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u乐娱乐充值不到账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四百章 指路

u乐充值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u乐娱乐充值不到账
    若说旁人,顾云熙可能还不知道,但套环的摊主,他是听说过的。

    顾云锦套回来的那只布老虎是他家巧姐儿的最爱,吃饭睡觉都抱着,根本不肯撒手。

    顾云熙还与朱氏嘀咕过,说巧姐儿打生下来起,各种玩意儿都不缺,虽也有心头好,却远远不及布老虎。

    他还趁着巧姐儿睡熟了,悄悄把布老虎拿出来仔细端详过,并未看出与之前家里的玩意儿有什么不同。

    朱氏为此笑话了他一顿,说是别看孩子小,那也是讲究眼缘的。

    顾云锦还与他们提过这小贩家的小子,与巧姐儿一般大,哭起来中气十足,长得十分可爱。

    有布老虎作联系,顾云熙算是认得了这小贩,再听说是孩子丢了,当即也着急起来:“怎么一回事?你说详细些。”

    小贩一路撒腿跑,上气不接下气的,事情又急切,缓了好一阵,才算是把来龙去脉说明白了。

    小贩姓陈,家里行三,儿子属虎,就叫了虎子。

    陈三的家住的离东街不远,昨夜动静全传到了巷子里,他就抱着儿子出去看热闹。

    流水席散后,东街的商贩们重新做起了生意,陈三也不想落下了生意,把小摊子支了起来,抱着虎子做买卖。

    东街上平日的客流就不错,昨儿更是人来人往的,添上月色照明,陈三的套环生意也格外好。

    人一旦忙碌起来,就容易出岔子。

    陈三忙不过来了,把儿子搁在了椅子上,让边上小摊的大娘照看一眼。

    哪知道大娘的生意也越来越好,两人各自以为对方看着孩子,等空下来扭头一看,位子上空空的,哪儿还有虎子的身影。

    陈三当时就傻了。

    虎子才多大呀?

    跑起来还摇摇晃晃的年纪,哪能是自个儿走的,铁定是叫人抱走的。

    彼时夜深,顺天府已经下衙了。

    陈家人和左右邻居、东街上的熟人,把整条街都翻过来了,都没有孩子的身影。

    陈三媳妇厥过去了,陈三挨到了天亮,才想到就算是半夜里,顺天府的大鼓也是能敲的,只怪他心慌意乱失了分寸。

    他赶去顺天府里报了声,才晓得不止虎子,昨夜富丰街上也丢了两个差不多年纪的哥儿。

    师爷记是记下了,神色却很不乐观。

    绍府尹不在衙门里,陈三心里虚得慌,咬咬牙,掉头去宁国公府找听风。

    宁国公府的门房很客气,可蒋慕渊已经进宫了,听风亦不在,陈三没有别的法子,就来了西林胡同。

    “俺是想着,官家与官家好说话些,小鲍爷能帮着说几句话,许是虎子就能寻回来了……”陈三说着说着,整个人蹲在地上,抱头哭了。

    顾云熙看着也不好受。

    都是当爹的人,虎子跟巧姐儿的年纪也没有差别,将心比心,孩子不见了,哪家父母扛得住?

    他固然知道官家说话好使些,但顾云熙更明白,孩子叫人抱走了,要再寻回来,真的很难。

    他们在北地时,不是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儿。

    哪怕是迅速封锁了城门,衙役兵士们大街小巷里各处寻找,顾云熙当时也跟着寻过,挨家挨户找过去,最终也没有收获。

    何况是比北地大好几倍的京城呢。

    可是,眼下让人放弃,是绝对不可能的。

    设身处地,换作他本人,也断断不会就这么算了。

    顾云熙伸手把陈三拉起来,道:“我跟你一道去顺天府。”

    正说着,顾云宴出来了,他听说有人在家门口对着顾云熙哭诉,便来看看状况。

    听顾云熙一说,顾云宴颔首道:“我也去吧。”

    有两个将军府的子弟随行,陈三心里踏实了不少,不住靶激着他们。

    顾云熙和顾云宴交换了一个眼神,彼此心里都明白,大抵是受不起这份感激的。

    到了顺天府外,另丢了孩子的两家人也围了上来,神色戚戚。

    顾云宴寻了前回替他办过宅子买卖手续的苗经历。

    苗经历得知他们来意,亦是一脸深沉,不敢直言刺激家属,只悄悄与顾云宴道:“只能尽人事、听天命。”

    顾云宴何尝不懂呢。

    御书房里,绍府尹仔细说了昨日状况。

    成国公父子递了折子,上头一笔笔写明了所有的开支。

    圣上看了眼,哼道:“国公爷家底丰厚啊,这么多银子出去,眼皮子都不眨。”

    成国公汗涔涔,垂头道:“靠祖上累下来的银子,老臣能替圣上用在百姓身上,总算不负先祖积累。”

    “话倒是说得挺好听的。”圣上短笑了一声,把折子搁在一旁。

    蒋慕渊坐在边上,闻声淡淡看了成国公一眼,道:“国公爷心怀百姓朝廷,不如再捐些银子给边疆战士们添补冬衣?”

    成国公赶忙接下了话:“小鲍爷说得在理,中秋一过,一天天冷下去了,是该添冬衣了。”

    圣上这才满意了,挥手让绍方德和成国公父子出去,只留了蒋慕渊说话。

    “还是阿渊做事周到,”圣上笑了起来,“朕正为了军需发愁,你又给国库省了一笔银子。”

    蒋慕渊倒不是存心再掏段家口袋,而是圣上显然不高兴了,他本着“送佛送到西”的念头,再给成国公指一条花钱消灾的路子。

    圣上满意,成国公松口气,兵士们也得了补给,也算是各自欢喜吧。

    “为了国库,我们都是操透了心啊,”圣上一面说,一面睨了蒋慕渊一眼,“母后前些日子还清点了宫里的人头,难为她这把年纪了,还要苦心想这样的点子。”

    蒋慕渊弯着唇,笑得十分坦然。

    他知道圣上怀疑那点子是他出的,虽然圣上恐猜不到他的真实意图,但他并不认下。

    “我也听皇太后说了,为了开源节流,她颇费心思,”蒋慕渊说着,笑意更加灿然,身子往前倾了倾,支着腮帮子道,“她说她想得整个人都空落落的,想吃几口糖,您都让人死死盯着,忒没意思了。舅舅,您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让她多吃一块呗。”

    圣上闻言气笑了:“母后整日里跟朕使心机,这回还用上说客了?去去去,你去告诉母后,一天最多两块糖,不能再多了。”

u乐娱乐充值登录u乐娱乐充值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