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u乐娱乐充值不到账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四百七十章 死人不会说话

u乐充值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u乐娱乐充值不到账
    蒋慕渊清楚,前世时,杨家老太太并不是此时病笔的。

    可今生与前世的变化变多了,尤其是杨家,分家之后再也难寻彼时之风光,一位老人的情绪、状况为此有起伏变动,这太正常了。

    况且,生死之数,谁又能说得准?

    一夜间睡过去的老人,多得去了。

    这个道理,蒋慕渊觉得徐砚夫妇亦是懂的,轻易不会往老太太死得蹊跷上去想,而灵堂上传出这样的流言,必然是杨家里头出了些动静。

    蒋慕渊吩咐道:“打听清楚。”

    其实也不需要听风去费劲儿打听,东街上已经有板有眼地传开了。

    消息的来源是今儿去杨家悼念的宾客,虽有添油加醋,但大抵还是准确的。

    蒋慕渊坐在素香楼上,听了会儿底下动静,看热闹的人的想法,与他大抵是相同的。

    几乎没有人认为杨家老太太的死存有内情。

    “老太太年纪不轻了,染了风寒,身子骨没有挨住,一夜之间没了,这有什么奇怪的!”

    “说穿了就是姑嫂不和。侍郎夫人没了亲娘,想去老太太屋里坐一坐,这是人之常情,偏偏做嫂子的要在这事儿上逞威风,拦着不让去,那徐家人肯定不干了,一来二去,气头上说些戳心的话嘛。”

    “要俺说,人都死了,这姑嫂两个还闹!整得乌烟瘴气的。”

    “做嫂嫂的不像话呗,就跟侍郎夫人说的那样,有什么气,姑嫂吵一架、哪怕打一架都行,冲人家姑娘甩那么重的耳刮子,这算什么事儿嘛!”

    “那也是徐家那二姑娘,说话不好听……”

    “再不好听,有杨家老太太骂徐侍郎夫妇的难听?”

    “说到那一段,杨家太太在灵前说的那番话,是不是真的呀?她劝了老太太了?她中间调和了?”

    “这事儿不好说……”

    孙恪坐在蒋慕渊对面,见他只竖着耳朵听,脸上神色又分辨不出其心思,便把手中的花生仁往蒋慕渊脑门上丢:“你以为呢?”

    蒋慕渊的注意力虽然在底下,但他素来警觉,身子本能地往边上一歪,花生仁擦着鬓角飞过去,躲得恰到好处。

    他抬眸看了孙恪一眼,道:“你信不信?”

    “灵前哭得太厉害,也就是欺负死人不会说话,杨家老太太骂那番话之前,杨家的仆妇们就没少嘀咕徐侍郎,听说其中就有贺氏的手笔,她说劝老太太低头,我是不信的,”孙恪嗤笑一声,“她有脚有腿的,想去青柳胡同低头,难道老太太还拦得住她?便是回来后被老太太骂个狗血淋头,那也先赔礼了。”

    这话说得一点不假。

    贺氏的话能不能取信,只要简单思考一番就会有答案,而看戏的,好些都是只看热闹而不细想的。

    孙恪说完这一段,顿了顿,又道:“可要说老太太的死与她有关系……我看不见得,人命官司是这么好背的?她疯了?她有那个胆子?”

    蒋慕渊的眼皮子跳了一跳。

    别人不知道,他是知道的,贺氏有那样的心思。

    从前若不是顾云锦收拾行囊麻溜地去了岭北,兴许她会死在贺氏手上。

    可后来,贺氏并没有对顾云锦下手,许是岭北路远不便,许是一个“避难”在庄子上的儿媳妇妨碍不了她,许是她有贼心没有贼胆……

    以前事推断贺氏必定敢夺人性命,还是太过偏颇了些。

    孙恪挑眉,道:“阿渊,反正你看杨家不顺眼,不如带个仵作去验一验?”

    蒋慕渊瞥了孙恪一眼:“你这么盼着我被参上几本?我若行事不端,挨了罚挨了骂,你也逃不脱的,谁让你把我带偏了。”

    孙恪被直直堵了,想起上一次蒋慕渊前脚在御书房里胡说,圣上后脚就使人来永王府训他的事儿,他一脸的不满意。

    蒋慕渊清楚孙恪就是嘴上说说,这么馊的主意,他若真听从了,孙恪才会从椅子上摔下来。

    人命官司,是讲究证据的。

    老人家病笔,除非身上有明显的痕迹,否则谁都不会请仵作查验。

    哪怕满京城都猜测老太太死得蹊跷了,杨家不到衙门报案,仵作就进不了杨家大门。

    徐侍郎夫妇报案也可以,可若是一切正常,这算是诬告了,徐砚反过头来要吃官司的。

    世人讲究死后体面,没有一点儿状况,谁肯让亲友的遗体被仵作查验?怕是杨氏自个儿都不肯的。

    带着个仵作登门去,那不是悼念,而是去砸灵堂,跟这一家子不死不休的。

    再者,传言里说,贺氏已经松口让杨氏去了杨家老太太的屋子,若是其中真有不妥当的地方,早就有消息传出来了,而不是如现在这般,里头安安静静的,外头雾里看花。

    如蒋慕渊所料,杨氏搬了绣墩,在老太太的床前坐了好一阵。

    蔡嬷嬷和采初站在一旁,默默垂泪。

    杨氏看着熟悉的拔步床,看着叠起来的几床厚被子,一时间很是恍惚。

    她上一次坐在这里,是今年的元月。

    从上一个冬天到这个冬天,老太太的被罩是同一个花色,除了彼时病着的人已经不在了,这小一年里,似乎没有任何变化。

    蔡嬷嬷也在打量杨氏,那断了的头发扎眼极了,她觉得说什么都不合适,只能低声叹息。

    杨氏隔了好久才回转过神来,问两人道:“老太太是被我气病的?”

    蔡嬷嬷脸上一红,斟酌着用词,道:“姑太太,奴婢若是跟您说‘老太太根本没有搁在心上、病情与您无关’,您怕是会难过,觉得老太太狠心又绝情,您惴惴着,她就没看在眼里,可若是说‘老太太是气您’,奴婢又怕您悔恨,觉得是您气死了老太太,往后的日子总觉得愧疚……

    反正怎么说都不对,奴婢就说实话。

    您断发那天,老太太是气得不行,但转天她就想明白了,她认为您这个乱刀斩乱麻是跟她学的,倒是真不怪您。

    后来这几日,奴婢看老太太的精神状况都还不错,她还指点二爷往后要如何如何,她就是染了风寒了,不是您的错。”

u乐娱乐充值登录u乐娱乐充值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