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u乐娱乐充值不到账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三百三十七章 门客

u乐充值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u乐娱乐充值不到账
    相比起小王爷看戏一般的心态,永王爷是真的失望极了。

    去岁他心急火燎的,被孙恪哄着说什么“等述职官员来了多相看相看”,永王爷听进去了,一门心思等着,被孙恪从腊月一路拖到了开春。

    结果,他心心念念的儿媳妇,连个影子都没有。

    真是愁得人嘴皮子都要冒泡了。

    再犯愁,永王爷近日的要紧事是给岳母准备寿礼。

    哪怕贵为皇弟,永王爷对岳父、岳母是十分敬重的,与王妃的兄弟们处得也极好,对晚辈们那就更不用说了。

    因而,平远侯老夫人叶氏要做大寿,永王爷十分上心。

    正日子里,平远侯府高朋满座,来往的多是公候伯府中的,亦有几个与叶老夫人老相识的官家女眷。

    孙恪傍外祖母拜了寿,借口带表弟们耍玩,避去了园子里。

    叶老夫人晓得他不愿意应付人,自是随他去了。

    永王妃陪着老母亲说话,长平县主在一旁逗趣,其乐融融的。

    外头来禀,说是太常寺卿金大人府上的金老爷来拜寿了。

    金老爷指的是金老大人的儿子,就是前些年一直与平远侯府套近乎的那一位,明明出了五服了,金老爷在街上遇见老侯爷,都追着人喊“叔叔”,招惹了不少笑话。

    长平性子直,当即就拉下了脸,嘀咕道:“他家还想上门来?”

    平远侯府对金老大人的印象不错,对金老爷就只能摇头,从前长平与金安菲一道,侯府对金家也算客气。

    但自打去年金安菲在赏花宴上闹了那么一出,长平不愿意与她往来了,侯府也不肯让金老爷再随意攀关系了。

    叶老夫人亦不喜金老爷,她拍了拍长平的手,安抚一般道:“来送寿礼的,没有直接赶出去的道理,让底下比着官员府里来贺的规矩处置就好,你与他置气做什么?”

    长平颔首。

    所谓的规矩,就是名贵的一概不收,简单的记下留档,还一份寿饼,不亲见、不留宴。

    管事依着意思去办了。

    金老爷一看这状况,当即面红耳赤:“我家又不是寻常的官员,老侯爷是我叔叔,这不一样的。”

    管事笑眯眯道:“出了五服了,就与寻常官员是一样的。”

    金老爷气得仰倒,又不能硬闯,眼看着另一行人从外头进来,规矩递上了拜帖,那一行人瞧着是一家子,夫妻两人带着一双儿女,金老爷听见那中年男人自称姓符,是凤阳府的知府。

    金老爷一肚子气没处撒,便对符知府一家冷嘲热讽起来。

    一个进京述职的官员,竟然还带着亲眷!

    明明平远侯府不亲见、不留宴,还把妻儿带上,这是哪门子意思?

    哪晓得他嘀咕了半天,那厢管事过来,把符知府一家给迎了进去,金老爷吹胡子瞪眼的:“他就不是寻常官员了?”

    “哪儿的话,”管事依旧笑容不减,“符大人从前是府里的门客。”

    金老爷狠狠翻了一个白眼,他竟然还不如一个门客!

    叶老夫人对符知府夫妇是极有印象的。

    符知府做门客时就是个很踏实能干的人,这门婚事,也是老夫人与他挑的,老侯爷看他才华不错,让他走了科考的路子,高中后就外放做官去了。

    “这都有十五六年了吧?”符夫人笑着回忆道,“老爷前回进京述职时,来府里拜见过老侯爷与老夫人,我自打离京后就一直没有回来过。

    这些年,一直很挂念府里,正好老爷这次述职,与老夫人您的寿诞凑到一块了,我就厚着脸一道来了,给您来拜个寿。”

    叶老夫人笑道:“可不就是十多年了嘛!你们离京时,长平都没出生呢。一转眼就这么多年了,你这两孩子看着倒是乖巧。”

    符夫人忙道:“姐儿叫佩清,哥儿叫佩宣。”

    姐弟两个都是头一回见叶老夫人,一道上前跪下磕了头,规矩得体,举止大方,叫老夫人十分喜欢。

    符佩宣跟着父亲去见了老侯爷,符佩清乖乖巧巧地坐在母亲身边,听长辈们说话。

    长平见她默不作声的,以为她拘束,主动笑着与她搭话。

    符佩清认真听了长平说的,不疾不徐接了话题,两人年纪相差不多,也还能说得拢。

    叶老夫人亦留心着,时不时听上两句,笑道:“这孩子有意思,轻声细语地慢性子,不似长平,整日里风风火火的,恨不能飞起来。”

    长平县主听了,也不撒娇,只是不住笑。

    符佩清亦是笑弯了眼。

    中午设宴,孙恪来给叶老夫人敬酒,转眸就瞧见了陌生的符夫人与符佩清,他也没往心里去,等回了前头男客那儿,刚一坐下,就听人说起了符知府。

    “进京述职”、“妻儿都来了”这几个词钻入了小王爷的耳朵,他一时走神,一口酒险些呛着。

    孙恪不可思议地摇了摇头,他前几日还在嘀咕蒋慕渊胡说八道,今儿个当真冒出来这样的一家子,这可真是稀奇了。

    下意识的,他去回想刚在后头瞥见的陌生姑娘的模样,可只是随意一瞥,根本没有上心,以至于孙恪压根想不起来。

    他不由伸手摸了摸鼻尖,暗暗琢磨着是不是该再去敬叶老夫人一杯酒。

    小王爷到底没有那般做,反正晓得有这么一个人了,事后打听也简单。

    宴席过后,宾客们都散了,符知府一家也没有多留,平远侯府里留下来的,除了叶老夫人的两个女儿,也就是金家族中过来的几个媳妇子了。

    “老夫人,符知府来的倒是真巧,不止他自个儿来了,连妻儿都一并带来了,那姐儿年纪不小,却还未说亲,莫不是从前老夫人给他们夫妻牵了红线,如今连女儿的前程都要让您相看了吧?”

    这话说得不算客气,叶老夫人皱了皱眉头。

    永王妃了解母亲的意思,嗤笑道:“进京述职的时间,又不是符知府自个儿能决定的,也就是凑巧罢了。再者,人家压根都没有开口呢,何必胡乱猜忌人?”

u乐娱乐充值登录u乐娱乐充值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