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u乐娱乐充值不到账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三百八十二章 解释

u乐充值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u乐娱乐充值不到账
    蒋慕渊敛眉。

    他被召到御书房时,自是瞧见跪在那儿的成国公两父子了。

    他不想掺合,可被圣上问到了头上,什么都不说也不合适。

    好在,蒋慕渊还能先打个马虎眼:“圣上,成国公父子又做什么事情了?”

    问题被踢了回来,圣上仰靠在座椅上,指腹抚着扶手,讶异道:“阿渊还未听说?你提到‘又’,你知道的是哪一桩?”

    “我只知道段保珍闯了清平园,还伤了云锦,昨儿在皇太后那里遇到她,她说没有伤及筋骨,现在差不多好全了,”蒋慕渊一面说,一面往窗外看了眼,透过微启着的窗棂,能瞧见成国公那个身子,而后他收回视线,与圣上道,“那是一个月前的事儿了,不至于今日再来跪着,因而我猜他们是不是又闹出什么了。”

    “可不就是又闹出事情了吗?”圣上面露愤怒,“就昨儿的事情。”

    蒋慕渊答道:“我昨日离开慈心宫后就直接回府了,今早上又进宫来,不曾听说事情。”

    这番说辞,是行得通的。

    以圣上的能耐,肯定知道他昨日回府后就没有出行,至于都察院外遇上黄印等几位大人的事情,估计圣上亦有数。

    当然也会清楚黄印他们一个字都没有跟蒋慕渊说过。

    毕竟,日光之下,又离宫城不远,几位大人敞开了嗓子说话,边上两个衙门估计都能听见他们说的内容。

    哪怕心里有数,蒋慕渊嘴上也必须撇得干干净净,一是不能让黄印说中,让圣上或是旁人以为这事儿与他有干系,二来,圣上的性子摆在这儿,他断断不会高兴蒋慕渊回京不足一日就事事掌握其中了。

    不知道,才是最好的。

    圣上见状,朝韩公公挥了挥手:“你跟阿渊说,朕懒得讲那些乌七八糟的事情。”

    韩公公赶忙应了,上前把来龙去脉都说了一遍。

    事情还未有定论,又是御前,韩公公措辞谨慎,既不落井下石,也不提成国公父子开脱掩饰,原原本本讲述了一遍。

    蒋慕渊摆出一副初次听闻的样子,等韩公公讲完,他又沉思片刻,才斟酌着与圣上道:“酒后之事,同席赴宴的人都说不清楚,不曾参与其中的又哪里下定论呢?

    只是,我有几处不太明白。

    郁园饮酒,席间肯定有伺候的人,他们是不是听到了成世子的狂言?

    再者,成国公闭门思过,怎么就带着儿子去吃酒了?”

    闻言,圣上哈哈大笑起来:“阿渊与朕想到一块去了,成国公这人,养女儿是没有养好,但依朕之见,不是那么稀里糊涂的一个人。

    父子俩大清早就来跪着了,朕处置政务,还来不及问话呢。

    行了,也跪了好几个时辰了,叫进来朕问问。”

    圣上发了话,小内侍快步出去召成国公父子进御书房。

    蒋慕渊端起茶盏抿了一口,目光又挪到了成国公身上。

    成国公的年纪比蒋慕渊的父亲蒋仕煜还大了七八岁,年轻时也习过武,老来却有不少陈年旧疾,身子骨大不如前了。

    昨日醉酒伤身,今日又惶惶不安跪了许久,成国公刚一站起来,就头晕眼花的脚下踉跄,亏得内侍扶住了,才没有摔倒。

    缓了会儿,成国公才在段保戚的搀扶下,到御前行礼。

    面见圣上,成国公原是想跪下磕头的,倒是圣上看着他摇摇晃晃的样子心烦,挥手免了他的礼,又让内侍抬了把椅子给他坐下。

    成国公口中呼着“谢圣上恩典”,用袖子掩了面,好生痛哭流涕:“臣知道自己行事不妥,不该在思过期间醉酒,但臣和保戚绝对没有说过那等大逆不道的话。

    保珍硬闯清平园,事情明明白白,她错了就是错了,圣上与皇太后罚得得当,臣一家心甘情愿领罚,又怎么会心生不满呢……”

    成国公一面哭一面说,泪水糊了视线,因而他也没有看到圣上脸上不耐的神情。

    圣上忍了会儿,见成国公絮絮叨叨个没完,啧了一声:“国公爷这个样子,成何体统!要哭一边哭着去,朕还要问话呢。”

    成国公一听,赶忙闭紧了嘴巴。

    圣上这才问道:“你不好好在家思过,你去郁园吃酒做什么?你成国公是没见过山珍还是没品过海味,那席面上有什么稀罕东西,让你就算禁足也要跟儿子一道去见识见识的?”

    成国公面露愧疚、悔恨,心虚地看了蒋慕渊一眼。

    段保戚见父亲还未从痛哭中缓过气来,便答道:“圣上,臣与父亲其实不是吃酒去的,最初是为了赔礼才去的。

    保珍做错事,段家不是分不清对错的,虽然受罚了,但心里还是很过意不去。

    保珊是去各府登门赔礼,但她是姑娘,并不方便给小王爷赔礼。

    清平园事后,臣内心里想寻个给小王爷赔礼的机会,可小王爷并不想见到臣,而小鲍爷又不再京中……

    昨日,臣听说小王爷会去郁园,小鲍爷也回京了,晚些时候亦会去郁园见小王爷……

    臣就厚着脸皮,与父亲一道赶去郁园,想给二位郑重赔礼致歉。

    可是,臣到的时候,小王爷与小鲍爷都不在,倒是柳二他们在吃酒,招呼臣坐下来边吃边等。

    结果,臣就像是被糊了心智一般,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就吃醉了……”

    段保戚说的柳二,指的是卫国公二公子,也就是传闻里见段保戚失言、想阻拦却没有拦住的那个。

    圣上听罢,不置可否,只是看向了蒋慕渊。

    蒋慕渊听了这一番说辞,心中已然有了些许偏向。

    以他对成国公父子脾性的认知,段保戚说的极有可能是实情,这两父子都不至于糊涂到主动出府赴宴饮酒的地步,出现在郁园是为了见孙恪和他,倒还说得通些。

    只是,这两父子被人诓了而已。

    蒋慕渊挑眉,道:“我昨日回京,并没有去郁园的打算,孙恪也不曾约过我,成世子是听了谁的话,以为我与孙恪都会在郁园?”

    段保戚讪讪道:“府里小厮遇上郁园采买时听说的,说是您与小王爷要吃酒,他们要准备些下酒菜……”

u乐娱乐充值登录u乐娱乐充值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