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玄幻小说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二百零二章 打回去

威武不能娶 第二百零二章 打回去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玄幻小说
    两厢打了照面,互相问了安,而后彼此打量着对方之中的生面孔。

    顾云锦正听长平说那是恩荣伯府的三姑娘、四姑娘,她还在认人,柳媛就已经到了顾云思的跟前。

    “我从未见过你,”柳媛上下打量了顾云思两眼,又看向一旁的顾云霖,“哪一家的?”

    柳媛的语气并未掩盖情绪,透着股排斥,因而顾云思并不应话,只浅浅笑了笑。

    顾云锦道:“这是我三姐与八妹。”

    隔了房的三姐妹,粗一眼看去,五官并没有多少相像之处,等顾云锦提了,柳媛再定神一看,才隐隐约约能瞧出些端倪来。

    “怪不得,”柳媛嗤笑一声,道,“我说呢,你怎么有底气跟徐侍郎府上闹翻脸,还从侍郎府搬出来。

    明明你刚来京城里时,就是在侍郎府里住着的,平素也和徐家姐妹一道玩。

    最初与长平、寿安一道时,徐家姐妹亦是随着的,没多少时日就一脚踢开了。

    原是自家姐妹要进京了,要把这拉拢的机会留给自家人呢。

    这两位才来京里多久呀,这就进了万寿园了。

    寻常官家女,一辈子都不一定有机会能知道万寿园的后院长什么样呢。”

    这话里没有一个脏字,但也绝不好听,直冲着顾云锦而来,叫顾云思和顾云霖都皱了眉头。

    顾云锦正要张口回应,却叫顾云思赶在了前头。

    顾云思笑道:“我进京里来之前,嬷嬷们一阵耳提面命,说京里的姑娘说话做事文气又讲究,与我们这些在边关长大、说话直来直去的是不同的,叫我也要跟着耐下心来,慢慢说慢慢做。

    可我今儿个见了姑娘你,我才知道嬷嬷们说错了,你讲话哪里有半点讲究?还比不得我们在关口上摸爬滚打的呢。

    毕竟,我们是一言不合就要动手的,你掂量掂量。”

    这话的意思明明白白的,那就是你在胡说八道,就别怪我动手教训人了。

    话音一落下,柳媛的脸色自是不好看,阴沉如雷云密布,与她一道来的虞家姐妹亦是绷着脸,反倒是长平这儿,压根不忍笑意,扑哧就笑出了声。

    顾云锦讶异地看了顾云思一眼,她这才知道,她的三姐姐,不仅关起门来把撸袖子打人挂在嘴上,当着外人的面,也是敢说的。

    若是柳媛还依依不饶,顾云思恐怕还是敢做的。

    柳媛瞪大眼睛,转头与寿安道:“你来往的都是些什么人呐!一个个又是砸东西又是打人的,人家可以舔着脸说武门粗鲁,你呢?顶着个郡主名号不知好。”

    寿安与柳媛的不合不是一天两天的了,抬起下颚道:“我家虽是国公府,但你是不是忘了,我穆家也是马背打天下的,我的曾祖、祖父、伯父、父亲皆是一身军功,我哥哥前几年就上战场了,我怎么就不是武门出身?

    我的郡主名号,是我父亲战死沙场换来的,轮得到你说好坏?”

    柳媛被堵了个正着,可对着寿安郡主,她到底不能像对顾家姐妹那样大放厥词,一时间僵在那儿,进退都不合适。

    顾云锦为寿安郡主暗暗叹了一口气。

    她想起了那日湖心岛上,寿安提及父亲时的模样,那般骄傲的小泵娘都透出了几分哭腔,实在让人心疼鸿运游戏大厅手机版了。

    顾云锦轻轻扣住了寿安的手,往前半步拦在了她身前,看着柳媛道:“柳二姑娘很少与兄弟姐妹们相处吧?但凡有几个一道耍玩到大的,都不会不理解自家人的亲厚。

    我家兄弟姐妹多,我进京前就跟姐妹们一道处着,进京后自然也愿意和表姐们相处,如今我家姐妹来了,我们出入都一块,这不是鸿运游戏大厅手机版寻常的嘛。

    倒是你,怪没意思的,柳大姑娘、三姑娘跟你的岁数都差得很多,玩不到一起去。

    不过,你现在不是和恩荣伯府的姑娘们一块吗?怎么还没有学会如何与同龄人相处呀?

    真是……

    真是可怜巴巴的!”

    前半截话,听着是可怜人,透着施舍态度,这已然让柳媛鸿运游戏大厅手机版其不爽快了,最后一句,话音直接掉了个头,满满都是讽刺和看不起。

    顾云锦才不管柳媛怎么想的,反正早就闹过了,再好言好语,只会被人当作好欺负的。

    她家三姐姐话里话外都要打过去了,她才不扯自家后腿呢。

    柳媛被“可怜巴巴”四个字刺激得脑壳发痛,根本忍不住脾气了,抬手朝着顾云锦的脸就挥下来。

    动作再快,力气再大,毕竟也是个没有习过武的闺中女子。

    顾云锦看得清楚,动作比脑子快,下意识地就抬起左臂架住了柳媛的手,右手直接打了过去。

    啪!

    清脆又响亮。

    柳媛半边脸霎时间就红肿起来。

    她痛得捂住了脸,想打回去,又知道她打不过顾云锦。

    顾云锦挥了挥手掌,道:“刚才就告诉你了,我们一言不合是会动手的。你想学,也先看看这细胳膊细腿能欺负谁!”

    柳媛的眼睛里盛满了泪水,她从小到大,什么时候吃过这种亏,她转头看向虞家姐妹。

    同行之人叫人甩了巴掌,虞家姐妹亦是脸上无光,虞三娘张口就要跟寿安讲道理。

    刚叫了声“郡主”,寿安已然看了过来,道:“怎么着?先言语挑衅的是柳媛,先要动手的也是柳媛,我没拉着你们进宫去讲讲道理,你们还想跟我说什么?

    她傻了,你们也傻了不成?真要讲理,成啊,马车就在外头,要不要我和长平引你们去慈心宫呐?”

    虞家姐妹哑口无言。

    且不说柳媛本就不占理,真进了慈心宫,在皇太后跟前,哪里有她们恩荣伯府说话的地方?

    皇太后本就不喜欢虞贵妃,为了这么些芝麻蒜皮的事情闹起来,实在不是好选择。

    再者,事情是柳媛惹的,凭什么要恩荣伯府替柳媛承担?还顺带连累虞贵妃呢?

    要哭要闹,卫国公府自家担着,她们才不趟浑水。

    柳媛一看无人要替她出头,这种被舍弃的感觉比被打一巴掌还叫人憋屈,眼泪簌簌落下来,她捂着脸转身就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