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u乐娱乐充值不到账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五百八十五章 夜行

u乐充值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u乐娱乐充值不到账
    老汉的应允,让顾云锦松了一口气。

    整理资料是一项耗时、耗精力的活计,绝不是几个时辰就能做好的,老汉能跟着他们返回裕门关,这是再好也不过了的。

    顾云锦笑道:“不瞒你说,你若是不答应,我就只能在这儿拿纸笔记多少算多少了。”

    老汉也笑了笑。

    朱氏看了眼天色。

    云层压得极低,雪花漫天,比他们来时又大了一些。

    “我们这就回吧,”朱氏道,“看这天色,夜里没有星辰,连方向都不好分辨,许是半途都不好走了。”

    老汉抬头,眯着眼睛看了眼:“老头子能看个大致方向,趁着还亮堂时赶一赶,后面行得慢些,也就到了。”

    一行人返程。

    老汉跟袁二同骑一马。

    他年轻时自然是会的,可断了腿,就再也没碰过了,如今也无法翻上高大的马背,由袁二扶着架上去的。

    坐在马背上,老汉摇头叹息:“没想到,老头子还有这一天。”

    袁二道:“老人家看着瘦得皮包骨了,我刚才扶你,这骨头还真有些份量,年轻时练家子吧?”

    “半桶水,”老汉道,“要不然,也不至于残喘到今日,现在不行了,等死的人了。”

    “可别这么说,”袁二劝解道,“等整理了地图,我都想去西域开开眼呢。”

    “小扮不是北境人吧?口音听着不像。”老汉顺着道。

    袁二颔首:“头一回来。”

    “那可真可惜,头一回来看到的是这么一座空城。”

    马匹从南城门出,一路往南行。

    老汉在马上回过头去,看着一点点越去的北地,道:“从前的北地城,可有意思了,这要是秋天时,这个时辰,落日余晖,美得跟画一样。

    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呐!”

    这是王维的诗。

    袁二是个粗人,也就是跟了周五爷之后,长了些见识。

    这句诗,是他曾经学过的,只是眼界不够,从未见过大漠落日,靠十个字,根本想象不出来。

    现在,没有落日,沙漠离北地城也还有些距离,可他突然就有些懂那个意境了。

    袁二看向边上策马的顾云锦、朱氏与念夏,他想,在这样意境之中生活过的女子,她们的一言一行,与江南婉转里长大的姑娘,自然不相同。

    虽然不是逆风而行,但狂风确实阻碍了前行,直到天色大暗,也才行了一半路程。

    又坚持行了小半个时辰,朱氏勒了马缰,提议先吃些干粮填肚子。

    本就是寒冬,又入夜了,不吃东西,整个人越发冷。

    简单休整之后,依靠老汉辨方位,顾云锦等人继续往裕门关行,只是速度放慢了很多。

    袁二想问老汉是如何来分辨的,狂风之中,也就只听到了“经验”二字。

    如此又行了一段,顾云锦骑的追云却是不肯走了,放慢了速度,甚至原地踏着脚。

    顾云锦使唤不动它,皱眉道:“怪了,追云向来听话,怎么这会儿突然闹脾气了。”

    朱氏靠过来,拍了怕马脖子:“我与你换一换,看它肯不肯听我的。”

    顾云锦自是应了,姑嫂两人下马,她刚站定,就见追云还在焦虑不安地踩着雪。

    “四嫂……”顾云锦迟疑起来。

    朱氏刚要说话,就见袁二伸手拦在了她跟前。

    袁二比划了一番,示意他们,他好像听见了什么。

    众人一怔,皆不出声,只竖起耳朵去听。

    只是,除了狂风之外,顾云锦听不到别的动静。

    而袁二,眉头越皱越深,甚至蹲下身去,挖开了厚厚的积雪,拿耳朵贴着地。

    “奔马!”袁二听了会儿,沉着脸站起来,手指着斜前方,“那个方向,我们往后躲一点。”

    念夏下意识往后退了几步,突然脚下打滑,往地上摔去,马儿都被她拉得摇摇晃晃。

    她倒是不怕,雪地一滚,道:“这是个缓坡,我们避在这儿,他们只要不是擦着我们的头皮过去,看不到的。”

    一行人牵着马挪到了缓波底下,这下子,连朱氏都隐约听见了动静。

    “不会是我们的人,”朱氏拧眉,“那会是什么人?马贼?狄人?”

    念夏道:“马贼按说不会到这一带,可狄人守着山口关和鹤城,也不会在这儿……”

    顾云锦的心跳很快,一面安抚追云,一面喃喃道:“狄人能在冬季穿过草原奇袭北地,有第一批,也会有第二批。先前各处死守,他们便没有出现,而现在大军阵线压前,他们的后续偷袭我们的后方?”

    朱氏跺脚道:“这有何意义?突袭了裕门关,就算成功了,也会被得到消息救援的大军反困。”

    “抢一波就跑,狄人不是向来如此吗?”顾云锦道,“兴许还能围魏救赵,稍缓山口关的压力。”

    一行人的神色都凝住了,毕竟,此去偷袭,唯有裕门最有可能。

    声音越发近了,每一个人都听得很清楚,那是骑兵奔驰而过的动静,听方位,的确是裕门。

    “不猜了,抓到一个就知道了。”说完,袁二翻身上了缓坡。

    大军就在他前方不远处,只是夜色太黑,行军又快,对方注意不到他们这儿。

    袁二耳力极好,听声音辨别,等先头都过去了,只最后几匹马时,他飞身一跃,套马索飞出,勾住了一匹。

    马嘶声虽响,在飞驰的马队之中却不扎耳,谁也没有发现有一人被拖下了马,擒住了。

    袁二把那人拖到了缓波下,麻利地卸了对方胳膊。

    朱氏凑近一看:“狄人!”

    她懂狄语,当即问道:“多少人马?”

    俘虏死死瞪着他们,不说话。

    朱氏又问:“去向何处?”

    俘虏依旧不答,他两只手抬不起来,却抬脚往边上站着的顾云锦腿上蹬去。

    顾云锦一直留心着俘虏的动静,哪怕黑夜里看得不够真切,但她反应敏锐,一个侧身躲开,反手一拳砸向狄人。

    她如今的手劲儿自是长进了,可要说一拳能砸得人高马大的狄人眼冒金星,那也不可能。

    因而,顾云锦的这拳,不是冲着胸口,而是直直砸在了对方的脸上。

u乐娱乐充值登录u乐娱乐充值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