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玄幻小说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一百二十八章 水边有只癞蛤蟆

威武不能娶 第一百二十八章 水边有只癞蛤蟆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玄幻小说
    “顾姑娘,”阮馨缓缓开口,似笑非笑道,“我这首诗写得怎么样?顾姑娘与我指点指点?”

    此言一出,在场的众人皆是一怔,复又纷纷交头接耳起来。

    傅敏芝与林琬咬耳朵:“我就说,她怎么可能闷不做声。”

    林琬看了眼其他姑娘们,叹道:“她这又是何必呢?回头再下不了台,再说一次不欢迎顾姑娘的话吗?”

    顾云锦亦有些惊讶,她原本琢磨着今天彼此不理会、两看两相厌,却不想阮馨不愿意。

    既然阮馨先寻了她,她自然也不会退让。

    安抚一般拍了拍气冲冲的长平县主的手,顾云锦转眸看向寿安郡主。

    寿安郡主心领神会,附耳与顾云锦道:“就说了让我们随意就好。”

    顾云锦忍俊不禁。

    随意呀,那她就真的随意了。

    “阮二姑娘的才学,还用得着我说长论短的吗?”顾云锦走到大案边,垂眸看着那张笺纸,笑了起来,“姑娘是跟着阮老先生开蒙念书的,又何必让我来班门弄斧?

    我夸你一通,你不见得会高兴,我贬低一番,你肯定觉得是我才疏学浅看不懂。

    左右我说什么你都不满意,你寻我做什么?”

    话音未落,四周已经有了低低的笑声。

    这话里话外的,顾云锦就在说阮馨没事找事呢。

    这一次,阮馨没有恼,她知道顾云锦在言语上绝对会夹棍带棒的,有了准备,倒也没那么不顺耳。

    “顾姑娘,”阮馨沉着道,“夸赞也好,贬低也罢,只要能说出其中道理,就没有说得不对的,你只管说,我只管听,也能让大家探讨一番。”

    顾云锦白皙的手指尖点在笺纸上,似是沉吟一般,良久没有说话。

    而后,出乎所有人意料的,她突然就叹了一口气,连眉心都微微蹙了起来。

    “阮二姑娘,咏荷这一题是你们自华书社定下的,你是早早就知情的,你今日落笔,想来在这之前,已然是斟酌再斟酌、修饰又修饰了,”顾云锦顿了顿,道,“你如今写下来的定然是你最满意的,许是还请教过阮老先生与阮柏先生,如此这般得来的诗作,我若张口就是挑刺……

    你想听夸赞,送去前头园子里,多的是夸赞之声。

    又做什么非要听我说呢?”

    阮馨的脸色沉了下来。

    顾云锦的话不能只听表面,其中意思另有一层,她在示意所有人,阮馨在给她挖坑。

    这诗是老先生点头了的,顾云锦若是随意挑刺,就是胸无点墨分不清好坏,可要顾云锦夸赞,难道阮馨就非要听顾云锦夸吗?

    让顾云锦说出夸赞之语,就跟在羞辱人一样。

    可阮馨其实并没有那样的想法,顾云锦再夸她,她也不会高兴,更不会因为如此“小小的胜利”就觉得翻身了满足了,她不是那等肤浅之人,只是,两人交恶,顾云锦以恶意揣度她,合情合理。

    同样的,其他人以恶意揣度她和顾云锦,也是合情合理的。

    阮馨憋了一口气,顾云锦分明还未评说几句,就已经把水搅浑了。

    她咬了咬牙,想吩咐侍女把这诗收起来,就听长平县主不轻不重地开了口。

    “别人夸不夸我不知道,可要是那什么齐书生拿到了帖子,肯定会洋洋洒洒夸赞一通的。”长平县主是偏着头与傅敏芝说的,可她的声音又没有压下来,叫在场的姑娘、奶奶们都听得明明白白。

    齐生瑞的事儿,满京城热热闹闹传过,一时引得众人哄笑。

    阮馨抬眸瞪向长平县主。

    她也听人说起过素香楼里的那一幕。

    相较于其他人看戏看热闹,阮馨彼时的心境更加微妙。

    她压根不认识齐生瑞,自华书社往来的书生众多,连阮隶都认不全,何况是她。

    脸和人对不上号,更不知道对方何时来过书社,又是什么时候见过的她,却因为齐生瑞那通言语,叫她又一次被流言波及。

    她与顾云锦交恶,轮得到齐生瑞在一旁跳脚吗?非亲非故,又压根不认识,谁要领这份情?

    况且,齐生瑞说顾云锦的那些话,压根不占理。

    而且那些话,让杨公子知道了,这是阮馨最不高兴的地方。

    思及此处,阮馨的心思就飘去了前头园子,无意再与顾云锦打嘴仗,干脆退至一边,让侍女主持。

    姑娘、奶奶们见此,也晓得一时之间不会再有争锋了,也有冲着词会而来的,上前提笔写词。

    徐令婕拉了拉徐令意的衣袖,撇嘴道:“她还是这么讨厌,非盯着云锦不放。”

    徐令意抽出衣袖,哼笑一声,见徐令婕不满,她也不解释,只是在心里想,论盯着顾云锦不放的,又岂止是阮馨,不还有杨氏嘛。

    近来吃亏是太平了些,谁知道什么时候又要跳起来。

    恐怕要等徐砚丢了官,才会真的老实了。

    与后院这会儿的平静不同,前头小园子里,一直都剑拔弩张。

    杨昔豫一进来,就被田公子几人冷嘲热讽,一刻都不停歇。

    日日被北三胡同打出来的经历,让杨昔豫近来的脸皮厚了不少,不至于因为几次嘲讽就羞愧得站不住脚。

    “今日咏荷,”杨昔豫冷声道,“你要是能以咏荷讽到我身上,才算真本事。”

    田公子的才学远远不及杨昔豫,但他想法活络,一下子就转过了弯,抚掌道:“出淤泥而不染的是你顾家表妹,亭亭玉立的也是你顾家表妹,那你是什么呢?”

    “哎呀!”田公子的友人眼睛一亮,“水边有只癞蛤蟆!”

    话音一落,哄堂大笑。

    田公子冲他挤眉弄眼,笑得放肆鸿运游戏大厅手机版了,他是做不出这首诗词,但意境到了,看看,在场的不都听明白了吗?

    杨昔豫深吸了两口气,忍住了。

    自华书社的外头,依旧围了不少小贩,等着比试的结果,也想看看有没有新的消息。

    一位妇人戴着帷帽,看不出模样,只看身段,似是鸿运游戏大厅手机版其年轻,她走到后门外,敲了敲门。

    等书童开门,妇人递上了帖子,道:“我来迟了,不知道里头词会结束了没有?”

    书童疑惑地看着她,只觉得这人无论身形还是声音都鸿运游戏大厅手机版其陌生,他接了帖子低头看,余光瞥见那妇人递帖子的手,她的掌心有几道深红的狰狞印子,像是曾经受过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