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玄幻小说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三百六十八章 没有兴趣

威武不能娶 第三百六十八章 没有兴趣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玄幻小说
    往年,若无状况,成国公府的姐妹们都会来七月会。

    只今年,不久前才出了这么一桩事情,不少人便低声猜测着。

    段家未嫁的只有段保珊与段保珍两人了,段保珍禁足,段保珊独身一人……

    “许是不来的吧,”有人低语道,“她还来做什么,给郡主她们再赔一次礼吗?”

    话语断断续续传到长平耳朵里,她压着声儿与顾云锦道:“我猜她会来,她规矩些就罢了,她若生事,我们谁也不用给她留脸面。”

    顾云锦嘴上应了好,心里想着,就段保珊那着急自救的模样,断然是要谨言慎行,不会轻易生事的。

    后园不比前头地方大,但人数少了许多,并不拥挤。

    大伙儿互相问了安,寻了各自相熟的姐妹,凑在一块说笑。

    有人抓了模样唬人的喜蛛来,盒子一打开,起了不大不小的惊叫声,而后又是一阵笑。

    顾云锦扭头往惊呼去看了两眼,又认真听寿安郡主说话。

    正说笑间,段保珊姗姗来迟。

    她今日着一身浅黄褶裙,在夜幕之中,衬得人皮肤白皙过了头,不见白里透红,反倒是有些病西子的味道。

    这番样子,叫外人看了,大抵要叹一声“楚楚可怜”。

    这是叫这些时日的状况给操透了心吧……

    段保珊径直走到了顾云锦跟前,目光中满满都是担忧,柔声道:“顾姑娘的手伤好些了吗?虽给你赔了礼,但一想到你的伤势,我还是坐立难安的。”

    话一出口,隔得近的都听见了,一时间周围都安静了下来,注意着这厢的动静。

    有几个咬着耳朵嘀咕。

    她们都知道顾云锦性子直接,惹到了头上,断没有忍气吞声的事儿,不说以前在自华书社里动手,去年的此时此刻,顾云锦就让挑事的柳媛铩羽而归。

    段保珊此刻温和,就是不清楚,顾云锦吃不吃她温和的这一套了。

    顾云锦抬眸看着段保珊。

    平心而论,顾云锦并不想为难段保珊。

    两人前世无仇,今生无怨,生事的是段保珍,顾云锦不至于把这笔账算到段保珊头上。

    可是,能不能别次次都拖着她?

    段保珊是不生事,但她想要亲善和睦。

    而顾云锦,对这种“你好我好大家好”的戏码,没有一点儿兴趣。

    “手伤好多了,”顾云锦不疾不徐,答道,“前回段姑娘来西林胡同时,我就说过,事情是你妹妹做的,与你无关。我受伤是护着郡主,你无需向我赔礼,更不用因此坐立难安。”

    语气不重,意思已然明明白白。

    你段保珊要唱戏,自顾自唱去,莫要再来拉她下水。

    并不是段保珊笑脸迎人,顾云锦就要依着她的心思,陪她登台、粉饰太平的。

    段保珊闻言一怔,前次在顾府里,顾云锦还是客气的,因而她没有料到,在大庭广众之下,对方的态度反而比人后时严肃。

    她讪讪笑了笑,道:“毕竟保珍是我妹妹,我做姐姐的……”

    “这么说来,”顾云锦打断了段保珊的话,“郡主也是我妹妹,我做姐姐的护着妹妹,不是很寻常的事儿嘛。”

    段保珊被抢了白,正要把话拧回来,还未出口,寿安郡主又赶在了前头。

    “嫂嫂就是嫂嫂,哪儿是什么姐姐,”寿安的脑袋靠在顾云锦的肩膀上,指着顾云霖,与顾云锦道,“那是你妹妹,我是你小泵子,不能搞错了的。”

    寿安饮了几口果酒,醉自然是没有醉,但她喝酒上脸,此时两颊染了几分醺意,看起来很是俏丽可人。

    她又倚着顾云锦,语调柔缓,却也带着些撒娇味道,逗得长平几人都笑了。

    笑声感染人,不止是她们这一处,其余几处听到寿安的话,亦笑开了。

    顾云锦拿寿安郡主没有办法,再说这就是事实,便拿了糕点塞到寿安手中:“堵上你的嘴。”

    寿安抿了口糕点,并不理会段保珊,只与顾云锦说话。

    她自然是故意的。

    段保珊的赔礼连徐令意的婚事都算计在里头了,寿安当时气得跳脚,虽有顾云锦的鬼画符安抚,但心里还是存了些气的。

    从此大道各朝一边走就罢了,今时今日,还要来继续上演和睦戏码,寿安是不愿意做那看客的。

    两人自顾自打闹,显得边上站着的段保珊越发尴尬。

    段保珊捏紧了指尖,她进退两难。

    进,担心寿安和顾云锦真的拧了脾气,人前都叫她下不了台;退,这次的目的便没有达到,总不能敢来了,就灰溜溜地回家去吧。

    段保珊正犹豫间,突然一人从她身后过来,轻轻推了她一把。

    她一个踉跄,险些摔倒,转头看清来人模样,再多的不满意也只能收起来:“公主。”

    来的是乐成公主。

    去年时,顾云锦就见过她,公主孤身来又孤身走,独自饮酒,没有人凑上去套近乎,也没有人敢去触霉头。

    今年,公主没有往花阁去,反而来了她们中间。

    乐成公主朝段保珊抬了抬下颚:“你挡着我的道了,且让让,没看到这儿还空着一个位子,是留给我的吗?”

    这话纯属胡说。

    寿安和长平这儿,一众相熟的好友都围坐着,哪儿还有空位了。

    只是公主这般讲了,自然就挤一挤,空出来了。

    乐成公主在寿安身边坐下,半抬着头看段保珊:“怎么只你一人?段保珍呢?”

    段保珊一愣,她不信乐成公主不知道状况,但只能答道:“保珍禁足。”

    “她犯错禁足,那你来这儿做什么?”乐成公主继续问着。

    说到了这儿,段保珊亦明白公主是故意挑刺了,只是她不明白,自己是哪里惹了公主,便硬着头皮道:“我来给顾姑娘赔礼,她伤了手……”

    “何必呢?”乐成公主嗤笑一声,“这里在座的几乎都是公候伯府出身,多少人从小到大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段保珍什么性子,你又是什么性子,有人不知道吗?

    你被她拖累,满京城的给人赔礼,我自然明白你是为了自救自保,没有人会笑话你,也没有人会落井下石去外头说你的不是,可这儿只有‘自己人’,你找错看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