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玄幻小说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四百三十章 争气的外孙女

威武不能娶 第四百三十章 争气的外孙女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玄幻小说
    杨氏蹭得站起身来,在屋子里不住来回走动,一面走,脑海里一面想着顾云锦的话,越想,越觉得有理,仿若是之前一直蒙在眼前的布给掀开来了,让人豁然开朗。

    她和徐砚真真是当局者迷,被曲娘子和那婆子带入了一条死胡同。

    突然冒出来那样的指控,对着一个快临盆的大肚婆和一个说得有鼻子有眼的婆子,他们做的是一条一条去驳斥,去解释其中不可能的原因。

    这样做固然没有错,让人去巴东县打听消息也没有错,可却不能解决其根源。

    婆子今儿一个消息,明儿一个进展,添上其他各处的质疑、压力,愣生生让徐砚和杨氏困在胡同里,跟鬼打墙了一般。

    以至于都没有想起来,他们眼下最应该做的,其实是釜底抽薪。

    “果真是旁观者清,”杨氏感慨万分,“我们身处局中,若无旁人清楚指点,等回过神来了,事情就迟了。”

    杨氏亦想过把事情弄复杂,让百姓看热闹,但她与顾云锦的思路并不相同。

    如今一比,自是顾云锦的法子利索些。

    有了这个解决方向,又把具体事宜一一理顺,那其中的利弊因由一下子就出来了。

    风流事扭转成了朝堂争斗,那曲娘子就成了争斗中的一颗棋子。

    身为棋子,肯定与徐砚是没有首尾的了。

    再者,曲娘子的肚子骗不了人,别管什么元月认识的那一套,反正肚子肯定是二月里有的。

    彼时正是两湖官场最风声鹤唳的时候,各家忙着撇清的撇清、自救的自救,那个当口,谁还有心思给徐砚塞个女人啊。

    若这样的解释都不信,还要认为有风流事,自然有旁人去笑话那傻子。

    想明白了这些,杨氏不由心头一松,憋着的那股子气泄了,脚下一软,摇摇晃晃地没有站住。

    好在画竹眼疾手快,一把扶着杨氏坐下,给她塞好了引枕。

    杨氏垂着肩膀,看看徐令婕又看看画竹,叹息一声:“我为了娘家算计云锦,到了此等关头,娘家背后捅我一刀子,云锦却是真心在助我……”

    徐令婕撅着嘴,道:“我们当时都觉得杨昔豫是个好的,云锦嫁去杨家,是亲上加亲,是和和美美的。

    我们都叫那杨昔豫给骗了!他就不是个好的!

    招惹了石瑛,又害了画梅,舅娘又是那般不讲理的一个人,若是云锦真嫁进去了……”

    杨氏拍了拍徐令婕的手,没有再多说,她对画梅已然起了疑心,但眼下不是提那一桩的时候,也不该与徐令婕提。

    她只转头交代画竹:“去门房上候着,等老爷回来就请过来。”

    画竹应了。

    传话的人才出了清雨堂,徐砚就回府了,倒不是往清雨堂来的,而是被闵老太太那儿截去了仙鹤堂。

    杨氏只好也起身过去,徐令婕快步跟上。

    仙鹤堂里,闵老太太一脸气愤:“你看看你媳妇娘家说的那是什么话!不忠不义不仁不耻不孝这样的帽子,也是能往人头上戴的?还有令婕,又往西林胡同去,上赶着给人看笑话!”

    徐砚垂着眸子,并不说话。

    外头那些骂言,他自然是听到了,也十分震惊。

    倒不是惊讶杨家老太太会这么骂他,而是惊讶老太太对亲女儿会狠绝到这个地步。

    都说虎毒不食子,这是要有多狠的心,才能把女儿往绝路上逼啊。

    与杨家老太太的决绝相比,眼前,闵老太太这样只顾着骂亲家骂儿媳骂孙女,却不问一声儿子被叫去御书房到底发生了什么,也就没有那么让徐砚叹息了。

    好坏高低,多是要比出来的。

    与杨氏相比,徐砚自认,还不算太惨。

    思及此处,徐砚不由自嘲笑了笑,听外头说杨氏与徐令婕过来了,这才打起了些精神。

    杨氏进来,脸上满是关切,道:“老爷今儿面圣,圣上可说了什么?”

    这个问题,让徐砚的心情又好了许多,他安慰道:“并未受责骂。”

    闵老太太闻言,原是要仔细听听徐砚说辞的,正巧徐老太爷进来,她争一时高下的性子又上来了,抬声道:“我就说圣上不会那么不讲理。”

    徐砚敛眉,并未闵老太太留脸面,把御书房里的状况一五一十都说了。

    “若无小鲍爷相助,今儿怕是少不了一通责骂的。”徐砚叹道。

    徐老太爷横了闵老太太一眼,怼回去道:“舅舅、舅舅!没有女儿,哪儿来的外甥女?没有外甥女,哪儿能当舅舅?我女儿不见得能给我长脸,但她女婿能让我儿子在圣上跟前不挨骂!”

    闵老太太被怼得面红耳赤,哼哧哼哧憋屈了好一会儿,又把气撒到了杨氏头上:“那个争气的外孙女,险些被你儿媳妇嫁去她那个黑心肠捅刀子的娘家!”

    这话,杨氏只能受着,她理亏,她顶不得。

    不与闵老太太硬碰硬,杨氏调转话头,与徐砚说了顾云锦的思路。

    “我以为云锦说得鸿运游戏大厅手机版在理,老爷能从衙门里寻出那背后下黑手的,那固然好,若是寻不出来,就先推给两湖,解了眼下之围,再慢慢寻那小人。”杨氏道。

    徐砚紧紧抿着唇,前前后后一通思量,颔首道:“是个好法子。”

    徐老太爷听完,越发得意,道:“看看,我争气的外孙女,还能给我儿子指点迷津!”

    闵老太太气得直哆嗦,撇过脸去,当作没有听见。

    有了解决的方向,除了闵老太太生闷气,其他人的情绪都舒畅了许多。

    二房那儿,得知了状况,也是松了一口气。

    用过晚饭,正要各自散了,外头来报,说是徐令意回来了。

    魏氏一听,当即脸色就吓白了。

    出阁的女儿哪有这个时辰回娘家的?

    莫非是纪家为了杨家老太太的那番话……

    可这也迁怒不到徐令意的头上呀,再者,魏氏眼中,纪家也不是那等不讲理的人家。

    难道是徐令意自个儿坐不住,要回来打听消息?

    等底下人再一报,说是纪致诚也一道来了,魏氏才松了一口气。

    还好是虚惊一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