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u乐娱乐充值不到账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六百三十六章 不辜负喜欢

u乐充值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u乐娱乐充值不到账
    顾云锦眨了眨眼睛,看着皇太后,一时没有说话。

    她刚才那么长的一番话,皇太后给她的回应特别简短,短到把她说的话都带过了一般。

    可顾云锦知道,皇太后都听进去了,且用她的方式表达了立场。

    这叫顾云锦心里暖洋洋的。

    能说出心中想说的,而听的人又能听进去,这是很幸福的事情。

    顾云锦口里含着糖,品了品,道:“您这儿炭火热乎,又收在引枕下,糖都有些化了。”

    “可不是,”皇太后也含了一颗,道,“不吃完,天热了迟早化开,偏偏一个两个的都不许哀家多吃,愁死哀家了!”

    顾云锦莞尔。

    先前的话题就此带过了,皇太后也不提,隔了会儿乌太医回来复命,她便问了孙仕的身体。

    孙仕有些轻咳,但并无大碍,就是小娃儿认床,突然换了地方,还没有适应过来。

    皇太后心里有数了。

    顾云锦依旧陪着用了午膳,待皇太后午歇时退出了慈心宫。

    皇太后躺在床上,让向嬷嬷替她按腿,眯着眼睛道:“云锦丫头啊,聪明是聪明,自个儿也有想法,不是个别人说什么她就应什么的。”

    向嬷嬷手上控制着劲道,笑道:“皇太后,小鲍爷夫人原就不是让人搓扁揉圆的性子,真是个软面团,能在万寿园里迎面就给卫国公府二姑娘一个耳刮子吗?”

    皇太后道:“也是,她打人也打过,砸东西也砸过,笑起来是真甜,但也一点都不软。”

    向嬷嬷又道:“要不然,小鲍爷怎么谁都没有瞧上,就瞧中了这一位呢?先前说什么来着,就喜欢她打人凶。要是个软绵绵的,别说小鲍爷不喜欢,皇太后您不也不喜欢吗?”

    皇太后一愣,复又大笑:“也是,什么木讷绵软,自个儿没半点主意,哀家身边不缺那样的。”

    向嬷嬷听皇太后笑了,继续道:“不能没有主意,但也不能主意太过了,您说呢?”

    皇太后这一辈子,后宫里各种各样的人看得太多了。

    有老实到被人当枪使了都不知道的,有自作聪明、最后聪明反被聪明误的。

    性情决定结果,这话是有道理的。

    也有些人,当着她的面什么都好,一出了慈心宫立刻不照说好的意思办了。

    与其阳奉阴违,皇太后更欣赏顾云锦这样的,当面说个明明白白,好便是好,不好就是不好。

    不是胡乱撒娇,不是乱使性子,是考虑过后把心中所想一一言明,有她的道理,自然也会有她的坚持。

    “也不辜负哀家喜欢她。”皇太后笑了起来,略略动了动腿,这按压过了就是轻松不少。

    她先前说得清楚,不是什么皇太后与臣子妇,就是外祖母与外孙媳妇,这是一家人,家里人什么话都该直白的说。

    顾云锦没有与她打马虎眼,她又怎么会质疑外孙媳妇不好呢。

    这是真的贴心,寻个贴心贴肺的不容易夫妻之间是,长辈晚辈之间一样是。

    顾云锦回到宁国公府,听风就来回话了。

    “夫人说的那席家,”听风压着声儿,道,“他家那姑娘前几天一顶轿子抬走了,奴才打听过了,最后是进了大殿下府里。”

    顾云锦抬眸,对这个结果并不意外,道:“这事儿邻居们都知道吗?传开去了?”

    听风见顾云锦淡定,不由暗暗想,难怪当日夫人会问席家是否与权贵有往来,这一说一个准,可见是早就听了些风声的,估摸着就是那天在宫里时得知的。

    “不曾传开,席家人都瞒着,只说是送去给富贵人家做小,”听风答道,“邻居们都在猜,席家大郎还未娶亲,是不是为了娶儿媳妇就把女儿送去做小换银钱了。”

    拿女儿婆家给的聘礼,再给儿子娶妻,这种法子在穷苦人家不是稀罕事儿。

    但寻常通当户对的嫁娶,婆家送来的聘礼不见得多,而娘家为了多收银子,男方的状况就要斟酌了。

    岁数太大的鳏夫、缺胳膊断腿的、有钱人家已经有四房五房六房小妾的……

    总归传扬开去,娘家脸上要没光的。

    席家越是隐瞒,邻居们越爱猜,越觉得这家人没脸说、见不得光。

    席家婆子那泼辣性子,嘴上向来不吃亏,这回也当了哑巴,让邻居们更觉得可疑。

    “猜得很是难听,”听风道,“也亏得您早就吩咐了,奴才一直有盯着,要不然人抬出了胡同,都不知道哪儿寻去,邻居们猜得太偏了。大殿下也谨慎,先抬进了城南的一宅子,等了两天,才又一辆马车入了大殿下的府邸。”

    顾云锦颔首:“席家嘴巴闭得紧,应当是大殿下的意思。”

    大皇子妃还病着,大皇子这时候收人进府,若是传开去,并不好听。

    也不知道那席娇儿是怎么说服的孙祈,让孙祈在这个当口上接她入府。

    还是说,大皇子妃生病,原就跟这一桩有些关系?

    不止是顾云锦这么猜,宫里得了消息的陶昭仪也是这么想的。

    陶昭仪的人一直留心着孙祈府邸的外头,看到了那辆马车入府,但车上的到底是何许人,他们没有打听出来。

    “一声不吭就接进府,可见不是什么好出身,哪家的官家女都不会这么不讲究,”陶昭仪哼了声,道,“到底是什么来历?民女?”

    底下人答不上来:“大殿下很谨慎,那车把式嘴巴也紧,看这样子,不是大殿下心血来潮、临时起意的。”

    “怕是早就好上了,”陶昭仪啐了一口,“我看啊,祈儿媳妇不是日夜操劳累的,是叫祈儿给气的吧?祈儿身边也不是没有旁人,她按说不至于拎不清,可能还是在那女子的身份上,未必是寻常民女,指不定出身让祈儿媳妇脸上过不去了吧?”

    底下人会意,道:“那奴才们再打听打听。”

    教坊乐伶、烟花女子、江南瘦马……

    陶昭仪的人还是寻错了路,愣是没有往脱了奴籍的民女身上想,又怎么会有收获——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

u乐娱乐充值登录u乐娱乐充值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