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玄幻小说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五百二十一章 困马

威武不能娶 第五百二十一章 困马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玄幻小说
    风雪之日,即便是两条腿行走都不方便,更别提行马了。

    每个人都裹着蓑衣,能挡住雪花,却拦不住北风,寒风一个劲儿地钻进来,冻得人想把四肢都蜷缩起来。

    就这么顶着风雪赶了两个时辰的路,打头的蒋慕渊又不得不示意后头的人停下来。

    因为前方不远处,有一辆马车陷入了积雪泥泞之中,堵在了路中间,行不动了。

    被路况困住脚步,这在冬日之中,不算稀罕事儿。

    顾云锦几人牵着马走到路边等候,庞娘子和念夏打开了水囊,给他们分些热茶。

    而所谓的热茶,到了这会儿,也就是刚刚适口的程度了。

    顾云锦小口饮了,通身寒气去了不少,她转头看向蒋慕渊,不禁抿着唇笑了。

    蒋慕渊真的比她耐寒多了,相较于她把自个儿裹得臃肿不堪,蒋慕渊整个人看起来还是英姿勃发。

    对顾云锦而言,蒋慕渊就是个暖炉,昨儿夜里没有汤婆子暖被窝,可等他一躺下来,很快就捂得暖和了。

    按说,她自打开始勤练身体之后,火气比从前好太多了,平素在室外走动也不觉得冷,但两厢一对比,差距立刻显现。

    她在北风大雪之中扬鞭骑马,还是会觉得冷。

    她的手脚,也不及蒋慕渊暖。

    难怪,蒋慕渊在京里时不爱穿厚重冬衣,被皇太后指出来了都要寻由头说道。

    蒋慕渊也饮了两口茶,与顾家兄弟一道,去前头查看那辆马车状况。

    马车似是陷进去有一阵的,这么冷的天,车把式急出了一头的汗。

    车上的主家也下来了,一对年过半百的老夫妇,亦是对此状况束手无策,只一个劲儿地给被耽搁了路程的过路人们赔礼。

    因着这辆马车拦道,前后被困了不少旅人,也有几个汉子搭手帮忙,想要把马车推出来,却不得法。

    “这位兄弟,可是车轴叫什么东西给卡住了?”惊雨上前问了声。

    车把式转过头来,见这几位都是练家子模样,瞧着是有力气的,便道:“不是卡住了,是车厢沉,陷进去了,只靠哥儿几个就推不出来,原还想着让那畜生也使把劲儿,却是根本不听话,哎!一到风雪天,它都不愿走。”

    车把式说的便是自家那拉车的马。

    蒋慕渊几人并不意外,马儿也有性子,不听话不稀奇。

    “不走也要走啊,你家马车不走,我们前后都过不了。”

    “可不是,总不能就这么等到天黑,我们也要赶路的。”

    旅人们的脸上皆是不耐,慌得那对老夫妻又不住赔礼。

    顾云宴与薛平道:“你试着教教那马儿,我们再一道推,早些把这马车弄出来,我们也能早些启程。”

    薛平颔首。

    他是驯养马匹的一把好手。

    关外盛产各种好马,行走在北境与关外各部落、临近小柄之间的商队,也常常做马匹生意。

    除了养成了的骏马,还有不少小马驹,一并运达北地。

    顾家作为守将,在马匹培育上不敢有丝毫的松懈。

    商贾运输的,朝廷送来的,一并驯养,一批批的养,一批批的淘汰,最最顶尖的才能是将士们胯下的坐骑、或是献给贵人们,次一等的,补充到普通骑兵队中做军马,再往下的,都上缴回朝廷,其中好些的补充为驿站行马,最最不济的,卖给殷实人家做出行之用。

    薛平在军中常年与马儿打交道,北地城外的草原就是顾家的跑马场,老将军顾缜最后几次出征,骑的就是薛平给教出来的马儿。

    他上前去,拍了拍那马儿的脖子,手掌盖在鬃毛上,靠在马边嘀嘀咕咕了一通,旁人不知道他说了什么,也看不到他手上的小动作有什么稀奇的,但那马儿就是不再不耐烦地踢蹄子,哼哼唧唧了一通,低低嘶叫了一声。

    薛平转头去众人道:“我会牵好它,大伙儿用力推一把。”

    车把式看得啧啧称奇,请众人帮把手。

    “能成吗?别又是个夸大其词的,我们累得要命,那畜生愣是不动。”

    “俺看虚得慌,畜生懂什么人话,要是听得懂,还能叫这么一大群人堵在这儿?”

    “眼下也没有法子,就试试呗。”

    都是被堵了有一阵了的,冷风吹得人发麻,力气早就使完了,对薛平的本事并不看好,也就是死马当作活马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姑且凑个人数。

    顾云宴对左右拱手行了一礼:“我们兄弟是北方人,家里常年跟马打交道,让它拉个车还是不在话下的,各位搭把手,早些通了路。”

    大伙儿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顾云宴裹着蓑衣,无法从衣着分辨他的出身,但听他说话,自有一股子气势,还真像是有些来历的。

    人看不出端倪,马就不同,顾家一行人的马匹皆是一等一的良驹,能骑这等马儿的人,说是与马打交道的,好似像那么一回事儿……

    薛平在马**上重重一拍,那马儿抬起前脚嘶吼一声,用力往前蹦了几步。

    边上人被马儿一惊,也忙凑到马车旁,使劲儿的使劲儿,喊号子的喊号子,前后一块用力,陷入泥泞中的马车终于出来了,

    马蹄子又踏了两步,踩的积雪飞溅,薛平安抚了一通,才叫它平息下来。

    车把式赶忙把马车引到路边避让,一一与出力的人道谢,叫他们各自先行。

    老夫妻两人亦过来,对蒋慕渊一行人重重行了一礼。

    蒋慕渊道:“天冷,两位还是上车吧。”

    老汉搓着手,道:“老汉姓邹,有两个儿子在裕门关下做生意,此次往北是想阖家团圆过个年,刚刚听各位说是北方人,不知是否也是往裕门关行,回家过年的?若是各位往后经过裕门,还请一定要寻做皮料生意的邹家兄弟,让我们一家好好谢谢各位。”

    蒋慕渊与顾云宴交换了个眼神,并未坦言身份,只是提醒邹家老夫妇道:“两位可知北地失守了?狄人如今就在裕门关外,关下此刻并不太平,朝廷大军不日也要往裕门关去,家人若在裕门关做生意,还是小心为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