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玄幻小说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一百三十七章 坠了星河

威武不能娶 第一百三十七章 坠了星河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玄幻小说
    蒋慕渊一瞬不瞬看着顾云锦,他从她的眼睛里读到了愤怒,也读到了怯意,有庆幸,还有愧疚。

    每一种情绪,他都能懂其中意思。

    她在气愤石瑛的算计,在害怕陷入困境后要面临的局面,庆幸她终究没有被牵扯其中,却也对石瑛退而求其次选择的阮馨存了愧疚之意。

    这些情绪交错着纠缠着,让顾云锦很久都没有说出一句话来。

    若不是因为连累了阮馨,以顾云锦那撸起衣袖号召一胡同人救灾的气势,这会儿怕是已经跳起来了。

    蒋慕渊想,不管顾云锦砸东西时有多利索,打起人来时又有多爽快,但她依旧是个心地善良的姑娘。

    良久,顾云锦叹了一声,道:“其实,我本来能帮她的。我看出那妇人不怀好意,当时我与郡主、县主在一块,若我们三个一道跟上去看看,石瑛也不能带走阮二姑娘了。”

    那时候,寿安郡主显然也是担忧的,但就如长平县主所言,她们不觉得阮馨能在书社里出什么状况,也就没有多事。

    况且,顾云锦是真的不爱与阮馨牵扯,无论是阮馨两次想为难她,还是对方与杨昔豫之间的事儿,顾云锦下意识地就想离得远些。

    却没有想到,最终让阮馨掉入了石瑛的陷阱里。

    在石瑛那样的算计面前,阮馨之前的挑衅也好、针对也罢,都成了小娃娃过家家一样的小打小闹。

    顾云锦的愧疚之中掺杂了些许后悔,她还未及调整好情绪,却见蒋慕渊落在她身上的视线移开了,仿若是他想到了什么事情一般。

    平日舒展的俊朗眉眼微微蹙着,嘴唇紧抿下垂,眸子漆黑深邃,映着油灯光芒,反而让人看不穿幽深的眼底。

    这样的蒋慕渊,对顾云锦而言很是陌生,虽然,在短短几次接触之中,她实在算不上熟悉蒋慕渊。

    可她感觉的到,现在的蒋慕渊,与十年后岭北道观里执伞而立的宁国公不同,也和窄巷里飞身而下替她解围的小鲍爷不同,当然,与那日站在北三胡同里配着酱菜大口咬馒头的少年郎不同。

    顾云锦的食指与拇指无意识地搓了搓,她不晓得是否该打断蒋慕渊的沉思,犹豫了会儿,终是动作轻柔地给他面前的茶盏添满了。

    细细的注茶声让蒋慕渊回过神来,见顾云锦有些谨慎,他略一想就明白过来怕是惊着她了。

    刚刚叫石瑛的事儿吓了一回,还没有压惊宁神,好端端又被他唬着了。

    他今夜过来,明明不是为了唬她的。

    蒋慕渊很快勾起唇角浅浅笑了,道:“许多事就是这般,一时犹豫,最终化作遗憾后悔。只是,谁也不能事事预料在先,今日之事,错不在你,你不用……”

    顾云锦望着蒋慕渊,她听出了他的欲言又止,等了片刻,依旧没有等到后半截话。

    “不用什么?”顾云锦好奇,试探着问了声。

    蒋慕渊却摇了摇头:“没什么。”

    既然蒋慕渊不想说,顾云锦也不再继续问了,她只是有些好笑,刚扬起唇角又觉得无奈。

    没有人能事事预料在先,可她其实是知道许多将来之事的,只是,她在改变自己命运的同时,也改变了其他人的轨迹,也出现了像今日这样完全让她出乎意料的发展。

    人生呐,哪怕是重来一次,也处处充满着变数。

    只是,不管怎么变,她都绝不愿意重蹈覆辙了。

    她是打心眼里厌恶杨昔豫,也厌恶杨家,若今日没有躲过,真被算计到一处去,顾云锦想,她恐怕会想撕了杨昔豫一了百了,也好过被重新带回那个牢笼里。

    顾云锦想到了石瑛,前世石瑛能活得风生水起,与杨昔豫之间似乎也是她占了上风的,顾云锦晓得石瑛有本事,却没想到,石瑛的胆子比她想得还大。

    石瑛如今所作的都是为了报复,但究其根本,是石瑛偷了东西典当,只是杨氏和闵老太太角力,没有远远发卖了她,让她全须全尾地出了府,已经是手下留情了。

    可她还反过头来咬了旧主这么重的一口,可见其心性。

    这会儿,杨氏和杨家恐怕恨不能把石瑛挫骨扬灰了吧,寻私情的名声不好听,全是漏洞的“英雄救美”也没好到哪里去。

    一样是一出不能和稀泥收场的笑话。

    而闵老太太那里,不论今日出事的是顾云锦还是阮馨,想来她都不会高兴的,连幸灾乐祸的心思都不会有。

    因为杨昔豫提过,石瑛亲口说的,是闵老太太让戴嬷嬷去寻了她的。

    思及此处,到底郁郁,连带着从前那十年的经历,一下子涌进了脑海里,那些沉闷的憋屈的不喜的往事,如江水奔流而下,冲刷得顾云锦的情绪低落下去。

    顾云锦托着腮帮子,走神了。

    屋里的油灯不算亮,只照了半边,映在她脸上,对着光的那半张脸如盈盈暖玉,长长的睫毛在眼下印了月牙般的弧线,随着长睫颤颤,如蝴蝶振翅。

    蒋慕渊看着她,眼底那淡淡的若有似无的笑意,在不知不觉间散开了。

    顾云锦模样好,连她走神的样子也一样好看。

    蒋慕渊起先想着,顾云锦走神了也好,能让他这般肆无忌惮地打量,若是回过神来了,他也就不能这么盯着看了。

    可他看得真切,顾云锦的情绪并不好。

    这般好看的姑娘,嬉笑怒骂皆合适,什么样的都好,唯独不该染上惧意、也不该这般低沉。

    看得人心紧。

    蒋慕渊清了清嗓子,突如其来的动静让顾云锦醒过神来。

    四目相对,顾云锦还没有从之前的情绪里走出来,一时之间有点儿恍惚,待看清跟前的蒋慕渊后,仿若是清风吹散了阴霾,那些让她压抑的过往都从脑海里消了去,她下意识地就露出了莞尔笑容。

    笑容灿然,眼睛里就像是坠了星辰。

    蒋慕渊眼中那若有似无的笑意又渐渐凝聚回来,他想,顾云锦笑起来的时候,是最最好看的。

    正如他从前说过的,足以让人过目不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