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u乐娱乐充值不到账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三百二十章 佩服佩服

u乐充值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u乐娱乐充值不到账
    原本,徐令婕还是很喜欢表兄的,到底一块长大,杨昔豫对她又素来不错,兄妹情分是在的。

    可杨家那般欺负杨氏,贺氏又上蹿下跳的,徐令婕对外祖家生出一肚子的不满来。

    而搬回杨家的杨昔豫,非但没有替杨氏说过话,甚至连登门看望杨氏的次数都少了下去。

    尤其是近几个月,大抵是听从了杨家老太太的安排,要给徐侍郎府划清界限,杨昔豫不止不再跟着徐家的先生念书了,年节里都没有来侍郎府问过安。

    再添上她本就不喜欢阮馨,徐令婕此刻对杨昔豫只剩下反感了。

    外头那些议论声传进来,越来越顺耳。

    徐令婕想,今日顾云思出嫁,就把杨家比下去了,真等顾云锦上轿,那还不是一个天一个地呀!

    只是大伙儿忘性大,过了一年半载的许是就不记得了,如此看来,顾云锦还是早些嫁了好,让大伙儿清清楚楚比一比。

    此刻,杨家里头亦不算太平。

    杨昔豫没有回来用晚饭,贺氏趁机就给阮馨立规矩。

    流言蜚语的,原本关上门就听不见,偏贺氏心眼小,一定要去打听一番,反而把自己气得仰倒。

    阮馨站在一旁,满腹委屈不敢言,只能听贺氏在那儿嘀嘀咕咕的骂人。

    从嫁人那天被顾云锦的定礼彻底比下去那一刻起,阮馨就明白比不过了的,她也不想再比。

    傅顾两家结亲,她亦不关心,毕竟,太师府的排场,原本就不是她这么个书院女儿能比的,当然,如今的杨家也比不起。

    可贺氏就是要硬较劲,话里话外的,都是杨昔豫娶阮馨娶亏了。

    若不是阮馨,若是个好出身的官宦家姑娘,那肯定会风光无限,而不是被人当作笑话,当作衬托别家的存在。

    贺氏是无理都要闹三分的,越说越来劲儿,阮馨起先还受着,后来就忍不了了,把脸拉了下来。

    脸一沉,贺氏还未发现,汪嬷嬷就看到了,冷声指责起来。

    阮馨硬撑着给婆母留脸,却不会由着一个婆子,张嘴就怼了回去。

    读过书的,骂人都文雅,不带一个脏字的,把汪嬷嬷气得够呛,要替贺氏收拾这不肖媳妇。

    婆媳两人闹翻了天,最后还是杨昔知的妻子硬着头皮来劝了和。

    人是拉开了,贺氏却还不依不饶要阮馨罚跪,阮馨只当没听见,头也不回得走了。

    人前硬气,回到自个儿屋里,阮馨抱着引枕还是大哭了一场。

    这些闹腾,外头都是不晓得的。

    不过,在用晚饭时,单氏还是哭出来了。

    每日都在身边一道吃饭的女儿出阁了,位子空出来了,碗筷也少了,当娘的心里就跟被剐了肉一样,空荡荡的,还疼的厉害。

    所有人忙着劝解,单氏也想忍泪,可就是止不住。

    巧姐儿没有被招哭,反而是扭捏着身子,让朱氏把她抱到了单氏跟前,她把布老虎塞到了单氏手里。

    上元时,顾云锦带回来的这只布老虎是巧姐儿最最喜欢的东西了,连吃饭睡觉都不肯松手,谁问她讨,都摇着头不愿意给。

    此番主动给单氏,倒是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

    单氏也意外极了,见巧姐儿模样认真,她不禁破涕而笑,把布老虎是巧姐儿一道搂在怀里,不住念着“心肝宝贝”。

    叫巧姐儿一打岔,单氏的情绪渐渐稳定下来了。

    顾云锦被单氏的这种“舍不得”弄得心酸酸的,夜深时躺在床上,突然想到明日一早蒋慕渊又要离京了,那股子心酸就越发浓了。

    翻来覆去的,顾云锦直到四更前才迷迷糊糊睡过去,白日里起来,自然没有精神。

    家里人只当她是不适应顾云思嫁了,只顾云锦自己清楚内情。

    她并不担心新婚的顾云思,因为顾云思心里“酸甜都是他”的那个“他”就是傅敏峥,而傅敏峥也给顾云思准备了画册,他们两人一定能处得好的。

    反倒是辛苦赶路的蒋慕渊,更让她牵挂。

    新婚的第三日,顾云思带着新姑爷回门了。

    单氏催着顾云宴和顾云熙去接女儿,她自己揪着心,想去门口等候,又怕不端庄,只能长着脖子等候,直到听见热闹的脚步声,才赶忙又理了理头发。

    看到女儿、女婿进来,一道跪下给她磕了个头,单氏的眼眶又红了。

    饶是如此,她也不敢让自己的眼睛模糊,单氏上上下下打量着女儿,见顾云思面色精神都不错,这才松了一口气,踏实了。

    傅家那儿很看重儿媳,回门礼备得周全又丰盛,傅敏峥一一认亲。

    迎亲那日没有看仔细,顾云锦也趁机观察起了这位三姐夫。

    傅家兄妹的五官有些相像,尤其是眼睛,这叫顾云锦很是亲切。

    傅敏峥气质儒雅,说话十分温和,三言两语的,就让身边人也都放松下来。

    他身上的书卷气极重,顾云锦只当他就是个书生,可等中午上桌吃饭,他被顾云宴和顾云熙好生一通招待,她才发现,傅敏峥的酒量也好得惊人。

    毕竟,寻常书生在被自家这两个哥哥灌酒时,是绝对不可能安然无恙下桌的。

    顾云锦暗暗道了声“佩服佩服”。

    姑爷被舅哥们拉着吃酒,顾云思则和两个妹妹凑在一块说话。

    “都是极好处的,我也没有什么不适应的,”顾云思宽解道,“倒是家里头,我不在母亲身边了,云霖你多陪陪她。”

    顾云霖自是应下,又把巧姐儿给单氏塞布老虎的事儿说了,三姐妹笑作一团。

    顾云锦好不容易止了笑,到底是好奇,凑过去问道:“姐夫有给你准备礼物吗?”

    见顾云思愣怔,顾云锦只好又道:“画啊诗啊什么的……”

    说得如此明白了,顾云思那里还会不懂,伸手捶了顾云锦一下:“你早知道了是不是?哪个告诉你的?敏芝说的?”

    顾云锦知道答案了,笑弯了眼。

    “你是不是我妹妹?怎得不告诉我?”顾云思嗔道。

    顾云锦笑道:“我告诉你了,姐夫怎么在花烛夜给你惊喜呀?我和敏芝都不会浪费了姐夫的一片心意的。”

u乐娱乐充值登录u乐娱乐充值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