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u乐娱乐充值不到账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六百七十一章 两情相悦,不是很好吗?

u乐充值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u乐娱乐充值不到账
    “我也瞧见了,就算不说话,小鲍爷隔着老远看夫人一眼,都温温柔柔的,别说夫人那个年纪的新媳妇挨不住,我这把老骨头,看着都要脸红了,羡煞人了呢!”

    这些都是好话,伴着清风,絮絮传过来,落到顾云锦耳朵里,让她不由自主就弯了眼。

    原来,她与蒋慕渊相处的模样,在旁人眼中是这样的呀……

    她都不知道的时候,叫别人看着了,也跟着心生欢喜,必然是因为喜悦感染了人,就如手中的这一碗粥,甜滋滋的。

    寿安也在笑,怕被墙壁另一侧的听见,她一只手紧紧捂着嘴唇,只是眼睛里的笑容满满溢出来,

    她的眼睛明亮又灵动,就算不说话,只靠那眼珠子骨溜溜地转,就是满满的调侃和打趣。

    顾云锦看得分明。

    姑嫂两人打着眼神官司,彼此眼底皆是欢喜。

    而下一瞬,寿安眼中的笑意凝住了,有一丝的怅然,连那抹光都一点点暗了下去。

    顾云锦也怔了。

    那一头在说蒋仕丰。

    “仕丰也是个疼妻子的,当年待他媳妇那叫一个捧着护着,要不然,他媳妇怎么那么多年都走不出来呢……”

    “将心比心,一个情种碰上另一个情种,当然走不出来,就是苦了孩子,没了爹,娘又不疼。”

    “为了孩子也该……”

    “不是有长公主宠着嘛,伯父是父,伯娘也是娘,真掰扯起来,郡主比好些父母俱在的姑娘都过得好。”

    “也是,小鲍爷夫人与她好得不行,亲姐妹似的,连姑嫂气都不用受。”

    那厢没有说一句坏话,甚至是向着寿安的,可顾云锦知道,寿安听着并不好受。

    抬起手,顾云锦轻轻在寿安的肩膀上拍了拍,不想叫另一侧听见,她附耳过去,低声道:“别往心里去。”

    寿安抿着唇,良久却是笑着摇了摇头,手指往前点了点,示意顾云锦与她一块换一个地方。

    两人轻手轻脚走开,确定不会叫旁人听见了,寿安才停下脚步来。

    “她们说的也都是实话,”寿安笑了笑,道,“我没有那么难过,我也的确过得很好,就像她们说的一样,我比好些父母俱在的姑娘都过得好。

    我原先就跟嫂嫂提过,父亲走的时候我还很小,我连他的模样都模糊了。

    我是记不得,但母亲肯定都记得,父亲说过什么又做过什么,她必定记得一清二楚,太清晰了,所以她比我放不下。

    我不怨她,反而会为了她和父亲高兴。

    听起来是不是很奇怪?可我就是这么想的。

    因为在他们的一辈子里,有一个人是全心全意去爱护他的,倾其所有,而那个人,也是他的心上人。

    虽不能数十年相守,可两情相悦,不是很好吗?

    总好过活得长长久久,却一颗心错付。”

    顾云锦讶异地看着寿安,她不知道寿安是这么看待的,而这样的角度,顾云锦从未想过。

    可顺着寿安的思路去想,顾云锦又觉得的确如此。

    前世,她被困在那一场丝毫不圆满的婚姻里,要是真的能一拍两散,往后自在逍遥倒也好,可哪怕是避到了岭北,她依旧是杨家媳妇。

    即便是真的能长命百岁,那日子也不见得多有意思。

    若不然,她彼时不过二十五六,虽比不过二八年华的青春肆意,可还算得上好年纪,她却对生死失去了执念,没有那么强烈想要多活几年的念头。

    临终前耿耿于怀不忘的,不是什么红颜薄命,而是死了之后要以杨家妇的身份收殓归葬。

    什么结发同心。

    压根不同心!

    她在白云观里还与蒋慕渊说过,不愿自己死后血肉魂魄都锁在杨家,彼时是感慨,但也是她的真实想法。

    现如今,听寿安说那么一番话,以己推人,方氏的这一生与前世的顾云锦截然相反,那她的念念不忘,也不是那么难以理解的。

    寿安见顾云锦沉默,又柔声道:“所以啊,伯父与伯娘那样很好,把彼此搁在心上,又能长长久久地执手前行,不像我父母似的,生死相隔。”

    顾云锦听出了寿安未说完的话,轻轻捏了捏她的脸颊,道:“我惜命,你哥哥他也一定惜命。”

    寿安弯着眼笑了。

    灵堂里,香烛燃尽,又换了新的。

    天渐渐亮了,所有人的脸上带着疲惫,皆是一夜未眠,年轻人还好些,年纪长些的都打不起精神来。

    安阳长公主与蒋岳氏说道了几句:“我头七那日再来。”

    蒋岳氏点头。

    两人熟悉,关系也不错,蒋岳氏便没有坚持送长公主登车,长公主拦她,她也就应承了下来。

    顾云锦和蒋慕渊也一道回宁国公府,他回京只待几日,后续还有许多事儿要办,便是见缝插针,也要抽出时间来把事儿办妥。

    长公主心疼儿子,不讲究那些虚礼,回府后直言让他们自顾自去,不用到她跟前来讲究那些规矩。

    钟嬷嬷得了信,让厨房里备了热水。

    顾云锦催着蒋慕渊去梳洗,自个儿要开箱笼取他的衣裳,就见钟嬷嬷抱着一叠衣物进来。

    “小鲍爷离京久了,奴婢想着箱笼里的衣物都没有晒过,上身大抵会不舒服,”钟嬷嬷道,“只是这两日落雨,没法曝晒,便拿汤婆子将就将就。”

    “还是妈妈仔细。”顾云锦笑了。

    她拿了一套往净室去,行至半途却没有听见水声,不由轻轻唤了声:“小鲍爷?”

    还是没有动静。

    顾云锦绕过屏风,才发现蒋慕渊浸在热水里睡着了。

    把衣裳挂在屏风上,顾云锦心疼地看着蒋慕渊。

    她知道蒋慕渊是真的疲了,这一路往回赶,沿途可能都没有好好泡过一个热水澡,前日进宫,也就只能简单梳理,以免御前失仪,断不可能如现在这般,真真切切放松下来。

    放松得在水桶里就睡过了。

    只是顾云锦不能让他这么睡着,水会冷,人会着凉的。

    “小鲍爷,”顾云锦走到桶边,轻轻叫他,“小鲍爷……”

    蒋慕渊的眉头皱了皱。

    顾云锦却笑了,弯下腰,樱唇缓缓靠到他的耳畔:“阿渊……”

u乐娱乐充值登录u乐娱乐充值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