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u乐娱乐充值不到账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五百五十一章

u乐充值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u乐娱乐充值不到账
    这封折子上,列了已知的顾家子弟伤亡,名单常常一串,占的纸面比说事情的多得多。

    为了避免出错,蒋慕渊和顾云宴对过所有的人的名字,以防只知音而不知字。

    折子放在一旁吹干,蒋慕渊又迅速写了另一封给听风的信,而后分别装好,与宁国公府的腰牌一道交给了袁二。

    夜色已经浓了,袁二要离关入京,少不得这腰牌。

    而蒋慕渊又被向威请去了军中商议,忙得分身乏术。

    屋子里,葛氏和朱氏用过了饭,进来看顾云映。

    顾云锦道:“模模糊糊睁开过眼睛,我喂了两勺水,她又睡着了。”

    葛氏坐在床沿,轻轻抚着顾云映的额发,道:“能睁开眼睛,就一定能好起来。她不是没有反应的,只是还太困了。”

    屏风另一头,顾云骞抬声问道:“三房除了栋哥儿和勉哥儿,只剩下云映了?”

    朱氏抿了抿唇,挤出笑容来,道:“好歹还留了两个小的,云映心心念念地就是带两个哥儿去投奔亲人。”

    顾云骞低声叹息。

    朱氏听见了,和顾云锦交换了一个眼神,两个都没有说穿。

    顾云康去追顾謑uo涞囊盘澹巯乱谰珊廖抟粞叮饷炊嗵旃チ耍慌率切锥嗉佟Ⅻbr />

    将军府二房这一支,除了被过继出去的顾云骞,也没有人了。

    一时屋子里气氛沉闷,落针可闻。

    忽然间,只听得葛氏低低惊叫一声,引得顾云锦探头看去。

    葛氏的双手悬在顾云映的脸颊上方,似是想抚摸她却又不敢下手,连声音都有些紧张了:“是不是渴了?”

    闻声,顾云锦赶忙追问:“云映醒了?”

    几人都聚到了床头,看着虚弱又茫然的顾云映。

    顾云映的眼皮子半抬着,显得有气无力的,嘴唇微微开合,发出轻轻的音节,比猫叫的声音大不了多少。

    顾云锦试了温度,端了茶碗过来,拿小勺子一点点喂到顾云映唇边。

    “瞧着比前几日好多了。”顾云锦喜道。

    同样是喂水,前几日是拿勺子硬喂的,而这会儿,顾云映是有知觉地、自己在寻着水。

    朱氏催着施妈妈去请大夫来瞧瞧,而在等大夫的时候,顾云映渐渐清明起来。

    眼睛都睁开了,虽然视线依旧没有焦点,但眼珠子是在动的。

    大夫急匆匆赶来,仔细瞧过了,与众人道:“看这模样,最多一两日就能完全清醒过来。”

    这个消息,在今日的悲痛沉重之下,实在振奋人心。

    而最叫人欢喜又意外的是,没有等那“一两日”,这天深夜,顾云映就清醒了。

    人虽然很虚弱,但意识很清楚,与她说的话,都能用眼睛来回答。

    葛氏确定了她的状况,笑着哄道:“你身子尚弱,要调理一阵了。”

    顾云映一瞬不瞬看着葛氏,眼睛里写满了坚持。

    葛氏何尝看不懂这份坚持,她刚刚报喜不报忧,就是不想刺激顾云映,可这小泵娘根本不“领情”,一定要她在此刻说一个明白。

    她的心紧了紧。

    顾云锦得了消息,赶过来看望,见顾云映执拗,便一五一十地,把如今的状况都说了。

    谁生、谁死、谁伤,谁又了无音讯……

    顾云映的眼睛里满满笼了一层水雾,最终凝成了泪珠,溢出眼角。

    “云映,”顾云锦拿帕子轻轻替她擦拭眼泪,柔声问道,“那日进了密道之后,你折返回去寻云妙时,密道口到底发生了什么?”

    顾云映的睫毛颤了颤。

    顾云锦深深望着她的眸子,想从其中看出她的情绪来,只是那层笼着的水气朦朦胧胧的,把眼底遮盖起来,叫人窥不到其中。

    而顾云映一直没有回答,直到顾云锦醒悟过来是自个儿太着急了、顾云映没有办法开口时,沉默的顾云映才从嗓子眼里蹦出了几个字。

    她说:“我不记得了。”

    这个答案,完全出乎了顾云锦等人的意料。

    葛氏下意识地冲口而出:“那你还记得手上身上是怎么沾上血的吗?你记得那是谁的血吗?”

    顾云映闭上了眼睛,颤声道:“真的不记得了……”

    饶是听出了顾云映话语之中的逃避,葛氏和顾云锦终究不想逼迫刚刚醒过来的伤者。

    葛氏轻轻抚着顾云映的脸颊,放柔了声音:“不急这一时三刻,等身子康健了,能想起来就想,想不起来也不要紧……”

    这厢葛氏正在安抚,那厢顾云宴的声音从屏风后传进来,几分疲惫、又几分坚毅。

    “是二叔父吧,”顾云宴道,“云映,你不是不记得了,而是不敢说吧?”

    话音未落,顾云映的眼睛骤然睁开,眼底满是恐慌。

    顾云宴撤了屏风,与朱氏道:“弟妹去把云熙、云齐一并唤来,除了几个小的,都过来。”

    虽然不知缘由,只看这架势,就晓得顾云宴要说正紧事儿,朱氏赶忙去唤人。

    顾云宴走到床边,道:“云映,是二叔父开了城门,对吗?”

    顾云映的嘴唇颤着,眼泪比先前流得更凶了,她试着抬起指尖去够顾云宴的衣角,她用满是泪水的眼睛祈求顾云宴。

    不要说、不能说,说了,顾家就完了……

    顾云宴何尝不懂,他在从京城奔赴北地的途中,他就做好准备了。

    若事情属实,就必须要给弟弟妹妹们一个交代。

    “不管最后如何,今夜这里只有我们顾家人,起码我们自己人要知道,北地到底发生了什么。”顾云宴沉沉道。

    顾云映垂下了眼帘,咽呜哭着。

    而房间另一侧的顾云骞愕然地坐起了身,根本不顾自己胸口腹部的伤口,颤着声音,道:“什么意思?泽二伯他、不、我父亲他、他开了城门?他、通敌?”

    顾云骞整个身子都僵住了,他怔怔看着顾云宴,肚子里还有一堆话要问,却一个字都问不出来。

    二伯父也好、父亲也罢,他只知道他们都姓顾,是为了北地生、为了北地死的顾家子弟!

    而现在,他们之中出了一个叛徒。

u乐娱乐充值登录u乐娱乐充值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