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玄幻小说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五百二十六章 密道

威武不能娶 第五百二十六章 密道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玄幻小说
    顾云宴郑重与老汉道谢:“若没有老人家把他们从北城墙那儿背下来,我们未必能寻到他们,这份恩情,顾家没齿难忘。”

    “不能这么说,你们家二姑奶奶是救了老头子的命啊,”老汉掩面痛哭,“老头子却没有救下他们任何人的命……谁的命都没有救下来……”

    当年在关外,无法救下兄弟们,只身苟活下来,那夜破城,他依旧只能苟活。

    明明一大把年纪了,他活得最久,却活得毫无滋味。

    这种苦闷,旁人劝说不得。

    顾家兄弟们从边上废墟里寻了些能用上的草席、破衣裳,又准备了些麻绳,准备返回裕门关时,把顾云婵他们绑在身后带回去。

    葛氏妯娌两个,刚刚在城里没有多少收获。

    走了几处,倒是遇见零星百姓,与她们讲述那一夜的惨状,可问及顾家、葛家、朱家等姻亲下来,都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那夜兵荒马乱的,都自顾不暇,能管好自家人就不错了,谁还顾得上看别家呀,”老汉抹了抹眼泪,在一旁长长叹了一口气,“能不能活着,大概就是看命了。”

    朱氏深呼吸一口,问道:“那彼时瞧见我们二姑奶奶的儿子了吗?他们上城墙肯定没有带孩子,就是不知道家里人有没有抱着走。”

    老汉摇头:“满城都知道二姑奶奶的儿子生得跟童子下凡似的,老头子也听说过,就是不曾见过。”

    一行人重新走回将军府。

    蒋慕渊问老汉道:“我们离开时,随我们到裕门关吧。”

    “好意心领了,但老头子不走了,这个年纪,不折腾了,就在这儿,死也死在这儿。”老汉道。

    老汉说得很随意,仿若谈论的不是生死。

    顾云锦听他这么一说,不知怎么的,突然就想到了那句“生死都守着北地”。

    这话是顾致清说的,顾云锦没有亲耳听过,但就是能勾勒出人高马大的三伯父说这句话的口吻。

    他们把田老太太的屋子翻开了七七八八,桌子断了腿,砚台碎了几瓣,在一片狼藉之中能分辨出一些,却没有他们要寻的人。

    “不如我们去祠堂看看?”葛氏建议道。

    顾云宴颔首应了。

    顾云锦跟着一道走,心里憋得慌,行至半途顿住了脚步,拧开水囊仰头灌了一大口。

    云层厚重,不见阳光,落在眼中却是刺目的白,她下意识地眯紧了眼睛。

    这种白让她想起了那一夜的梦。

    那么多人唤她的名字,她独独找到了顾云妙,而后,是顾云妙牵着她的手一路一路走,穿过回廊,最后……

    最后,是在一株大树下。

    也许是心有感念,顾云锦一把握住了朱氏的手,急切问道:“四嫂,我小时候和云妙捉迷藏,害得她从树上摔下来了,那是哪一株树?”

    朱氏被问得一愣:“你们两个小时候的事情,我哪能知道。”

    顾云熙闻声转过头来:“你怎么突然想到那一岔了,好似是西边哪个院子来着……是不是那一株?”

    顾云锦顺着顾云熙指的方向看去,远处矮墙后,斜斜倒出来一截树干,叶子早就掉干净了,只余下空荡荡的树杈子。

    “我怎么忘了那儿……”顾云宴眸色一沉,道,“不去祠堂了,就翻那院子,十有**是在那里!”

    众人皆是一惊。

    连提出来问题的顾云锦都怔住了:“为什么?”

    顾云宴一面往那处去,一面解释:“那院子从来不住人,因为西厢房下有一条出城的密道,一路往南,挖了十里路,若是北地受大军围困,传令兵能从密道出去,传信给裕门关。

    当夜城里乱作一团,祖母即便自己不走,也会让勉哥儿他们走,与其穿过乱战的大街,不如走密道。

    祖母会把他们一并送到密道口,哪怕我们找不到人,只要寻到口子,看看近日有没有人通过的痕迹,就晓得他们是不是通过密道出去了。”

    别说葛氏、朱氏了,连顾云熙都不知道自家府里有密道,一时目瞪口呆。

    他干巴巴笑了笑:“我们家到底还有多少事情,是我不清楚的。”

    顾云宴睨了他一眼,没有多言。

    顾云熙也不想在这个当口上纠结,到了地方,又出力气干活去了。

    而顾云锦,站在那差不多连根起的大树下,伸手摸了摸树干,心中默默想着,梦中云妙既然引她来这里,就让她在这儿寻到些踪迹吧。

    这院子的状况不算太差,天井叫几株倒下来的大树拦了,北屋都塌了,但西厢房有半间还未倒。

    扒开拦住了路的树干、石块,在屋子拐角处,顾云熙寻到了一具遗体。

    众人都围了过来,把压在上头的东西一并挪开,将他翻过来,他们看到的是一张熟悉的面容。

    “二叔父……”顾云熙喃了一声。

    顾云宴推了顾云熙一把,颤着声道:“继续找。”

    所有人,几乎是发了狠一般找寻,很快,他们在另一个角落发现了田老太太。

    田老太太的手中还握着拐杖,她坐在地上,而她背后的墙壁便是密道的小小入口。

    她的额头上有一个窟窿,似乎是有什么东西砸落下来,伤了她的脑袋,半边身子都被鲜血浸湿了。

    顾云锦的眼泪啪嗒就落了下来,这不是她记忆里的田老太太,她的祖母,严厉又顽固,头发梳得油光发亮,仪容端正,哪怕是气坏了要训斥她,头发也没有乱过一丝一毫,而不是现在这样,披头散发。

    顾云宴领头跪下,重重给老太太磕头:“祖母,孙儿来带您回去,知道您一辈子不想离开北地,等孙儿们把北地收回来了,就再带您回来入土。先委屈您了……”

    顾云锦亦磕了一个头。

    等顾家兄弟挪开了田老太太,寒雷一步下了密道,很快又上来,与众人道:“看着是有人走过的,墙上还留了些手印,大小都有,小的那几个,应当与勉哥儿那个岁数的相当,也就这半个月的模样。”

    这句话,叫人在悲痛之余,也松了一口气。

    不幸中的万幸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