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u乐娱乐充值不到账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一百五十八章 飞流直下

u乐充值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u乐娱乐充值不到账
    正是因为这一次赠伞,在后来遇上蒋慕渊的时候,顾云锦曾向他道谢。

    蒋慕渊却说,他只是“借花献佛”,那是道观的伞罢了。

    在京中,顾云锦仔细想了想,她当时和蒋慕渊遇见的次数很少,说过的话也不多,再相遇时,就是岭北的白云观了。

    明明是不甚熟悉的两人,只因数年未见,只因他乡重逢,这两种奇妙的体验夹在一起,最终倒像是旧友一般,说了很多的话。

    虽然,大部分都是顾云锦在说。

    她想,恐怕是她当时晓得自己活不久了,才会想到什么就说什么吧。

    却没料到,一转眼醒来,今生大不同了。

    她和蒋慕渊也熟悉许多。

    顾云锦犹自出神,良久才回过神来。

    她问了念夏时辰,晓得时候不早了,便与徐令意道:“我先走了,嫂嫂还等着我呢,我迟迟不归,她要担心的。”

    徐令意应了,她要在这里等徐令婕他们回来。

    顾云锦又去隔壁与程四娘告了别,和念夏两人不疾不徐往北三胡同走。

    虽然入夜了,但满月当空,并不黑暗。

    回到顾家小院,顾云锦只提遇见了徐令意,旁的也就不多说了。

    如黄家阿婆所预料的,这一夜,北三胡同很吵,顾云锦和吴氏万分庆幸送徐氏回了珍珠巷,免受这烦恼。

    不过,翌日一早,徐氏就过来了,显然也挂心祭祀之事。

    祭祀做周全了,顾云锦一回到珍珠巷就好好睡了一觉,这才觉得浑身都顺畅了。

    隔了几日,寿安郡主果真递了帖子来,说定下了七月二十七去游湖。

    顾云锦给寿安回了帖子,就被贾妇人叫去吃西瓜。

    这瓜是拿井水镇过的,一咬下去,透心凉。

    徐氏不宜多吃,只尝了一小块过过瘾就放下了,倒是便宜了吴氏和顾云锦。

    顾云锦正吃着,一抬头见窗外庑廊下,抚冬和沈嬷嬷嘀嘀咕咕说着话,她便唤了一声。

    抚冬今日回小街上看老子娘去了,这才刚回来,满头大汗的。

    顾云锦笑着问她:“既回来了,怎么不先收拾收拾,与沈妈妈说什么呢?”

    抚冬答道:“奴婢在小街上刚巧遇见了陈妈妈,她说今儿个上午,礼部纪大人登门拜访,与大老爷在书房里说了好久的,府里都在猜,是不是大老爷要重新回衙门里了?”

    徐砚自打被停职,这两个月里就一直没有被召回工部去。

    没有月俸还是小事,徐砚也不少那些银子,他只是担心,长此以往下去,他这个侍郎的位置迟早会被人顶替。

    这一点,不止徐砚着急,杨氏着急,徐家上下一样都挂心着。

    平素往来的大人们近来关系也淡了许多,纪尚书的突然登门,让侍郎府好生欢欣鼓舞。

    顾云锦想的显然和徐家其他人不同,她想到的是纪致诚。

    早不来晚不来的,纪尚书从前和徐砚似乎也不那么密切的,这会儿突然来了,应该不会是公事。

    私事,自然就是那一桩了。

    就是不晓得纪尚书会说什么……

    是替纪致诚赔礼全当没有之前那些事儿呢,还是有心结亲呢……

    “送客时,大舅舅是高兴的还是不高兴的?”顾云锦追着一句。

    “肯定是高兴的呀,”抚冬道,“要是愁眉苦脸的,早就换一路去猜呢,比如大老爷的官帽子要丢了……”

    吴氏忍俊不禁,扑哧笑出了声。

    顾云锦眨巴眨巴眼睛,莫非那纪致诚真的说通了家里人?

    在上次通过小厮向徐令意表达了喜欢之意之后,他就不再藏着掩着,直接大踏步前进了?

    这可真是厉害了。

    如顾云锦所想的,纪尚书的确是来试探两家结亲的意思的,也明明白白点名了徐令意。

    杨氏又是喜又是愁的,能与礼部尚书府上结亲,自然是一桩好事,毕竟侍郎府上使出吃奶的劲儿,也没办法让徐令意嫁得更好了,能有此造化,和天上掉馅饼似的。

    但她也愁啊,人家瞧中的若是徐令婕多好啊。

    可惜,由不得她挑三拣四的。

    杨家因杨昔豫的事情,名声受累许多,徐令婕眼下说亲是要吃亏的,哪怕杨氏脸皮再厚,也不好去跟纪家瞎搅和。

    她欢欢喜喜去找了魏氏,拍着胸脯打了包票,说这回肯定黄不了。

    魏氏一愣一愣的,整个人晕晕乎乎,被这个馅饼砸得回不过神来。

    她有自知之明,不敢奢求徐令意高嫁,前回王琅已经是上上之选了,因而错过之时,她才会那么糟心愤怒。

    眼下这一个,显然是上了数层台阶。

    哪怕纪致诚不像王琅一样才名在外,但礼部尚书的孙儿,素来也没有纨绔之名,应当是极好的。

    徐令意五味杂陈,等杨氏走了,才告诉魏氏道:“上次跟着我们马车的那一个,就是纪致诚。”

    魏氏的脸青一阵白一阵的,话在嗓子里转了三圈,最终说出一句来:“那他这人挺执着的。”

    徐令意气笑了。

    岂止是执着,还很是莫名其妙。

    他到底跟纪家怎么说的,能让纪大人亲自来侍郎府探口风?

    明明与她一句话都没有说过,又是从哪儿生出的这种执着来?

    不过,不管她怎么腹诽纪致诚,正如她那天与顾云锦说的一样,这事儿一旦让杨氏和魏氏知道了,根本拦都拦不住。

    徐令意和魏氏说了几回,魏氏到底心疼她,正好纪家那儿也有女眷想见见徐令意,两家便商议下了相看之事。

    说是相看,最终是魏氏满意、杨氏满意,纪家那儿一样满意。

    徐令意想揪个机会找纪致诚当面问问明白,愣是没找到合适的时机,只能万分不满意的作罢了。

    而顾云锦上了宁国公府的马车,和寿安郡主一道去平湖,刚下车就遇见了傅敏芝。

    “听说徐侍郎府要和纪尚书府上结亲了?”

    顾云锦愣了愣。

    傅敏芝只当她不知情,又道:“纪家来请祖父保媒,祖父似是应了。”

    “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顾云锦说完,感慨万千。

    两家这速度,当真是飞流直下三千尺。

    她不清楚徐令意会不会高看纪致诚一眼,反正她是很佩服纪致诚了。

u乐娱乐充值登录u乐娱乐充值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