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玄幻小说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一百四十六章 关帝庙

威武不能娶 第一百四十六章 关帝庙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玄幻小说
    石瑛红着眼,道:“就是真话了,我要哄不住那家的儿子,我能出了侍郎府就去他们家做事吗?不过我跟他没什么的,他是个老实的,要不然我也骗不了他。”

    袁哥手中的刀子扔在了地上,指着小蚌子哈哈大笑:“听见没?这臭娘们就骗老实人,你小子当心点儿,别被诓了去。”

    小蚌子站起身,笑容满面走到袁哥身边,道:“哪能呐!袁哥这么厉害,我们跟着你的,要是轻易就被人骗了去,那就丢人丢惨了。”

    汉子们纷纷笑起来。

    石瑛听着擂鼓一般的笑声,一下子怔住了,而后才反应过来,咬牙道:“你们算计我?”

    小蚌子回了她一个高深莫测的笑容:“被人骗的滋味怎么样啊?你还想反过来从我嘴里套话?美得你!啧啧,还是袁哥看人准,想的法子靠谱,这么一诈,就把话给诈出来了。”

    石瑛的眼睛里冒着火儿,她竟然被这么一群人合伙给诓了!

    她最初隐约觉得不对劲,可刀子悬在了脖颈上,她根本没时间慢慢算计了,只能走一步是一步,结果掉到了别人的坑里。

    这滋味真是……

    看来,眼前这些人是不会放过她了。

    看到了活下去的希望,再被打破,此刻心境,与不久之前截然不同。

    石瑛恶狠狠道:“你们就不怕我将计就计,说的全是假话?”

    “你这娘们怎么就不长进呢?”袁哥皱着眉头道,“跟你说了,真假没关系,能让我们应付主子就行了。

    我们对京城又不熟,也不知道你怎么得罪主子了,你让我编,反正我编不出来那帖子来历。

    你呢,你说了那什么金家,还有你做事的那一家,这就足够我们跟主子交差的了。

    行了,哥几个早些送你上路,也好重新喝酒去。”

    袁哥没有亲自动手,交给了其他兄弟,自个儿回院子里,重新整好了桌椅,又去买了些酒菜,再回来时,他看了眼已经断了气的石瑛,冷笑了一声。

    小蚌子接了酒菜,道:“袁哥,你明天去京里交差吗?”

    袁哥坐下,道:“去啊,主子等着回话呢。”

    小蚌子又问:“你说主子为什么要进京呀?在叶城待着不好吗?这么多兄弟,他说离开就离开……”

    “主子他……”袁哥打断了小蚌子的话,道,“主子一定有他的想法,我们做事就好,主子从来没亏待过我们。”

    袁哥进京城的那天,正好是关帝圣君的诞辰。

    京郊百姓入城到关帝庙上香,城门拥挤不堪,着实耽误了不少工夫。

    袁哥寻了五爷的落脚处,把事情仔细禀了,叹道:“那娘们心思阴着呢,亏的是赶尽杀绝了,真留着她,回头反咬一口,肯定咬下来一大块皮肉。”

    五爷抿着唇:“你看得挺准的,她就是反咬了她主子一口,才不能留着命了。”

    袁哥是聪明人,见五爷没有继续往下说的打算,也不追问,笑着道:“五爷要是没有旁的事儿交代,我就去关帝庙上个香后回明县去了。”

    这小院离关帝庙挺近的,今日香火足,呼吸间还能闻到浓郁的檀香味道。

    五爷刚要说话,突然间只听得“轰”的一声,动静大的惊起了无数飞鸟。

    两人面面相窥,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就听见喧杂的人声。

    “是关帝庙那儿。”五爷看着飞鸟的方向,叹道。

    绍大人白着一张脸,急匆匆赶往关帝庙。

    关帝庙里的百姓纷纷往外涌,要不是今日官兵众多,堪堪稳住秩序,只怕已经推挪间摔倒不少人了。

    绍大人挤了进去,在照壁后头看到了蒋慕渊。

    蒋慕渊神色凝重,背着手与官员说话,见了绍大人,他道:“听说是崇宁殿檐下的青龙偃月刀砸下来了。”

    崇宁殿是关帝庙的正殿,香客们都挤在那儿,那青龙偃月刀是玄铁造的,分量鸿运游戏大厅手机版重,砸在人要害处,救都不用救。

    绍大人擦了擦额头的汗水,道:“那刀基座严实,怎么就砸下来了?再说了,前两天不还里里外外查看过了吗?”

    那天夜里,蒋慕渊跟他提了关帝爷诞辰的事儿,绍大人仔细,与蒋慕渊商议之后,特特派了人手到关帝庙查看,以防哪里不妥当就出了意外。

    没想到,仔细再仔细,还是出事儿了。

    小一个时辰,关帝庙里的百姓才算散干净了。

    偃月刀砸死了三个,伤了两个,踩踏又丢了五条人命,伤了三十几人。

    绍大人听着底下人的回报,不知该哭还是该笑了,若不是今日人手调集的多,出事后死伤的怕是不止这个数。

    蒋慕渊走到崇宁殿外,查看了基座,心里有数了,才跟着来传召的内侍进宫去。

    御书房里,圣上铁青着脸,几次想开口,又被冷冷坐在一旁的皇太后瞪了回去。

    皇太后放下茶盏,坚定道:“哀家早说了,把燕清真人寻回来,圣上一意孤行,不听哀家的话,现在呢?烧了两条胡同不够,关帝庙砸了也不算,那要等这皇宫也烧了,圣上才肯寻燕清真人吗?”

    “明明是那牛鼻子胡说八道!”圣上来回踱步,并不退让,“他能说准什么?这京城里里外外这么多真人道长,就他是一张金口了?其他人可什么都没说过!”

    皇太后拍了拍几子:“说真话的险些不保命,那么多人求着才活着出了京城,其他道长谁还敢说呀?

    圣上要是饶人不死,哀家亲自去各处道观里问问真人们,要不要请燕清真人回来。

    寻了人,也是求个江山稳固之法,又不是让圣上把虞贵妃怎么了,圣上这么急着做什么?”

    蒋慕渊半句话插不上,听圣上和皇太后争执了半个多时辰,总算等到了一句明确的。

    皇太后胜了,满天下寻燕清真人。

    蒋慕渊退出了御书房,照着吩咐去做事了,至于青龙偃月刀是怎么倒下来的,关帝庙到底是个什么状况,圣上并不关心,也没有追问。

    蒋慕渊已然习惯了这些,快步走出了宫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