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玄幻小说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六百一十九章 我想赌

威武不能娶 第六百一十九章 我想赌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玄幻小说
    送灵的一行人走了数日,天际线旁,才终于出现了北地城池的影子。

    残阳西斜,映在这座百年老城上,越发显得空寂。

    跟随他们回来的老百姓与兵士们都混熟了,原本北地未失守前,城中百姓与守军的关系就很亲近。

    因而,哪怕是一群“兵痞子”在边上,百姓也很放松,放松到遥遥看见旧城模样就咽呜出声。

    不知道是哪一个,先落了眼泪,招得身边的人一个个红了眼睛。

    那夜破城时的硝烟烈火犹在眼前,一如这红日,刺得眼前一片血红。

    顾云骞也哭了,他在兄弟间年纪最小,又亲历过那一场战事,此刻回忆起来,眼泪不住往下滚。

    什么男儿有泪不轻弹,他是真的难过。

    伴着夕阳,一行人走到了北地城下。

    这座孤城之中,有原先不曾离开的,有这些日子得了消息陆陆续续回来的,但人数很少,与原本繁华的北地城根本比不了。

    顾家棺椁入城,他们纷纷来迎,有与随行的百姓相熟的,抱在一块痛哭不起。

    也有认得顾家兄弟的,哽咽又亲切地唤着“大郎”、“四郎”,说“六郎”都长这么大了、好些年不曾见过了,又抹着泪讲“十四郎”活着真好……

    顾云骞过继到族中,依着族里行十四。

    还有人一瞬不瞬打量蒋慕渊的,说这是七姑娘的夫君,是他们北地女婿……

    蒋慕渊看着那一张张陌生又热情的脸庞,不由想,若没有北地破城,他与顾云锦来北地回门,那会有多热闹。

    鞭炮怕是要从城口一直炸到将军府外。

    他家云锦,一定高兴……

    棺椁经过将军府的废墟,雪大了大半了,只留下残垣断壁。

    人群里,有一位老婆婆哭着喊了声:“老太太、顾将军,咱们回来了,都回来了……”

    一行人绕去了关帝庙,新备的棺椁也是一路送来的,要把留在这儿的亲眷们都挪进去。

    时间过去太久了,即便当时顾云骞整理得很仔细,后续蒋慕渊他们来验身份时也安顿得鸿运游戏大厅手机版好,可现在都不成样子了……

    男子倒是无妨,自家人收殓。

    顾云初等女眷,还是几位胆大的老婆婆帮着收的。

    顾家的祖坟在城郊,夕阳还有晚霞,破旧城池也不讲究什么时辰,他们人手也足,依着位子挖了土。

    一具具棺椁降入坑中,封土立碑。

    顾云宴跪在顾謑uo涞谋埃鬃远滞诹艘桓鲂】樱〕瞿侵皇O禄⑼返挠窕ⅲ窳私ァ?br />

    最终剩下的只有顾致清的骨灰。

    顾云宴抱着骨灰坛上了北城墙,他直直站着,身后是重新竖起来的顾家大旗,旗面在北风中展开,飒飒作响。

    北境的将军印还未交接,圣旨一日未下,北地的城墙上就还能竖一日的顾家军旗。

    打开坛子,顾云宴把半坛骨灰撒下。

    蒋慕渊跟着顾云宴上来,看着天涯边只剩下最后一点余晖的残阳,他仰头望着军旗。

    风越发急了,一时间,飒飒声越发响亮了。

    顾云宴转身看着那个顾字,清了清嗓子,道:“还能立多久?”

    蒋慕渊看了顾云宴一眼,道:“竖起来了,我就不想再让这顾家军旗倒下去。”

    顾云宴的眸子骤然一紧。

    山口关战事过去了半个多月了,这是他们两人第一次谈及这个话题。

    顾云宴的想法很纯粹,无论明面上如何粉饰太平,北地是怎么丢的,顾家每一个人心里都有数,他们是有罪的。

    能让他们亲手把狄人赶出北境,把失去的疆土收回来,对顾家子弟而言,已经是恩典了。

    即便事后被朝廷追究,似乎也没有什么可以抱怨的。

    但蒋慕渊一力抹去了所有,决计不让那见不得光的罪状摊到台面上。

    顾云宴以为,隐下秘密、老老实实叫出北境将军印,不受罚,得些小宝绩,已经是最最好的结果了。

    之后顾家如何重振、如何再起,是他们自家兄弟要思考的。

    投在别家军中,一步一步从头再来。

    可顾云宴现在才知道,蒋慕渊想让顾家走的是另一条路不撤将军印,依旧统领北境。

    这是姻亲之间才给予的绝对支持吧……

    但是,正因为是姻亲,正因为眼前这位小鲍爷是他的妹夫、是顾家女婿,顾云宴才不想连累他。

    “我年纪太轻,父亲叔伯都不在了,我的军功也不足以接过大印。”顾云宴很清醒,他知道自家情况,他敢抗整个顾家,也知道自己还扛不起整个北境。

    蒋慕渊勾了勾唇,用目光沿着军旗上的一笔一划写了个顾字,道:“我短时间不会回京城,期间也许会回京复命,也很快回来,我想参与重建北境。

    能有多少战功,我们就看三舅哥了。

    我想赌,大舅哥,你赌吗?”

    顾云宴的手指紧紧捏着骨灰坛,关节泛白,他领会了蒋慕渊的意思。

    他转头看着偌大的北地城,寻着曾经将军府的方向,沉沉看了很久。

    顾家数代都在这里,哪怕出了一个顾致泽,作为顾家儿郎,他也想亲手给所有人做出补偿。

    用他们的血、他们的命,他们自己和子孙世代的守护来换北境安宁。

    这是补偿,也是责任。

    真要交出去,又怎么会舍得……

    顾云宴收回目光,深吸了一口气,抬头看着熟悉的军旗,沉声道:“我赌!”

    赌顾云康能带着情报回来,赌他们能杀进草原深处,赌他们能大破北狄,赌他们兄弟能活着回来,哪怕只剩下一个!

    晚霞退了,天上只剩下璀璨的星子,城中点起了营火。

    而从明日起,随着百姓陆续回来,这座空城也要进入重建之路。

    另一厢,京城城门关上前,顾云锦一行人的马车终于抵达了。

    官兵看了路引,放了马车进城,城口边的百姓很快就知道,去了裕门关的顾家人女眷回来了。

    天色已晚,顾云锦是出嫁女,便没有去西林胡同,直接回了宁国公府。

    二门上,得了信的寿安翘首盼着。

    车帘子掀开,顾云锦还没有下车,就被寿安扑了个满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