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u乐娱乐充值不到账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四百二十章 心寒

u乐充值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u乐娱乐充值不到账
    街上百姓沸沸扬扬说道那千里寻孩子爹的小娘子时,杨氏已经把曲娘子安置到了东街上的一家客栈之中。

    在青柳胡同里,赵医婆气愤归气愤,作为大夫,还是写了方子。

    杨氏把方子递给了那婆子,抬声道:“药材还是你们自己去街上抓吧。

    盘缠用尽了?账都挂在我徐家上,我会让人去付银子的。

    你们若是信不过赵医婆的方子,也可以另外找大夫诊断,诊金也是我徐家出。”

    杨氏的态度端正,于情于理都站得住脚,那婆子讪讪笑笑,接了方子过去。

    杨氏又道:“你们只肯在胡同里说事情,不肯进府半步,既如此,我也不勉强,东街热闹,你们寻一家客栈住下,还是我们出钱。”

    照杨氏所见,来者不善、善者不来,断不能让这么一个大肚婆住进侍郎府。

    到不是怕家里丢了什么东西说不清,徐砚的书房里也没有见不得光的文书,杨氏是怕这大肚婆肚子不保,徐家就彻底说不清了。

    赵医婆说得很明白,曲娘子这一胎很难平安生下来,可真的在徐家里头出事,别人骂的肯定是她这个大妇不容人。

    这莫名其妙的罪名,杨氏才不会背。

    既然曲娘子先在邻居们跟前摆出了不进府的态度,杨氏自然顺着杆子上,把人打发去客栈。

    曲娘子似乎真的不愿意入府,照着杨氏的安排做了。

    杨氏处理完这些,给画竹递了个眼神后,与徐砚一道往内宅去了。

    画竹是机灵人,解了荷包,掏出碎银铜板,一家家给邻居们送去。

    不管是开着门直咧咧看戏的,还是透过门板缝张望的,都没有落下。

    画竹嘴上不住与那些门房仆从们道:“在胡同里闹了这么一出笑话,给你们主家老爷、太太们添麻烦了,等事情水落石出之后,我们老爷、太太会来府上给大人们赔礼,在那之前,还要靠各位了。”

    拿人手短,收了银子,去主家跟前回话时,多是会一五一十,不会胡乱添油加醋了。

    黎家的仆从也收了碎银,忙不迭应下,到了黎夫人跟前,说话时多有偏帮:“那曲娘子看着娇滴滴的,真照她所言,身体素来不好,那还能挺着个大肚子一路两湖追着来?

    怕是半途就不行了。

    依奴婢之见,肚子是真的,故事怕是个假的,恐是有人眼红徐侍郎,给他泼脏水呢。”

    黎夫人咋舌,她做事向来惟秦夫人马首是瞻,之前帮着秦夫人在单氏跟前说道顾云锦长短,没有落到半点好,还叫单氏不喜她了。

    现如今,秦夫人想方设法要与单氏重修旧好,黎夫人也想添些助力。

    外头都说,顾家与徐侍郎府闹翻了,可黎夫人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别的不说,徐令婕前些日子还去过西林胡同呢。

    摸不清两家底细,黎夫人就不胡乱引导,只让人把事情原原本本传给秦夫人,之后的判断,就交给秦夫人自己了。

    黎夫人安排好了,又交代门房:“盯着些徐家,看他们后头如何。”

    后头的事儿,就不好盯了。

    不在胡同里,谁还能把眼睛伸进别人家内宅去?

    仙鹤堂里,闵老太太听着底下人的讲述,神色复杂:“大郎媳妇把那娘子弄去客栈了?这怎么可以呢?既然是我们徐家的孩子,该生在府里才是。”

    戴嬷嬷见状,赶忙劝道:“老太太,大老爷说了不认识那娘子。”

    闵老太太哼了声。

    能说认得吗?认得也肯定说不认得。

    徐砚不认,闵老太太却是想认的。

    倒不是真的稀罕香火,徐家还有徐令峥与徐令澜,老太太只是想打压杨氏的气焰罢了。

    别人家都是婆婆给儿媳立规矩,可徐家不是,徐砚最初靠杨家走仕途,娶回来的这个媳妇,在徐家说一句顶别人十句,闵老太太再是憋屈也不敢得罪儿媳。

    也就是这几年,徐砚越来越争气,而杨家走下坡,闵老太太年纪又长了,脾气也就大了,时不时要在言语之中刺一刺杨氏。

    若徐砚真有了个庶子,拿来膈应杨氏也是极好的。

    水琼一听闵老太太哼鼻子就晓得她又想到岔路上去了,当即给戴嬷嬷递眼色。

    戴嬷嬷刚想说几句,徐砚和杨氏就一前一后进来了。

    闵老太太坐直了身子,看向徐砚,道:“大郎,你跟母亲说实话,那孩子是不是你的?”

    徐砚敛眉,沉声道:“不是。我不认得她,与她没有半点瓜葛。”

    闵老太太斜斜扫了杨氏一眼,又问:“你是不是不敢认?不要怕你媳妇,我只听实话。”

    徐砚的眉头皱了皱,一股子寒意从后背升起,叫他的心冰冷一片。

    突然被陌生女子指控,哪怕徐砚在官场上见多识广,落在自己身上,一时半会儿还是有些回不过神来的。

    这种污蔑,想要自证清白,不是易事,只能靠信任。

    他已经说了实话,他的妻子信他,一个不算熟悉的医婆都信任他,而他的母亲,却不信。

    猛得,徐砚又想到了去年时,一屋子的人,只有顾云锦关心他在衙门里是不是遇上了麻烦,是不是左右为难……

    彼时从毫无血缘关系的外甥女身上感受到了温暖,此刻,血浓于水的母亲让他体会到了心寒。

    徐砚深吸了一口气,再一次否认:“真的不是。”

    徐老太爷急匆匆回来,张口问道:“这事儿要如何解决?她一口咬定是你,你能说明白吗?”

    那厢徐砚、杨氏与徐老太爷说话去了,这厢戴嬷嬷瞅了机会,附耳劝解老太太。

    闵老太太这个脾气,与她说此时影响徐砚前程官名,她是听不进去的。

    老太太当然在乎徐砚前程,可用她的话说,圣上怎么会盯着臣子们睡觉的事儿?曲娘子不是有夫之妇,两人又是你情我愿,怎么就碍着官途了?

    戴嬷嬷深知这一点,干脆不提,只挑老太太能听进去的:“就算不能说明孩子与老爷无关,但也无法证明那就是老爷的孩子。

    老太太把孩子认回来,家里是不缺这么一双筷子,可认了不是我们徐家的孩子,以后他亲爹寻上门来了,那才是糟心事儿呢!

    到时候,不是满京城要笑话老爷睡了个破鞋,还替别人养儿子了吗?”

u乐娱乐充值登录u乐娱乐充值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