我进府四年,什么时候由您管教过?

    大舅娘自个儿不来,哄了您来,不就是她舍不下她的脸吗?

    毕竟,昨儿还苦口婆心地求我留在侍郎府,求我替她多考量,今日就转个弯,是人都要闪了腰的。

    也就是您,巴巴地赶来骂我。

    明日京城里的风,要是不照着大舅娘的意思吹,这逼走表亲的坏名声,不就是您扛着了吗?”

    闵老太太的眼底闪过一丝厉色,她和杨氏婆媳素来只是面子上的关系,叫顾云锦一说,哪怕晓得是故意挑拨,那一句句还是扎在了她的心上。

    之前,杨氏明明是不主张让顾云锦走的,几次好言求她留下,的确跟今日不同。

    闵老太太一时间进退两难。

    顾云锦却不理她,她本就想寻个由头搬出去,那就正好。

    杨氏“借刀杀人”,顾云锦便趁了这东风,回头,这两婆媳有的闹了。

    因为她今日动手,长平县主根本不恼,寿安郡主还反过来与她鸿运游戏大厅手机版其亲近,关于这两点,杨氏一定没跟闵老太太说实话的。

    顾云锦翻身下了榻子,趿着鞋,抬声唤念夏和抚冬:“把东西都收拾了,我要回北三胡同。”

    抚冬微怔。

    她是侍郎府的家生子,姑娘要走,那她怎么办呀?

    念夏就没那么多顾忌,一转身进内室收包袱去了。

    顾云锦这种毫不在乎的态度,在闵老太太眼中,就是火上添油。

    她啪的一声,重重捶了几子:“收拾东西?都是徐家的东西!”

    顾云锦嗤笑。

    她是一个带着丫鬟被扫地出门的表姑娘,“可怜兮兮”的,要两只脚走回北三胡同了。

    哪怕念夏力气大,她们能搬多少东西?

    当然是怎么惨怎么来了。

    她又不稀罕侍郎府的物什,让念夏收拾,也只收她从将军府带来的。

    “您放心,徐家的东西我一个都不要。”顾云锦撇嘴。

    抚冬一个激灵,扑通就跪下了:“姑娘千万别不要奴婢呀!奴婢要跟着您呀!”

    这动静突然,别说顾云锦了,闵老太太都吓了一跳。

    惊吓过后,剩下的是怒意,老太太喝道:“滚滚滚!吃里扒外的东西!”

    抚冬一听大喜,腾地站起身,冲进内室帮念夏收拾去了。

    两刻钟后,主仆三人,提着三个小包袱,从角门出了侍郎府,不紧不慢地走出青柳胡同。

    刚进北三胡同,迎面就遇上了贾妇人。

    贾妇人见她如此模样,不由奇道:“顾姑娘这是……”

    “大娘,我要搬回胡同里住了。”顾云锦一面说,一面冲贾妇人递了个眼色。

    贾妇人机灵,见胡同里进进出出都是傍晚归家的邻居,立刻就懂了:“怎么突然间就……哎,你就这么大包小包回来了?侍郎府没安排马车送你?”

    “我之前提了几次要回来,侍郎府里都不答应,”顾云锦的声音委委屈屈的,“今日却寻了个由头,训了我一通,话里话外要赶我,既如此,我还留在那儿做什么?”

    贾妇人闻言,惊声道:“赶你?赶你也不能让你就这么回来呀!哄着去住的时候是表姑娘长、表姑娘短的,不留你了,不说马车,连轿子都没有,也不安排几个婆子。哎呀,越说越生气。走,回家去,你母亲和嫂嫂日日盼着你回来呢!”

    一面说,一面走,敲开顾家院子,几人一道进去,又嘭的关上了门。

    把对话听了个七七八八的左邻右舍们这才都炸开了。

    好家伙!

    前几天顾云锦砸书房的时候没半点动静,今天能有什么事儿,天快黑了还赶人?

    能比砸书房还厉害吗?

    现在立刻去茶楼,能听茶博士说最新的来龙去脉了吗?

    真真是好奇死人了!

    宁国公府中,寿安郡主真等着蒋慕渊。

    要不是知道蒋慕渊肯定与小王爷他们在一道,她就要使人三催四催去请了。

    等到华灯初上,蒋慕渊才回来。

    寿安郡主鼓着腮帮子瞪他。

    蒋慕渊被她瞪得莫名,失笑道:“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

    “哥哥再不回来,许是要让平远侯府赶在了前头,”寿安郡主忙说了点心的事儿,“我还不知道她呀,风风火火的,不能让她抢了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