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u乐娱乐充值不到账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九十九章 哄堂大笑

u乐充值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u乐娱乐充值不到账
    田公子一副苦口婆心指点杨昔豫的姿态,把在场的公子们都听得不住发笑。

    这场面,要到了茶博士们的口中,会是怎样一个精彩呢?

    有人下意识地往书社大门望去。

    自华书社的品字会、品画会,能参与进来的都是收到帖子的,但名号是“品”,也脱不了“比”的含义,书社每次都会挑选一二,将名字报与候在外头的小贩们,再由他们传到各自相熟的茶馆酒楼。

    每月一次的词会,名次一样会传开去。

    往常,传出去的只有那么简单的内容,这一次,肯定会热闹多了吧。

    顾姑娘不出手则已,一出手一鸣惊人,而杨昔豫不能自圆其说,甚至又一次贬低了顾姑娘。

    公子们纷纷都想着,今天没有拿到帖子的人,真的是有些亏了,自诩才华过人的杨二公子当众出丑,可不是经常能见到的。

    田公子这会儿愉悦极了,眼睛都笑成了一条缝:“前回抹黑顾姑娘与你亲近,被砸了一整间书房,这次抹黑人家才学,啧啧,书房整理好了没有?”

    话音一落,哄堂大笑。

    杨昔豫僵硬地站在人群中间,恨不能钻到地底下去。

    可他哪里也去不得,只能站在原地,接受旁人的嘲讽与讥笑。

    这滋味,实在难受,公开处刑,让他生不如死。

    田公子的友人故作好心,凑上前去,拿手肘顶了顶杨昔豫的胳膊,嬉皮笑脸道:“侍郎府要丢碎物件,记得跟兄弟几个说一声,我们帮你送出城去,免得又叫小贩背去满大街售卖,那真是太丢人了!”

    说完,他自个儿笑得直不起了腰。

    杨昔豫死死咬紧牙关,才没把蹬鼻子上脸挑衅之人给推开,他心里的火烧得心肝肺都冒烟了,根本无处宣泄。

    忍了又忍,撑了又撑,终是在一句“顾姑娘已经被侍郎府赶回北三胡同了,怕是进不去你的书房,可以放心了”之中,羞愤得甩了袖子转身离开。

    徐令澜想跟上去,徐令峥拦了拦,低声道:“让他静一静。”

    杨昔豫需要独自整理,他们能做的就是在这里拦着那些看戏的,让他们别再追着杨昔豫不放了。

    雅间里,小王爷撇了撇嘴,他正听得高兴呢,结果正主跑了,杨昔豫这么沉不住气,没劲儿。

    他站起身,道:“正主都走了,还有什么热闹?我们也走吧,早些去素香楼,也好占个好位置的雅间,听茶博士说道吧。”

    一行人下楼,避开前头众人,从园子另一侧离开。

    程晋之眼睛尖,在对角的花木背后,看到匆匆而行的身影:“那是杨昔豫吧?”

    几人都看了过去,奇了,杨昔豫怎么到这儿来了,这里再往前走,就是姑娘们的地方了。

    杨昔豫走得飞快。

    他原是寻了一僻静处平心静气的,却听见几位公子在远处交谈的声音。

    那几位的声音耳熟,应当也是书社的常客,与他交谈过几句。

    他们与田公子等人不同,对他素来客气,因而言谈之间,偏向了他几分。

    “不说顾姑娘的字是好是坏,杨公子都不至于认不出来。”

    “不止杨公子,连徐家另三个人都没认出,这就太奇怪了。”

    “莫不是其中有别的原因?”

    “太蹊跷了,那真是顾姑娘的字?不会是那姓田的买通了书童,特特损杨公子一通吧?”

    “不会吧?这有什么好骗的,等品字会散了,各自回去问问姐妹,不就真相大白了吗?”

    “你也说要等到散了,在那之前,不是笑也笑了嘲也嘲了吗?”

    “是真是假,现在顾姑娘站出来说一句,就清楚了。”

    ……

    杨昔豫断断续续听了一些,情绪又一次激动起来。

    可不就是奇怪嘛!

    他绝不相信那是顾云锦的字,一定是有哪里弄错了,或者是有人戏弄他,把他的脸丢在地上狠狠嘲弄。

    他要问一问顾云锦,他要弄明白。

    杨昔豫脑袋一热,就朝着后头去了,他熟悉书社布局,也不用人引路,走得极快。

    另一厢,姑娘、奶奶们还在品鉴公子们的书法,前头的那些热闹并没有传到这里。

    寿安郡主不晓得在看什么,心不在焉的,有一搭没一搭跟长平县主说话。

    隔了会儿,她把视线收回来,上前挽了顾云锦的胳膊,笑眯眯道:“我想更衣,陪我去吧。“

    顾云锦微怔,这话听着真是耳熟,上次赏花宴时,郡主就是这么把她引到蒋慕渊跟前的,那这一次……

    只听长平县主道:“我也要去。”

    顾云锦下意识去看寿安郡主,若是蒋慕渊有约,长平县主这儿就要推了。

    不想,寿安郡主丝毫不介意,一手挽一人:“那就走吧,我认得路的。”

    如此坦荡,顾云锦想,大抵是这姑娘真的就为了更衣吧。

    走至半途,迎面见杨昔豫气冲冲而来,见到她时,眼睛里跟喷火似的,顾云锦不由无奈苦笑。

    看来,更衣还是个借口。

    只是不知道,杨昔豫为何这么生气,寿安郡主让他们遇见,又是什么原因。

    顾云锦来不及多想,杨昔豫已经冲到了跟前。

    此时此刻的杨昔豫哪里还顾得上风度、礼数,他的眼里甚至没有郡主、县主,只剩下一个顾云锦,让他冒火的顾云锦:“那副字真的是你写的?”

    没头没脑,顾云锦理都懒得理他,拉着长平与寿安就想绕开。

    杨昔豫不依不饶,拦在她们跟前:“‘腹有诗书气自华’,真是你写的?”

    “莫名其妙!”长平县主啧了声,“不是顾姑娘写的,又是谁写的?莫不是顾姑娘的书法出色到让你自愧弗如,面子挂不住了?”

    杨昔豫的脸通红一片,他的面子的确挂不住。

    此刻再质疑顾云锦写不出那副字就没有意义了,杨昔豫只想知道,为何顾云锦会提笔,她根本就是陪着徐令意才凑个热闹的,怎么偏偏就……

    他是这么想的,也就这么问了。

    顾云锦想到寿安郡主告诉她的事情,不禁就笑出了声,挑眉道:“是阮二姑娘邀请我写的,盛情难却,我推辞不掉,只能写了。

    见不得我出风头?又不是我自个儿想出风头的。

    我还少风头吗?”

u乐娱乐充值登录u乐娱乐充值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