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玄幻小说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三百一十三章 知羞的讨不了媳妇

威武不能娶 第三百一十三章 知羞的讨不了媳妇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玄幻小说
    这些状况,蒋慕渊大体都从听风的密信里得知了,但他还是装出了一副头次听说的样子,道:“离京那日,我与小王爷正好遇见那姚家兄弟状告贾姑娘,没想到后来是这般发展的。”

    “听着都胸闷,”皇太后摸出一颗糖来,干净利索地含进了嘴里,“哀家缓一缓。”

    向嬷嬷看在眼里,一副想笑又不敢笑的样子。

    口里有了甜味,皇太后舒畅多了:“不是哀家偏心,那么多姑娘,哀家一个个看过来,就属云锦丫头最讨人欢心了。长得赏心悦目,说话也逗趣,哀家一瞧见她呀,什么烦恼都没有了。”

    听到顾云锦的名字,蒋慕渊的眉梢眼底全是笑意,道:“您说得句句在理,我也是那么想的。”

    皇太后哈哈大笑起来,指着蒋慕渊道:“不知羞!”

    “知羞的讨不了媳妇。”蒋慕渊答道。

    这般大言不惭,逗得皇太后越发高兴。

    眼看着天色晚了,皇太后拍了拍他的手,道:“不留你用晚膳了,省的安阳等得心焦。”

    蒋慕渊笑道:“您喜欢云锦,就让她多进宫来陪您。”

    “顾家忙着办喜事儿呢,哀家才不去添乱,”皇太后眯着眼笑,回头与向嬷嬷道,“哀家只添妆,你都安排好。”

    向嬷嬷赶忙应了。

    蒋慕渊这才起身告退。

    出宫时,正是圆月当空。

    街上热闹,百姓们凑在一块,谈论最多的是今日押解回京的那一众两湖官员。

    囚车是从东街过了,茶博士、说书先生、跑堂小二,各个都把那长龙一样的队列看在眼中,这会儿正说与客人们听。

    “不止是总督,还有五个知府、八个知州,连县官都是小喽了,”跑堂小二咋舌道,“这还是拉回京里来的,听说还有好些是当场就斩了的。”

    素香楼里,东家让说书先生在讲曹峰的案子。

    “证据确凿,曹大人就是被两湖这群贪官给害死的!只因曹大人不肯同流合污,他虚以委蛇,一心等待回京告状的,这才丢了性命,”说书先生连连叹息,“曹大人是个好官啊!”

    一片附和声中,也没有忘了夸赞小鲍爷。

    若非小鲍爷压阵,恐怕徐侍郎等人都要步了曹大人的后尘。

    相较于百姓们的纷纷拍手称快,杨氏的心却是揪起来的。

    仙鹤堂里,闵老太太满面红光,一个劲儿地夸赞徐砚有本事,不仅治了水情,还查清了曹峰的旧案,把两湖官场的乌烟瘴气一扫而空。

    依闵老太太看,徐砚回京之后,等着他的,是更加光明的前程。

    杨氏的心情复杂得多,她看着桌上的饭菜,半点胃口都没有。

    一方面,杨氏为徐砚在两湖做出的功绩而高兴,官员升迁,除了熬资历,也要看考绩,徐砚一去两湖半年,有如此功绩在手,总算不枉此行;

    另一方面,杨氏亦为徐砚担心,她母亲那日说过的话尤在耳边。

    这次肃清两湖,动作委实太大了,金培英又是虞家那条船上的,圣上若要为此出气,小鲍爷顶多挨骂,徐砚却不一样,虽说还有个黄印顶着,但两人半斤八两,圣上出气时大抵谁也逃不掉。

    若真到了那时候,谁又能护徐砚一回呢?

    娘家是指望不上的,杨氏也不想去跟娘家开口,想来想去,能靠的也就是蒋慕渊了。

    徐砚听命于蒋慕渊,两家又沾着亲,于公于私,蒋慕渊多少都该帮一把吧?

    杨氏琢磨来琢磨去,想得越多,心里就越后悔。

    早知会有今日,她决计不会与顾云锦闹翻了脸,不管闵老太太折腾什么,她都要把顾云锦供起来。

    杨氏还在苦恼,闵老太太却越发得意,她多饮了几杯酒,这会儿微醺着,与丫鬟婆子们侃侃而谈。

    杨氏听得心烦意乱的,可这些官场上的事儿,她与闵老太太实在说不通,干脆什么话也不说,低头喝了两杯闷酒。

    宁国公府里,安阳长公主的心情就舒畅多了。

    本以为蒋慕渊一走又要数月,突然之间回来了,倒真是一桩高兴事儿。

    长公主不问旁的,只关心蒋慕渊的身体,累是不累,精神又如何。

    “你可别觉得我烦。”长公主笑道。

    “怎么会呢。”蒋慕渊没有丝毫的不耐,他知道母亲关心什么,又在乎什么,一样样细细说了,好让她放心。

    长公主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多歇息几日,养养精神。”

    蒋慕渊柔声道:“住不了几天,还要再去两湖的。”

    闻言,长公主的眉头皱了皱,张嘴想劝阻一番,话到了嘴边还是咽了下去。

    她清楚自己儿子的性情,只好叹了一声。

    叹息之余,安阳长公主无奈地摇了摇头,道:“我是后悔了,不该慢悠悠准备婚事的,早些把儿媳妇娶进门,有她拴着你,也省的你成天这里跑那里跑的。”

    蒋慕渊失笑:“不如我现在去问问,看她愿不愿意早些嫁过来?”

    安阳长公主一愣,气也不是笑也不是,指着蒋慕渊道:“说什么混话?现在什么时辰了,你还去寻她?昏了头了你!”

    蒋慕渊笑容不减,听长公主训了一通。

    眼瞅着时辰晚了,长公主道:“回去歇了吧,这一路辛苦。”

    蒋慕渊禀道:“还要出府一趟。”

    “去哪?”长公主讶异。

    “晋之他们叫我去素香楼吃酒,”蒋慕渊扬眉笑了,“您不会真以为我要去顾家吧?”

    安阳长公主气笑了:“又胡说上了!”

    蒋慕渊笑着辞别了母亲。

    长公主目送他离开,正要取书册来看两眼,突然就顿住了,偏过头问廖嬷嬷:“去年夏天,是不是有一回,他夜里出府说要去找个媳妇,他难道不是耍嘴皮子,是真去了?”

    廖嬷嬷记得那一次,她斟酌了一番,道:“您就是被小鲍爷给唬住了,去年夏天时,他与顾姑娘还未说亲呢,别说是夜里的,大白天都未必能见得上。如今顾家住西林胡同,府里有兄长有护院,哪个给他开门啊?”

    “也是。”长公主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