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玄幻小说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一百九十五章 缺德

威武不能娶 第一百九十五章 缺德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玄幻小说
    杨氏自然也不满意阮家,但她更看不上贺氏这小家子气。

    “左右要给的,”杨氏道,“不给,留着给孙子娶孙媳吗?”

    贺氏本就心烦,听了这些挑刺一样的话,当即坐不住了,冷笑道:“是我愿意让阮馨进门的?若不是你们侍郎府那贱婢,我要收下这么个糟心的儿媳?”

    石瑛是杨氏心中的一根刺,血肉模糊地横在那儿,压根去不掉。

    贺氏拿石瑛说事,杨氏半句反驳的话都寻不出来,只能认下,可又怄得不行,坐在一旁生了半晌的闷气,暗自埋怨闵老太太。

    陪嫁单子总算是改好了,贺氏拿起来丢到杨氏怀里,道:“你不就是来看这个的,看吧。”

    杨氏低咒了声,翻开来一看,只觉得脑壳又痛了。

    这单子,比前几天将军府长房送来的礼单还要让她无话可说。

    将军府那儿,简单明了,一看就是不想跟侍郎府多有往来、又不得不送一份礼,规矩周全挑不出错,也生分得要命。

    贺氏准备的这单子就过分了,丝毫没给阮家留半点颜面,这哪里是结亲,就是结仇去的。

    虽说这亲事背后,跟结仇也好不了多少,但表面上还是要顾忌的,偏贺氏压根就不管了。

    事关杨昔豫,杨氏耐着心思好言劝道:“你好歹再添两样,这单子拿出去,几位老太太那儿就过不了。”

    贺氏白了她一眼:“嫌寒碜呐?她阮馨本就不是什么金贵货色,衣衫不整倒在那破屋子里,我让她进门就不错了!你看不过眼,你给添上?”

    杨氏跟贺氏压根说不通,只好把杨昔豫抬出来:“你当是为了昔豫的名声,你忍也就忍个几年。我是没瞧出来昔豫有多喜欢她,她也不像是个能缠着人的,等过几年昔豫厌了,你想怎么收拾不都是你的事儿了吗?何必在这个节骨眼上授人以柄?”

    贺氏绷着脸,许久把单子拿回去,又添上了两样,算是妥协了。

    杨氏揉了揉胸口,在她看来,贺氏比闵老太太好不到哪儿去,只能拿儿子来压。

    闵老太太商户出身,眼界小见识短,杨氏不觉得奇怪,她就是不明白,官家出身的贺氏怎么越活越回去了。

    贺氏让丫鬟收拾笔墨,冷笑着道:“我看她能蹦几年,等我儿高中之后,我定要再寻一个门当户对、在官场上能给昔豫助力的儿媳妇。”

    停妻再娶,这事情朝堂上时有发生,但毕竟不体面,谁家都不会明晃晃摆在台面上,也就是贺氏能张口就说。

    杨氏之前那一句,原本的意思是让贺氏立规矩、教训人,婆婆收拾不听话的媳妇,总有法子的,哪里晓得贺氏剑走偏锋,想的是另一处。

    杨氏听了就烦:“这会儿记得门当户对了?我想方设法图云锦,你却怪我不盼着昔豫好。反正我眼光就这样了,你以后要寻个好的,自个儿想法子去。”

    提及顾云锦,贺氏当即就要炸了。

    她一点儿也不喜欢顾云锦,那一拳头一拳头的,哪里是打在杨昔豫身上,分明就是打在她这个当娘的身上!

    “一门莽夫!”贺氏骂道。

    杨氏起身就走,脚下不停,嘴里也不停:“莽夫怎么了?莽夫分得清好赖!

    云锦心思多简单,哄着哄着就好了,没那么多弯弯绕绕的。

    现在将军府要长住京城了,留在京里的三个姑娘,大的那个开春嫁进太师府,底下那个年纪又小,就云锦,眼下可不就待价而沽了?

    早些定下来,多好!昔豫有傅敏峥当连襟,多好!”

    杨氏越说越觉得怄气,来来回回琢磨这半年多的事情,偏过头问邵嬷嬷:“我当时让令婕推云锦,这步棋是不是走岔了?自打那之后,云锦就跟我生分了,我还是应该徐徐图之的?”

    邵嬷嬷劝解道:“太太,当时那么选也就是为了逼表姑娘一把,毕竟她十四了,再拖下去容易起变故。

    如今来马后炮,大抵就是不该让二姑娘动手,换个眼生的,哪怕是撞过去,表姑娘也不会把事儿记到您和二姑娘头上。

    不过,事已至此,您也别惦记着表姑娘了。

    依奴婢看,今儿个那些话,那位不是随口说说的,怕是真的打定主意要给豫二爷另娶的,您不如提前琢磨起来。”

    杨氏抿了抿唇,深以为然。

    她失策在让徐令婕动手上,本意是想让顾云锦以为自个儿是失足,才没另找丫鬟婆子撞过去,却不想,顾云锦太机敏了,感受到了被徐令婕推的那个动作。

    那之后,又添了石瑛那个不消停的,生生就把这盘棋给走成了死棋。

    至于另娶……

    杨氏啐了一口:“我不插手那等缺德事儿!她爱怎么闹腾怎么闹腾去。我现在琢磨有用吗?天晓得是三年后还是五年后、亦或是十年后?她要是十五年后还想着另娶这一回事,那我现在去瞅门当户对的大肚婆,看人家生不生女儿吗?”

    杨氏只骂了半截,后半截她没有说。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谁知道眼下的门当户对,在那个时候又是什么状况。

    一如她杨家,当年也是风光无限,几位曾老太爷、老太爷,一开口,朝堂都要颤一颤,如今,不过是匹快瘦死的骆驼。

    轿子进了青柳胡同,杨氏半掀开帘子透气,经过一户宅子前,她看着一眼熟的婆子递了帖子。

    杨氏想了想,问道:“那个是不是前回来侍郎府送礼的镇北将军府的婆子?”

    邵嬷嬷回头看了眼,道:“是她。她这是给黎家递帖?”

    同住一胡同,左右都熟悉,那是光禄寺左少卿黎大人府上。

    晚些时候,邵嬷嬷使人去打听了,晓得那帖子是来请黎夫人的,说是将军府搬入新宅,要热闹热闹。

    “黎夫人已经应下了,听说是黎大人的上峰、光禄寺卿秦大人的夫人跟顾家长房那位夫人是好友,中间牵线,想让顾家拓拓人脉吧。”邵嬷嬷如实禀道。

    杨氏歪在榻子上,心烦得不行,她猜到了,将军府不会给徐家递帖的。

    这事儿,等京里传开了,又是一场笑话。

    真真烦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