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玄幻小说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三百五十四章 哄是本事

威武不能娶 第三百五十四章 哄是本事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玄幻小说
    程晋之倚着窗沿看了会儿热闹,心中畅快许多。

    论亲疏,他与孙恪是好友,论公理,金老爷丝毫不占半分,因而金老爷出丑,程晋之是十分高兴的。

    “我就是奇怪,金老爷昨日怎么就会到素香楼来大放厥词?”程晋之坐下,思索道,“当真是他活该倒霉,喝水都塞牙缝了?”

    孙恪笑道:“他便是不塞牙缝,也要让他呛一口。”

    程晋之恍然大悟。

    提起这一连串的安排,小王爷都非常佩服。

    蒋慕渊手下的人做事,和他们小鲍爷一个模子印出来的,真是快准狠,一环套着一环,让金老爷被牵着摔了个大跟头,都摸不清绊脚的石头在那儿。

    陈七婆的话岂是好套的?

    偏她爱酒,酒后嘴巴就不严实了。

    施幺在向小二哥递消息之前,听风早寻了个与陈七婆交好的贩子,拎着酒菜登门,把陈七婆灌倒了。

    若小二哥不去找陈七婆,而去寻李快脚,那厢自然也是安排妥当了的。

    无论是哪一种,最后的结果都是奔流“东”去,方向是不变的。

    一旦素香楼的消息放出去,自会传到金老爷耳朵里。

    金老爷那个急切性子,平日里相熟往来的都不是什么端正的,叫人怂上两句,脑袋一热,就冲到素香楼来了。

    施幺一面吃酒、一面等他,等到了人,跳起来拱一圈火,最后烧旺的还是金老爷。

    孙恪昨儿夜里从听风那里听了经过,好端端的就冒了一身白毛汗。

    别说,他不止明着来打不过蒋慕渊,就算是玩阴的,他也玩不过这个表兄弟。

    还好,他俩穿一条裤子长大,没有冲突。

    蒋慕渊从外头进来,才一坐下,就见孙恪啪的打开了扇子。

    “我为顾姑娘感到惶恐,”小王爷摇着扇子,道,“遇上你这般的,就算被算计得团团转,还要对你感恩戴德,哎呦太可怕了!”

    蒋慕渊挑眉。

    不得不说,孙恪完全说中了。

    蒋慕渊的确一点一点把顾云锦“骗”到跟前,还收获了许多感谢,但,哄得住媳妇也是本事不是?

    “那你往后对符姑娘可别有一丁半点的算计。”蒋慕渊道。

    “哪儿的话!”小王爷笑得眉飞色舞,“我是个听话又循规蹈矩的,她说什么,我全照听,我跟你不一样。”

    循规蹈矩四个字,从孙恪嘴里说出来,简直让程晋之笑得险些摔下椅子。

    小王爷却是大言不惭,兴致鸿运游戏大厅手机版高。

    这一桌席面,算是给蒋慕渊践行,他明日一早又要往两湖去了。

    救兵走了,救下来的孙恪长着脖子等燕清真人与礼部算日子、排议程。

    因着符广致不久后要回任上,小定的时间就格外紧。

    好在,因着从去年起就兴致高涨要娶儿媳妇的永王爷的坚持,给女方的各式定礼、要采买的东西,在儿媳妇人选定下来之前,永王妃都备下了。

    去岁宁国公府去西林胡同放小定,时间也不宽裕,礼部备过一回,心里有数,这一次越发麻利了。

    地点就在清平园。

    符家亲戚不在京里,符广致也没有拿永王妃的园子摆宴的道理,打算请几个认得的官员在外头酒楼里摆两桌。

    寿安郡主来西林胡同接人,等顾云锦上了马车,她笑道:“长平一个劲儿说,要去给符姑娘撑撑场面,放小定时,哪里能一个姐妹都没有。

    她一个男方家的妹妹,与符姑娘算是哪一条路的姐妹呀?

    我看她呀,就是想让我们都看看她嫂嫂。”

    顾云锦笑弯了眼。

    清平园就是去年赏花宴时的园子。

    永王妃被长平县主磨了两回,答应让她们来,寻的由头不是观礼,而是赏花。

    顾云锦来过一回,不算全然陌生,可她心里还有些许忐忑。

    今日来放小定的是安阳长公主,是她未来的婆母。

    丑媳妇早晚也得见公婆,况且顾云锦一点不丑,原先也给长公主见过礼,但彼时她只是寿安郡主的友人,如今身份变了,再见长公主,还是会紧张的。

    清平园繁花锦簇。

    符佩清已经收拾妥当了,坐在罗汉床上,含笑与长平县主说话。

    她跟着教养嬷嬷学了几天规矩,一切都算适应,最初的难以相信过后,余下的就是踏实了。

    与长平相熟的姑娘们陆续到了,长平给众人介绍一番,而后拉着寿安郡主咬耳朵:“你去年在这儿得了个嫂嫂,我今年也有了。”

    长平是很喜欢顾云锦不假,但符佩清,她亦是喜欢的。

    最最要紧的,是孙恪喜欢。

    京城百姓爱热闹,尤其是这桩让人挂在嘴边快一个月了的亲事,越发引了不少人来看定礼。

    虽不及当时顾云锦与杨阮两人的婚礼碰一块时那么吸人眼球,但也把沿途围了个里三层外三层的。

    永王府的小王爷,那可是皇太后最最疼爱的孙儿了。

    王府仪制本就非其他府邸可比,皇太后再添上些,来开一次眼界,足够在茶余饭后吹嘘上十天半个月了。

    “瞧见那对金镯子了吗?”有人道,“闪得我眼睛都睁不开了。”

    “没眼光的婆娘!”她男人哼道,“金银有什么好看的,你要看翡翠,看宝石,那些才是实打实的好东西。”

    “这些都给了个知府之女呀?”边上人叹了一声,“我一直以为小王爷这样的金贵人,娶的也是公候伯府的姑娘呢。”

    话音一落,一人撞了撞他的胳膊,道:“我实话说给你听,原本宫里让小王爷娶的是成国公府的四姑娘,小王爷嫌弃人家,说什么都不答应,坚持娶符姑娘。

    我就说小王爷好端端的怎么就挑中了她,其实是看不上段四姑娘,拿符姑娘挡前头呢!”

    正是人群聚集时,这个讯息一下子就传开了。

    一传十、十传百的,简单的讯息,也渐渐变得复杂起来。

    整个儿到了孙恪把段保珊嫌弃得一文不值的境地。

    最终,一条街的百姓都在问一个问题:宁可娶个知府之女,也不肯娶段四姑娘,啧啧,这段四姑娘有多惹人嫌弃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