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u乐娱乐充值不到账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二百三十一章 我能拿他怎么办

u乐充值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u乐娱乐充值不到账
    吴氏却是听顾云齐说了的,蒋慕渊的那番话让她这个当嫂嫂的都触动不已,不过,小鲍爷既然要亲口说服顾云锦,那当兄嫂的就不抢先。

    往后顾云锦若真和蒋慕渊做了夫妻,有什么事儿,也该由他们自己说明白。

    夫妻相处,沟通是最要紧的,其他人只能打边鼓,却不好越主代庖。

    吴氏含笑看着顾云锦,道:“他之后会寻你说的,你不用现在就拿定主意,且听他说了,你自己的想法,也当面与他说明白。”

    顾云锦动了动唇,她原本想告诉吴氏说自个儿已经定下了,被嫂嫂这么一讲,又只好全部咽了回去。

    她总不能说,蒋慕渊已经来与她说过了吧……

    他想说的,她要答的,就在吴氏“后脚”过来的“前脚”,在这间屋子里,两个人都说好了的。

    顾云锦垂眸,低低应了一声,没有多提。

    事情都这样了,她这会儿多嘴,那顾云齐当真是一整夜都要睡不着了。

    吴氏又陪着顾云锦说了些琐事,见小泵娘一切如常,并没有被今日突如其来的状况弄得回不过神来,这才放下心,起身道:“你睡吧,我也回去了。”

    抚冬送吴氏回正院,确定一切无异之后,念夏捏着帕子跑到墙边,把刚才来不及擦掉的鞋印傍抹了。

    隔天一早,顾云锦活动了筋骨后去了徐氏屋里。

    徐氏靠着引枕,眼下有些青,整个人精神并不好。

    顾云锦看在眼中,趁着吴氏与徐氏说话的工夫,低声问沈嬷嬷道:“太太昨夜没有歇好?脸色怎么这般差?要不要请乌太医来看看?”

    沈嬷嬷赶忙拦了她一把:“乌太医前两天才刚来过,姑娘莫急,太太不是夜咳没睡好,就是……就是担心姑娘。”

    顾云锦闻言一怔,再看了徐氏一眼,不由暗自叹了一口气。

    突然冒出来这么一桩婚事,徐氏不知她与蒋慕渊的那些往来,惊讶多余欢喜。

    明明揪着心,徐氏也只是闷着,没有一遍一遍来问她答案,这是怕给她压力,迫使她在没有想明白的时候就急匆匆下了决定。

    顾云锦抿唇,既然她已经有答案了,还是早些说好了,免得再叫家里人挂心。

    “我想过了,皇太后都先提了,那我们就应了吧。”顾云锦道。

    闻言,徐氏和吴氏都转过头来,神色紧张。

    “不是说好了不着急的嘛!”吴氏拧眉,“你且听听小鲍爷说什么。”

    顾云锦眨巴眨巴眼睛:“左不过那么几句话,自是什么好听说什么了,就算说得不好听,我能拿他怎么办?眼下说得好坏,与将来好坏也无关。”

    这倒是实在话。

    姑娘家挑婆家,就跟投胎似的。

    求娶时说得天花乱坠,往后做不到的也大有人在。

    况且,那是小鲍爷,说得不好,也不能像对杨昔豫一样拿扫帚打出胡同去。

    徐氏还要劝顾云锦再等等,正巧顾云齐进来,她就看向继子,想听听他的想法。

    顾云齐听闻妹妹已然答应时,面上有些恼,怎么能轻而易举就应了?

    可转念一想,既然是要应了这门亲事的,那晚应不如早应,也免得叫蒋慕渊来哄顾云锦点头。

    他家妹妹?*模妇浠熬突岜悔擦俗摺Ⅻbr />

    一想到那场面,顾云齐就牙痒痒的。

    “我早些定了,太太与哥哥也好睡得安稳,”顾云锦道,“你们翻来覆去的,倒显得我这个一觉睡到大天亮的跟缺心眼似的。”

    徐氏憋不住笑,嗔了顾云锦几眼,让沈嬷嬷去给单氏捎话。

    单氏刚用了早饭,得了信,一面看顾云思做女红,一面低声与身边的叶嬷嬷道:“进京之前,我还一肚子的担心怕给云锦说不到一门好亲事,不止叫外头说我这个当家做主的伯娘不厚道,还要让云思在婆家没脸,可没想到,云锦有那个好造化,到头来,倒是云思要拖了云锦的后腿了。”

    叶嬷嬷笑道:“都是一家姐妹,您提后腿前腿的,反而要伤了姑娘们的感情。

    小鲍爷那样的皇亲国戚,本就可遇而不可求,是我们六姑娘有福气。

    官家里头,太师府是一等一的好门第了,傅家那几位太太那般和善,我们三姑娘嫁得也极好的。”

    单氏本就是感慨几句,听了叶嬷嬷的开导,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云锦要及笄,宁国公府不会没有表示的,我们做好准备,不管他们什么时候来提,都要周全了。”

    顾家在做准备,蒋慕渊也没有歇着。

    娶亲是大事,而蒋慕渊这样的身份,只父母点头是不够的,还要有圣上的许可。

    安阳长公主本有些犹豫,叫皇太后劝了,回去又反复思量了,也就松口了。

    宁国公素来信任儿子,蒋慕渊自己挑好了,又求了皇太后首肯,那他也不反对。

    唯一不高兴的就是圣上。

    慈心宫的暖阁里,皇太后沉着脸与圣上道:“你要替阿渊做主,你也挑个好些的。柳家那个像话吗?真不是哀家挑剔她,万寿园里张口就惹是生非,还要动手打人,这样的外孙媳妇,哀家绝对不要!”

    圣上听说了当日状况,被皇太后那话一堵,绷着脸道:“柳家的不好,那就再挑!满朝那么多公候伯府的姑娘,阿渊还挑不出一个媳妇来?”

    “挑什么公候伯府!”皇太后啧了声,“将军府丢了谁的人了?人家几代守着北疆,血全撒那儿了。

    她祖父战死还没几年呢,她父亲伤重病笔,她伯父叔父现在还在北地,圣上看不上将军府,那加官进爵啊!

    军功都在呢,以此封个镇北伯、镇北侯的,不就是公候伯府出来的姑娘了吗?”

    圣上敛眉,沉声道:“母后!这种事岂可儿戏?”

    皇太后哼了声,从引枕下藏着的荷包里取了一颗糖,动作敏捷地扔进了嘴里。

    “母后!”圣上蹭得站起来,“一日只能吃一颗,您都第三颗了!”

    “阿渊娶媳妇,你要管,哀家吃个糖,你还要管,你管得也太多了!”皇太后半步不退让,“日子没有滋味,还不兴哀家尝点甜的?”

u乐娱乐充值登录u乐娱乐充值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