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玄幻小说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五百四十六章 操心

威武不能娶 第五百四十六章 操心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玄幻小说
    虞贵妃是绝对不希望自己儿子去裕门关拼杀的,偏偏孙的性子太不稳健了,兴致来了,一拍脑门就这样那样的,叫人有操不完的心。

    “睿儿,你有没有听他说过什么?”虞贵妃眼中又是担忧,又是期许,盼着孙睿能说出她想要的答案。

    孙睿一瞬不瞬看着虞贵妃的眼睛,而后慢条斯理饮了一口茶,这才道:“他没有提过。”

    虞贵妃垂下肩膀,这样的回答,实在算不上放心。

    孙睿勾了勾唇角,露出一个浅浅的笑来:“母妃不用不放心,去跟狄人拼杀,他还没有那个胆子。”

    话语里,嘲弄气息一闪而过,快得连虞贵妃都没有听出来。

    虞贵妃想了想,本还要继续说,见孙从外头进来了,便不提了。

    孙冷得直搓手跺脚。

    他先前被火盆烤出一身汗,出去透气,迎面北风吹散了热气,真真是再清爽也没有了。

    他喜欢那样的清爽,便不听宫女的,坚持不肯披上雪褂子。

    出暖阁是想收汗、凉快凉快,穿上雪褂子不就有违初衷了吗?

    结果,是叫冷风吹得过了头,反倒是冷着了。

    虞贵妃最知道他性子,就是这般顾前不顾后,她嗔怪道:“你这做事做过头,什么时候能够改一改?真真是不叫人省心。”

    一面怪,一面心疼,虞贵妃示意宫女给他端一盏热茶。

    孙凑到炭火盆边,又有热茶下肚,整个人才算舒畅些,对着虞贵妃咧嘴:“生儿子不就是操心嘛!皇兄从不叫您操心,我再不叫您操心,那儿子不是白生了?”

    这等歪理,也就孙能在虞贵妃跟前说得理直气壮。

    虞贵妃又是好气又是好笑:“你也给我留些心,我还要操持奕儿呢!”

    孙睿见状,亦看向孙,道:“操些不大不小的心思也就算了,大事儿上,你莫要让母妃提心吊胆的。”

    孙一脸莫名,奇道:“我做什么了?”

    “没有要你做什么,就是盼着你不做什么。”孙睿答道。

    这般跟猜谜一样的对话,孙是当事人,但他没有猜出来,只能摸了摸鼻尖作罢。

    夏太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应召而来,恭谨问了安。

    “想让夏大人给睿儿看看,他这么怕冷,是不是该补一补火气?”虞贵妃道。

    夏太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应了,取出迎枕,给孙睿诊脉。

    “从脉象看,三殿下并不是体虚之症,娘娘,殿下身体康健,不用特特以药材补足,”夏太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说完,见虞贵妃面色发沉,赶紧又道,“是药三分毒,对殿下的康健之体反而没有好处,依臣之见,眼下隆冬,以膳食温补,最为得当。”

    补气血的膳食,不用夏太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叙述,虞贵妃自个儿也明白。

    她追问道:“当真安康?”

    “殿下的身体很是安康。”夏太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答道。

    见他如此肯定,虞贵妃悬着的心虽没有全部落下,但好歹落了一半。

    孙睿自个儿也笑了:“我就说不要紧的,这下连太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都瞧过了,母妃该放心了。”

    虞贵妃舒了一口气,低声叹道:“我也就只有这么几样能替你操心的事儿了。”

    说完,虞贵妃转头吩咐赵知语,叫她平日多叮嘱府里人,在吃食上多用心。

    赵知语一一应下,抬起眼帘时,她看到了孙睿的眼睛。

    那双眸子如同蒙了一层雾,这雾气也仅仅只是一瞬间,很快就从他的眼底消逝了,留下一个漫不经心的笑容。

    这个笑容,遮盖了眼底的所有情绪,叫人无法看穿。

    而北地城中的关帝庙里,顾家兄弟看着那一排遗体,呼吸已经都停滞了。

    族中这么多亲人的遗体,自然无法全部运回裕门关中,虽有顾云骞的讲述,但还要再次确认,报与朝廷,因而避开了前几天的大雪,趁着今日天气尚可,顾家兄弟就与蒋慕渊一道,快马赶到了北地。

    因着有孩子与伤员要看顾,顾云锦和念夏、卓荣媳妇一块守在关内,并未出行。

    葛氏与朱氏静静看着那一排遗体,抹了泪。

    离战死那日毕竟久了,饶是天寒地冻的,面目也不可能如活着时一般,也就是自家人还能认一认。

    顾云骞收殓得算是仔细的了,盖了席子、布匹,擦拭过五官,谁也说不上彼时顾云骞到底是如何顶着伤情把这么多人一一背回来的。

    顾云宴蹲下身子,一个个看,一个个报,哪怕所有名姓都从顾云骞那儿得知了,真的对上了,还是心紧得很。

    查看过关帝庙,一行人又往北城门去。

    前两天,顾云锦在裕门关里打听时,曾听两个从北地逃出去的百姓提及,看到顾云深与肖氏、顾云初在北城口一带防守,今日,顾云宴他们也想碰碰运气。

    狄人从北边入城,北城门一带,是拼杀得最为惨烈的地方。

    积雪无人清扫,盖住了无数遗体,大部分是北地的守军,还有来不及逃走的百姓,和一些狄人。

    顾云宴埋头搜寻了一番,实在憋得慌,与兄弟们交代了一声,独自沿着台阶上了城墙。

    城墙上,原本悬挂顾家旗帜的杆子已经倒了,只余下那么一个桩子,顾云宴蹲下身来,轻轻拨开了桩子上的雪,眼睛烫得厉害。

    他独自思量了一阵,深吸了一口气,正要起身下城墙,余光却瞥见了城墙下的蒋慕渊。

    蒋慕渊的位子并非是城内的墙下,而是城墙之外,他牵着马匹站着,仰着头看高高的城墙。

    顾云宴探出头去,唤道:“小鲍爷可是发现了什么?”

    蒋慕渊闻声,视线沿着城墙一点点往上,落在顾云宴身上:“没什么。”

    两人就这么交流了一句,蒋慕渊便牵马往城内走,顾云宴见此,也就下了城墙,站在城内皱眉看了一会儿。

    忽然之间,一个念头闪过心田,他的眸子骤然一紧,急匆匆从城门出去,站在蒋慕渊先前站过的位子,抬头看城墙。

    越看,顾云宴的心就越寒,仿若是北风直直灌进了心田一般,他紧紧攥紧了拳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