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玄幻小说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六百七十二章 我不看也知道她有多惦着我

威武不能娶 第六百七十二章 我不看也知道她有多惦着我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玄幻小说
    蒋慕渊睁开了眼睛。

    这两个字,于他而言,十分熟悉。

    很多人都这么叫他,父母、皇太后、圣上、表兄弟们,勋贵子弟中,与他私交甚笃如程晋之,也是这么叫的。

    可顾云锦是头一次如此称呼他,而她的声调也与其他人不同。

    那么温柔,那么缱绻,带着满心满意的情意。

    只那么一声,就如水珠子落入湖面,融在了一块,只一圈圈的涟漪荡开去,展露了他的欢喜。

    比这一桶热腾腾的水还要暖他心窝,支起了一把火,咕噜咕噜地烧滚了他的心湖。

    蒋慕渊偏了偏头,半湿的长发擦过顾云锦的脸颊,他就那么沉沉湛湛望着她,动了动唇:“阿锦?”

    顾云锦的脸瞬间红了个彻底。

    “阿锦”什么的,只在花烛夜的柔情蜜意里,蒋慕渊抱着她叫过,一遍又一遍在她耳根上念。

    原本是见蒋慕渊睡过去了,顾云锦心念一动逗他的,哪知道蒋慕渊是这么一个反应,反倒是她被逗了去。

    顾云锦嗔了他一眼:“挪屋里睡去,别着凉了。”

    蒋慕渊把她的一颦一笑都看在眼中,笑着应了声“好”。

    笑容温和暖人心,顾云锦不禁往前再倾了些,在蒋慕渊的唇角落了个若有似无的吻,而后迅速直起身子,退出了净室。

    当然,所谓的迅速,是顾云锦以为的罢了。

    蒋慕渊若有心拦她,根本不会叫她有脱身的机会。

    只是闹不得罢了,蒋慕渊便随她去,指尖磨了磨唇角,品了品这个一触又离的吻,无可奈何地笑着摇了摇头。

    以前不开窍,他若有似无的点拨,她都没有领悟过,如今知道心贴着心了,一举一动都叫他欢喜。

    他家媳妇儿啊,不止粘人,还特爱招他。

    仗着他拿她没办法,使劲儿撩拨,真是欠收拾。

    顾云锦在内室里擦脸,水盆子搁在架子上,她垂眸看一眼,只觉得脸上烧得慌,连帕子捂在皮肤上,都是热的。

    待抹了香膏,顾云锦拿手掌作扇,用力扇了两下风,这才把那股热气压下去些。

    蒋慕渊从净室出来,脸上的青渣都刮干净了,瞧着精神还不错。

    他直直往床上坐了,朝顾云锦招了招手:“陪我歇会儿。”

    顾云锦转眸看他。

    蒋慕渊扬着眉:“不闹你,你也别闹我。”

    前半句,顾云锦姑且是信的,后半句,她听得想锤他。

    两人落了幔帐,拥着睡了一个多时辰,蒋慕渊先醒了,抬手随意拨了拨顾云锦的额发。

    他精力不差,哪怕一路辛劳,回京后也没有在夜深人静时好好从天黑睡到天明,但断断续续得来的休息时间,还是给他补充了不少。

    尤其是顾云锦就在他身边,这叫他整个人都踏实鸿运游戏大厅手机版了,睡得少,却睡得好。

    而顾云锦的踏实则相反,她眷恋着,越睡越舍不得醒。

    蒋慕渊轻手轻脚地起来,把被他的动作带得将将要醒的顾云锦再柔声哄睡了,这才披了外衣离开。

    他见念夏就守在外间,便比了个噤声的手势。

    等走出屋子,蒋慕渊才对跟上来的念夏道:“夫人还睡着,莫要吵她,她要是醒了寻我,就跟她说我在前头书房。”

    念夏点头应下。

    蒋慕渊进了前头书房,听风一溜烟就跟进来了。

    不用蒋慕渊吩咐,听风就把这些时日京里的状况一条一条与他说。

    有些事儿,听风送到北边的信上有提起过,但书信上不方便说详细,这会儿便原原本本的补足了。

    蒋慕渊听完,问道:“圣上怎么想起来效仿前朝内阁了?”

    听风道:“说的是年轻将士们往边关去,皇子们不上战场,但也要做出表率,圣上把殿下们叫进御书房,自个儿指点了一段时间,而后就交去了文英殿,只说是让皇子们多学些。”

    蒋慕渊又问:“北地守将的事儿,我听说三殿下还说了些好话?”

    “他没少替您和顾家说好话,”听风答道,“最初京里说顾家通敌,三殿下就站出来反驳过,七殿下说岔了,他还驳回去,后来您说不回京来,三殿下也……”

    蒋慕渊静静听着,指尖在大案上有一下没一下地点。

    他疑心孙睿,北地之事还未有旁证,但蒋慕渊也往孙睿身上套过。

    可若是孙睿设计让顾家失了城池,又为何要在京中再提他与顾家说话?

    是他错怪了孙睿,还是孙睿另有计划?

    “三殿下还做了些什么?”蒋慕渊再问。

    听风受过蒋慕渊的指点,知道事情无大小,有些看似毫不起眼的小事儿,许是背后埋着长长的线,因而他收拢事情也从不管大小。

    “有一桩与三殿下侧妃有关的。”听风把那日北花园的事情说了。

    先说那场突如其来的冲突,又说顾云锦把柳媛扔下了水,再往下要说贾婷拦了车驾,话到了嘴边又猛得咽了下去。

    蒋慕渊睨了他一眼:“怎么不继续说了?”

    听风咧着嘴笑了:“后头的事儿,您让夫人跟您说,奴才不越俎代庖,抢了夫人的话。”

    蒋慕渊挑了挑眉,听风太机灵了,他拐个弯又咽下去的话,必然是由顾云锦说来特别动听的,这叫蒋慕渊不禁好奇又心痒,想要快些回去问问他家媳妇儿。

    听风却还觉得不够,嘻嘻笑了会儿,故作神秘一般:“奴才给爷透个底,前几日夫人去了珍珠巷,里里外外走了一圈,尤其是东跨院。屋子里待了会儿,又在院子里站了良久,您猜她当时在看什么?”

    “还吊胃口?”蒋慕渊抬起眼,没有拆台,看听风继续演,“她看什么了?”

    听风笑道:“她看那堵墙,就站在跟前,奴才猜,夫人是在看墙上的鞋印吧。

    看了还不算,夫人还问您何时能抵京,她自个儿算日子,算得眉眼弯弯,笑得可欢喜了。

    您不在京里,她都盼着您回来。

    奴才嘴笨,说不来当时场面,您没有亲眼瞧见,真是太可惜了。

    爷,奴才半点没有夸大,夫人站在那儿,只要眼睛看得见的,在边上看那么一眼,就知道她心里有多惦着您。”

    蒋慕渊的唇勾了个弧:“我不看也知道她有多惦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