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玄幻小说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四百五十章 釜底抽薪

威武不能娶 第四百五十章 釜底抽薪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玄幻小说
    一看王玟哭了,王夫人就是一阵心疼,她站起身想哄一哄,可看到王琅认真的神色,又讪讪坐下。

    女儿的这个性子,早就该拧一拧了。

    王夫人一直都知道,就是从来都没有狠下心肠做过。

    她此刻后悔万千,更多的还是无奈。

    若是早早把王玟教好些,这小丫头就不会不知天高地厚,在赏花宴时被金安菲说动,去得罪徐令意。

    那是郡主、县主们的宴会,岂是她一个员外郎的女儿可以咋咋呼呼胡乱来的?

    况且,根本不占理。

    所以说,还是要看结交的人,金安菲那样的,显然不该结交。

    当然,还是叫婚事惹出来的,若没有拖着徐家、而选了金安雅,又何至于……

    王夫人刚要抱怨金安雅几句,抬头就见正主被王玟的哭声惹来了,想到儿子刚刚那番话,她没有再当面说道金安雅长短。

    嘴上不说,心里却被王玟哭得烦闷,王夫人想了想,还是道:“你哭也无用,给了你选择了,你自己选好了来告诉我们,家里现在这么一个状况,不是你又哭又闹就能改变的了。”

    王玟愕然抬头,看了看王夫人,又看了看王琅。

    王琅却没有再理会她,他只与金安雅道:“你愿意跟着母亲去蜀地吗?

    我等母亲在蜀地安顿了之后,会出去游历一番,少则数月,多则几年,你若在蜀地,就要由你照顾母亲了。

    若你不愿意,想要跟金家回乡,我亦尊重你的想法。”

    金安雅怔在了原地。

    私下争吵时,她固然讲过要回娘家去的话,可两家同在京城,所谓的回娘家也就是一时,一旦金家回乡、王家去了蜀地,那回娘家就等于是和离了。

    王家捐出了产业,金安雅带过来的嫁妆是一分没有碰的,她若想和离,自是带来多少,带回去多少。

    可往后的日子呢?

    金老大人还在时,不会为难回娘家的孙女,但若是他老人家不在了,金安雅就要在兄嫂们的屋檐下讨生活了。

    人生起伏,从简入奢,挑刺的人少,从奢入俭,那对着“罪魁祸首”还能有什么好脸色?

    即便事情不是金安雅闹出来的,可谁让她是王家媳妇呢?

    兄嫂怪金老爷,也不会放过王甫安的,到了那时候,这日子还怎么过?

    金安雅的视线在王夫人与王玟身上转了转。

    家道败落,王玟早晚嫁出去,而王夫人只是嘴上爱抱怨,但王琅都不在庄子上,王夫人无人抱怨,估计也就歇了。

    日子久了,认清了前程,那些掐尖的心思也就淡了,估摸着会比回娘家舒坦些。

    金安雅是个想法很快、定了就定了的人,当即道:“我嫁进来了,当然要是去蜀地的,你要游历,总需要盘缠,我那些嫁妆,够我与婆母日常嚼用,也够你路上开销了。只是,坐吃山空不是个事儿,你想过游历之后吗?”

    王琅似是没有想到金安雅这般好说话,见她问及,自是认真回答:“想过,若有际遇,能将多年苦学投报,自然是好的,若是不行,回到蜀地,寻个学堂教书,或是给人抄书、写信,去书社里当个伙计,都是谋生的路子,不至于做个百无一用的书生。”

    王夫人听了感叹。

    就王甫安犯的事儿,王琅能寻个教书的地方就已经不错了。

    至于另几个,毕竟是入过国子监的,要放下身段去街上支个摊子与人做买卖,听着就心疼。

    可又有什么办法呢?日子总要过下去的。

    金安雅在桌边坐下,道:“你舍得下,我们又有什么舍不下的,您说呢?”

    最后这一句,金安雅是问王夫人的。

    王夫人微怔,回过神来又一阵点头:“是。”

    桌边三人瞧着是达成了一致,哭得眼睛通红的王玟傻眼了金安雅与王夫人统一意见,那她算什么了?

    王玟一跺脚,捂着脸冲回自个儿屋子去了。

    金安雅懒得理她,王夫人和王琅又都想晾一晾她,王玟在屋里等了许久,不见有人来劝,气得想砸东西。

    可偏偏,屋里值钱的东西早就搬走了,留下来几块破石头,砸了也没意思。

    翌日一早,王夫人张罗着寻了牙人,要卖自家院子。

    宅子本就不大,王夫人又只求脱手,价格定得不高,两天里还真有不少人来看。

    王玟闹了两天,知道终究闹不过,也就消停了。

    这两天里,算起来,反倒是王家最太平的几日了。

    而顺天府,也正式判了案子。

    王甫安与金老爷都挨了棒刑,虽说国库收了银钱,衙役们下手时也没有留情。

    都是手上有本事的,打得两人皮开肉绽、痛得半死不活,却又真的死不掉,而后继续关进大牢,蹲着吃牢饭。

    金家当天就离开了京城,王家也收拾了行装。

    一直被人指着鼻尖骂、又一直闷声不响的杨家,在这一日,突然有了动静。

    杨家其他几房的子弟站出来,提了分家。

    杨家老祖宗夫妇故去多年,祖产从书面上其实已经分过了,只是几房常年还在一处住着,便都由长房打理着。

    此刻一提,便是要把彼时分的落到实处,去衙门里敲章盖印。

    理由倒也详尽,就是为了这一回的风波。

    “以前总想着,一笔写不出两个杨字,可现在,长房的所作所为,实在叫人心寒。”

    “做人怎能不知对错?既然错了,怎么能不认呢?我们几房,前前后后与长房商议了无数次,老太太碍于脸面不好低头,我们低头,我们去杨家认错,可老太太他们都不答应,我们说不通。”

    “这些时日,看着杨家是无动静,可事实上,我们几房一回又一回地去劝、去说……”

    “罢了,都是血亲,我们也不好多说什么,还是分家吧。”

    “长房不赔礼,我们认错的,错怪了徐家姑母与姑父,也误导了京中的百姓,这是我们的错……”

    杨家要么不动,一动就来了个大动静,震得看热闹的人下巴都掉在了地上。

    而杨家里头,老太太气得险些厥过去,她竟然叫自家人釜底抽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