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玄幻小说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二百二十七章 不急不躁

威武不能娶 第二百二十七章 不急不躁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玄幻小说
    夜色沉了。

    顾云锦用过晚饭,先回东跨院去了。

    抚冬对着烛光做针线,见顾云锦回来,起身来伺候,就被念夏一把拉到了一旁。

    没有贾妇人帮忙,这里的动静是瞒不过抚冬的,念夏怕她一惊一乍的,先把事情跟她说了。

    抚冬的眼睛瞪得大大的,转头直直看了会儿顾云锦,又转过来盯着念夏。

    “你是说……”话音一出口,抚冬就觉察到她的声音重了,她实在是太惊讶了,一时没有控制住,她赶紧闭上嘴,做了几个深呼吸,这才嘀嘀咕咕与念夏咬耳朵,“你是说,小鲍爷夜里会过来?在珍珠巷的时候,他夜里就来过两回?”

    念夏点头,道:“我把口信递给贾大娘了,刚那里捎信,说小鲍爷今夜来。”

    抚冬紧着眉头,一双拳头攥得紧紧的,她心里乱作一团,想在屋里多走几步,又怕惹了自家姑娘厌烦,干脆推开念夏走出屋去,沿着庑廊来回走了三圈。

    小鲍爷夜里来寻姑娘,这肯定是不好的,哪怕是白天也是不好的。

    作为丫鬟,这种事……

    这种事她除了帮姑娘瞒着,她还能怎么样呀?

    皇太后都点拨了,想让姑娘嫁给小鲍爷,这门亲事不说板上钉钉,也是七八成的,她这会儿跳出来给姑娘惹是非,那她就是磕着脑袋磕傻了。

    真正让抚冬烦闷的,其实是她的浑然不知。

    小鲍爷夏日里都来过两回了,她都被严严实实瞒在了鼓里,还为了打马吊赢了两吊铜板而欣喜。

    顾此失彼!

    捡了芝麻丢了西瓜!

    抚冬顿住了脚步,看向念夏。

    念夏打小伺候姑娘,老子娘都是给将军府做事的,而抚冬是徐家的家生子,如今契书是落在姑娘手中了,但她明白自己跟念夏不同。

    往日姑娘看着是待她们一样的,真遇到大事时,还是依赖念夏多些。

    这是人之常情,抚冬不意外,却有些难过。

    她上前拉住念夏的衣袖,道:“下回有什么事儿,别瞒我了好不好?我肯定是跟姑娘一条心的呀。姑娘说要扎马步,我就跟着扎,姑娘说要离开侍郎府,我就跟着走,我什么都听姑娘的……”

    抚冬的声音里满是委屈,念夏忙解释道:“也不是故意瞒着你的,头一回,贾大娘叫你去打马吊,姑娘与我都不知道是什么事儿,等小鲍爷来了才明白。等第二天再见到你,我就不知道怎么开口了,犹豫着犹豫着,就一直到现在……”

    抚冬抿着唇,她知道这事儿与念夏无关,都是做丫鬟的,姑娘不提,念夏也不会自作主张。

    她想了想,转身进屋里到顾云锦跟前,道:“姑娘,您放心,奴婢肯定不会一惊一乍的。”

    顾云锦正随手翻话本,闻言笑了:“那今晚你望风。”

    抚冬忙不迭点头。

    说是望风,但谁也不晓得蒋慕渊到底什么时辰过来,捎来的口信上并没有说明白。

    相比起夏天,冬日的天色暗得早,外头已经黑漆漆的了,走动起来比夏夜方便许多,时间也更宽裕些。

    许是今日要说的事情太要紧了,念夏和抚冬都有些坐立难安,等她们去看顾云锦,才发现自家姑娘也好不到哪儿去。

    别看顾云锦一动不动坐在那儿,面前的话本已经很久没有翻过页了,她的目光不晓得落在何处,早出神了。

    烛火暗了暗。

    抚冬起身,拿着剪子拨了拨灯芯,屋里一下子亮堂许多。

    她正对着窗,烛光中,突然有一人影映在窗户上,她唬了一跳,剪子险些失手滑落,好在很快就稳住了。

    指着窗户,抚冬冲念夏一阵挤眉弄眼。

    念夏一时没有领会,等她看向窗户时,已经传来了敲门声。

    来人敲得很轻,哪怕是在清冷的冬夜里,这声音也鸿运游戏大厅手机版小,传不开去的,也大抵是心里记挂着,这声音无限放大,如擂鼓一般,惊得顾云锦猛得坐直了。

    念夏轻手轻脚去开门,果不其然,外头是蒋慕渊,她赶紧侧身把人让进来。

    抚冬依着安排,回了她住的屋子,那屋靠近与正院相连的月洞门,万一有什么动静,她能尽早发现。

    蒋慕渊站在中屋,没有立刻往里头走。

    为了动作方便,他外头没有裹斗篷、披风,一路过来,身上带了不少寒气。

    他倒是不觉得冷,反而胸口滚烫滚烫的,可他不想寒气冲着顾云锦,便多等了会儿。

    念夏从里头端了盏热茶出来,蒋慕渊接过来暖手,抬眼就看到了站在念夏身后侧的顾云锦。

    顾云锦站在落地罩边上,原就不甚清晰的思路在对上蒋慕渊的视线时,更加乱成一团了,她用力抿了下唇:“里头暖和些。”

    说完,她转身又回里头去了。

    蒋慕渊饮了热茶,不疾不徐跟着顾云锦往里走,在木炕的另一侧坐下。

    顾云锦收在袖口里的手指下意识地捻了捻。

    前两回,蒋慕渊也是这么与她说话下棋的,她彼时坦荡,不觉得有任何旖旎,如今心虚,分明是隔了一张几子的,却好像变成了紧挨着似的。

    明明,从前在白云观里,共撑一把伞,她都能心平气和地与他絮絮叨叨说上一大段的……

    蒋慕渊读到了顾云锦的回避,他倒是不意外,小泵娘突然之间被点透了,进退不安是肯定的,但肯坐下来与他开诚布公地谈,就是好事了。

    可眼下看来,她还是太紧张了些。

    蒋慕渊扫了一眼屋里摆设布置。

    布局与珍珠巷里的差不多,只是架子上的东西几乎都不同了,他寻到了棋盘,起身取来摆开,把棋篓推到顾云锦手边,道:“先下棋吧,不是说寻到破解棋局的法子了吗?”

    纵横之间,黑白子依次落下。

    前面百手是前回下的,顾云锦来回研究了许久,哪怕思绪还混着,也能按部就班地落子。

    屋里静悄悄的,只有清脆的落子声,不轻不重、不急不躁。

    顾云锦在这落子声中渐渐平静下来,整个人轻松了许多,目光沿着那执棋的手指缓缓而上,最终落在蒋慕渊的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