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玄幻小说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五百九十六章 什么都敢说

威武不能娶 第五百九十六章 什么都敢说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玄幻小说
    是的,轻而易举。

    简单到连这些本以为是送死的狄人兵士都浑然不解的地步,他们就这么骑着马冲进了北地城内。

    没有了高耸的城墙和结实的城门的阻隔,近身巷战,狄人颇具优势。

    哪怕是守军奋勇抵抗了,也已经是流水东去,阻拦不住了。

    城墙上的顾家大旗坠落时,狄人没有欢呼,反而很不踏实。

    这样莫名其妙的胜利,让他们在烧杀抢掠之后,选择退出北地城。

    这番供词,让气氛变得沉闷不堪。

    向威有一瞬间的豁然开朗,但下一瞬,又被一肚子狐疑所掩上,他转头看向蒋慕渊。

    蒋慕渊抱着双臂,站姿随意却也挺拔,火光映了他半边脸庞,另半边隐在暗色之中,从被光线照亮了的那半边脸看,他的眼中透着嘲弄和毫不意外。

    “小鲍爷……”向威试探着开了口,“您如何看?”

    蒋慕渊眼皮子抬了抬,没有回答向威的问题,只问那俘虏:“你们损失如何?进城巷战,死伤多少?”

    翻译赶紧问了,得了答案,道:“损失惨重,守军负隅顽抗,根本不要命,这也是狄人退出北地的原因,担心后续还有什么反扑。”

    “山口关和鹤城呢?”蒋慕渊再问,“攻打得是否顺利?”

    “比预想中的简单,可能是北地失守的消息传到了这里,军心大乱。”

    蒋慕渊颔首,又问:“安苏汗的几个儿子斗得很凶?”

    翻译再答:“他说他不知道,他就是个小喽。”

    蒋慕渊没有再问,只是示意向威等人去帐中说话。

    待入了帐,蒋慕渊才道:“眼下消息,各有各的说法,我们都不知道北地防卫当日出了什么状况,但守军死守也是事实。

    这一点,北地逃出来的百姓能作证,刚才那俘虏也证实了,再说北地城里还留了那么多狄人尸首。

    因此,我是不信顾家通敌那一套的,别说安苏汗能让顾家养儿子,顾家要通敌,能叫自家死伤成这样?

    再说山口关,易守难攻,却叫狄人撕开了口子……”

    向威对镇北将军府素来信任,与顾缜、顾致泽两父子也熟悉,自然不愿意往坏处猜想:“北地破城,还能往顾家身上推,这山口关和鹤城,总不能说是顾家通敌了。”

    这一关一城亦有守军,却也没有抵挡住狄人的攻势,伤亡一片。

    其中固然有北地失守造成的军心、士气的打击,但也有其他的原因。

    攻守,从来不是简单的事情。

    “咱们都打过仗,”有副将道,“若凭借城池、关隘、天险就能高枕无忧,那还练什么兵,都去挖山吧。

    战局每时每刻都有变化,有意外,不能因为失守就断言如何如何。

    否则,历史上无数以少胜多、以弱胜强的战事,都要改写了。

    我们在山口关前吃瘪,不等于狄人打过来的时候,山口关守军守得不对。”

    蒋慕渊点头,道:“依我之见,恐怕还是北狄里头有些门道。

    北地轻易破城,狄人都没有想到,消息传回去了,总要借题发挥,以此泼一泼脏水。

    安苏汗几个儿子明争暗斗的,谁知道都寻些什么花样。”

    蒋慕渊现在是什么都敢说,顾致泽已经死了,死人张不了嘴,他硬要瞒过去,总能有一番说道的。

    御书房里信不信是一回事儿,有没有实证又是另一回事儿。

    等北境平定,在顾云宴几兄弟的军功面前,京城里不好翻没有证据的帐。

    这番说辞颇能诓人。

    众人颔首。

    皇权争斗,那是千百年来免不了的,管你是中原人还是北狄人,在那把椅子跟前,都是一个样。

    蒋慕渊又道:“挑拨离间的俘虏,杀了了事。”

    元月末的京城,晴朗了几日之后,又飘了雪花。

    边关战事,陆陆续续有消息传回来。

    而顾家通敌的讯息,也传得越来越有板有眼。

    有人信,自也有人不信,但正是两方谁都说服不了谁,才会有此起彼伏的争论。

    衙门在上元后就已经开印了,各处忙得脚不沾地,都察院也没有闲着,黄印一个孤家寡人,忙过了头干脆就不回府,在衙门里将就一夜了事。

    因着明日大朝会,他今儿只能回家沐浴梳洗,而后收拾了东西,又坐着轿子往衙门去。

    正是晚饭时候,不止酒肆热闹,街口的小摊子生意都不错。

    黄印闻了热腾腾的拌面香气,没有忍住,让人去买一份回来,他就在这儿候着。

    等候的工夫,他原想着闭目养神,外头的动静却不时传进来,吵得他不住皱眉。

    他掀开帘子一角瞥了一眼,说话的是两个上了年纪的老汉。

    “前年两湖发大水,去年倒是没有大天灾,可谁想到,打仗了!”

    “听说是燕清真人在祭天时只求了‘风调雨顺’,没有求‘国泰民安’呐。”

    “为何?为何不求?”

    “真人说,他‘只看天灾,不问**’。”

    两老汉说着,边上便又一人插话,那人啐了一口,骂道:“可不就是**!彼家不给开城门,北地怎么会失守?”

    那两老汉显然不是此意见的支持者,相视着摇了摇头,劝解道:“这话莫要胡说,顾家守北境的年数,比我活的年数还久,无凭无据的给功臣泼脏水,要不得。”

    那人当即跳脚:“老不死的懂什么?顾家还能狄人养儿子!”

    争辩无人拦,口气太冲还是惹了其他人不满,纷纷让那人不要胡言乱语。

    黄印的眉头皱得紧紧的,正好小厮回来了,他便催着回衙门,那些污言秽语,不听也罢。

    他不想听,但最终还是不得不听。

    因着是大朝会,殿里殿外乌压压站了一群朝臣,御史言官们亦不在少数。

    黄印看到了董御史,这一位为了北境战事上了好几封折子了,全叫黄印打回去了,没有送到御书房里。

    今儿个大朝,只怕是憋不住了。

    果不其然,董御史上书之时,还瞪了黄印好几眼。

    圣上当朝看了折子,脸上没有喜怒,看完了才慢悠悠道:“顾家通敌以至北地失守,蒋慕渊为堵悠悠之口杀俘虏,还有勾结朝臣以图欺上瞒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