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玄幻小说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六百二十六章 亲人

威武不能娶 第六百二十六章 亲人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玄幻小说
    顾云锦当然不会小看寿安。

    寿安是郡主,安阳长公主这般宠爱她,在学识上也必然不会让寿安松懈。

    寻常人家,会把心思花在儿子的学识教养上,甚至忽视了女儿家,但这在皇亲贵胄出身的女子之中,是绝不存在的。

    琴棋书画骑射,才华,从不会有人嫌多。

    而在才华之前,最重要的是基本的学识,无论文武,根基都是不能忽视的。

    寿安自幼有各位女先生教导,也入宫与年纪相仿的公主们一道念过书,她虽外向,但也沉得下心来做学问。

    疆土如何,北境的五大关、三大城,她能说得上来。

    以茶水为墨,食指为笔,寿安在炕桌上大致点出了北境城关的分布。

    顾云锦正要开口夸她,寿安自个儿却笑着摇了摇头:“不瞒嫂嫂说,我这些时日也在做功课。”

    寿安对北境的了解全是先生教的,知识只是知识,那么一大片疆土,落在书册上不过是几张纸,先生说得再细,也就是几个课时罢了。

    以前寿安觉得那样的笼统很正常,在结交了顾云锦之后,或许是顾云锦很少说起北地的事儿,寿安也没有生出要为了喜欢的好姐姐去深入了解北地的念头。

    直到这一回,北地失守、狄人铁骑踏进北境、占了疆土城池,兄嫂义无反顾地奔向了北方,寿安才对那一片土地上心起来。

    不满足书上的寥寥几页,不满足只认得五大关三大城,边上的小城镇子村落,一样是兄嫂想要守护的地方。

    “所以呀,”寿安眨了眨眼睛,“嫂嫂有用得上我的地方,只管与我开口,我不止是想帮忙,也是想更多一番了解。”

    寿安说得太恳切了,那份因亲人而生出的“向往”,落在顾云锦眼中,甚至带了几分熟悉。

    顾云锦想到了自己与蒋慕渊讲述这一份心境的时候,她也是因为亲人而想更多、更多地明白北境,想要知道,想要了解。

    这份心是一样的。

    顾云锦只觉得心尖上暖暖的,她想,蒋慕渊听到她说那么一番话的时候,或许也是一样的心情吧。

    除了对“成长”的欣慰,还有自豪。

    夫妻之间,会因为对方的成长自豪,姑嫂亦然。

    顾云锦很喜欢寿安,也希望寿安能有更多的成长。

    虽然以寿安的身份,哪怕她不喜文不喜武,整日只寻些趣事儿也能快乐度过一生,可若她想寻一个目标去努力,作为自家人,该给她支持和鼓励。

    顾云锦笑着道:“我也是开始整理之后,才知道北境那么大、那么美,关外更是一片辽阔的土地,有不同的小柄、部落。

    我搬回来的书,你只管翻看,无论是风土志还是山水志,都很有意思。

    北地如今是一片荒城,但它迟早会恢复昨日繁盛,虽比不得我们京中,但也有边关城池所特有的风情味道。

    皇太后年轻时走过北地,将来若有机会,我们一道去。”

    寿安莞尔:“那可说好了,我不止要看北境风雪,我还想看看江南烟雨,我只听傅姐姐说过,太向往了。”

    顾云锦也没有去过江南,关于那处所有的了解都是旁人口述。

    兴许是姑嫂两人都存了让话题尽量轻松些的年头,说着说着,从江南美景变成了江南美食,说完了江南又说两湖、西蜀,偌大的疆土,能记得名号的吃食都给数了一遍。

    那么多好吃的念下来,先前的些许沉重也都挪开了。

    钟嬷嬷从外头进来,听见她们念叨,不由弯了弯唇。

    她把手上的帖子递给了顾云锦,道:“成国公夫人下的帖,请夫人明日过府一叙。”

    成国公府?

    顾云锦有些讶异。

    段保戚的家书,她是让听风送去的,却是没想到,国公夫人反过来给她下帖子邀请。

    “母亲知道这事儿吗?”顾云锦问道。

    钟嬷嬷颔首:“长公主知道,她说,看夫人您自个儿的意思,您若想去,明日便给您备车马,您若不想去,帖子只管回了,不用搁心上。”

    顾云锦失笑。

    同样是国公府,那厢是国公夫人,顾云锦只是小鲍爷夫人,按说是不能随便回绝的,能有这样的底气和随性,只因为她婆母是长公主。

    顾云锦想了想,道:“还是去吧,国公夫人不会为难我的,不过是坐下吃杯茶。”

    寿安抿唇:“成国公夫人不会,段保珊也不会,那不还是段保珍嘛!疯起来谁都闹不懂她怎么想的。”

    顾云锦忍俊不禁。

    她自然不喜欢与段保珍打交道,但突然间,脑海里浮现的是今日皇太后与向嬷嬷的对话。

    向嬷嬷说,有些人开窍晚。

    顾云锦自个儿开窍就够晚的了,前世折腾东折腾西,生生把自己折腾得死在岭北,有那么一番经历,她今生也笑话不了段保珍。

    虽然段保珍将来会不会开窍,那是成国公府的事儿,与顾云锦不相干,但她也没有必要在此刻因为不喜段保珍就给成国公夫人甩脸色。

    况且,成国公夫人请她,也就是母亲牵挂着远在边疆的儿子的一片心。

    翌日上午,顾云锦去了成国公府。

    原以为在二门上会遇上段保珊,结果却是成国公夫人亲自来接她。

    段家那两姐妹,不见踪影。

    成国公夫人客客气气的,没有摆半点儿长辈的架子,斟酌着词语询问段保戚的状况。

    “家书上报喜不报忧,可我心里还是记挂,”国公夫人叹息,“不怕你笑话,我有时候半夜做梦,都梦到他受伤了,以前国公爷在外打仗时,我都没这么操心过……

    夫人若知道些他的事儿,无论多小,也与我说说。”

    顾云锦既然来了,便没有打算推托,想了几桩,一一说了。

    “不瞒说,我听过他受伤,但不严重,有军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看护,不伤筋骨,养一阵也就好了。”顾云锦道。

    这话国公夫人听得进去。

    刀剑无眼,打仗哪有一点伤都不受的?

    划到口子都出血,养好了留个疤印,不伤到筋骨就算无事。

    顾云锦这般实话实说,比他儿子信上半句不提,要让国公夫人放心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