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玄幻小说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六百八十二章 无耻之徒

威武不能娶 第六百八十二章 无耻之徒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玄幻小说
    画竹以为,只要画梅不至于异想天开到要反过头去拿捏整个杨家后宅,她的日子应当不难。

    杨家名声差,杨昔豫又是和离的身份,名当户对的姑娘不会嫁进来,以后即便再娶,门第大抵也很普通,与画梅谁拿捏谁,还真说不好。

    就是不知道,画梅这“享福”的日子,享着享着,是不是有一日把心享大了,那就又要闹起来了。

    画竹没有直接回清雨堂,先去魏氏那儿转达了一声,让魏氏问问徐驰。

    而清雨堂里,杨氏和徐令婕还在琢磨抚冬的话。

    徐令婕靠在杨氏肩膀上,道:“我就知道,云锦刀子嘴,心里还是软的。

    我先前不敢与她说真话,一直没有道歉过,她也没有不理我,我去寻她说事情,她也会开解我,给我出主意。

    这回我与她赔礼了,她嘴上说着不可能跟从前一样,遇着了事情,还是会替我们着想,会让人知会一声。”

    杨氏也在心里叹息,前回徐砚被泼了那么大一桶脏水,最后也是蒋慕渊寻到了门路,让纪致诚来通知他们以免打草惊蛇,又事事安排妥当,把人证接进京里,物证备全……

    不管因何缘由,徐家是受了蒋慕渊和顾云锦的恩惠的。

    这么一想,杨氏更加憋得慌,恨不能回到两年多以前,给那个谋算着顾云锦的自己左右开弓打几个耳刮子。

    她应该待顾云锦好的,比最初时更好,而不是伤了顾云锦的心……

    都怪她自个儿,彼时操心娘家,烦心婆母,又要比魏氏争一时之气,眼下再看,娘家不值得她那么上心,魏氏与她也没有大到无法调和的矛盾,只有闵老太太,一年比一年不可理喻。

    难怪抚冬偶尔登门来,都要骂闵老太太两句。

    思及此处,杨氏心里闪过一丝怪异的念头。

    按说,抚冬不是个针扎一样的性子,她今儿是来商量事情的,不是来吵架的,好端端提闵老太太做什么。

    而当时抚冬说这句话的口气……

    杨氏想来想去,见画竹回来,便道:“你再去问问抚冬进府后都见着谁了。”

    画竹做事利索,也不躲懒,闻言就出去打听一番,很快就知道门房主事的那些轻佻话语了。

    当时是没有旁人听见,但主事拦抚冬反被捶一掌的动静,还是有仆妇看见了。

    而那主事被打了一巴掌,胸口疼得厉害,哎呦哎呦叫唤着寻药油,嘴上对抚冬骂骂咧咧,也被人一并告到了画竹这儿。

    画竹一五一十回了杨氏。

    杨氏越听越生气。

    今儿个是这么对抚冬的,明儿个是不是别家丫鬟婆子上门,嘴上也要招呼几句?

    府里往来的都是官员家眷,叫人遇上了,这丢的是徐砚的脸。

    哪怕抚冬还是徐家的家仆,门房上也不能这么做事的。

    真真是无耻之徒!

    况且,杨氏不满门房很久了!

    她掌中馈,拿捏家事,这么多年下来,府里的人手用得还算顺,不老实的,一拨一拨的换人,大抵都换了她的人手。

    只有几家老仆,她看着格外糟心。

    那几家是徐家进京时从老乡带来的,从徐老太爷的祖父做生意的时候就跟着,几代家生子。

    闵老太太是不喜欢那些老仆,尤其是伺候过石老太太的,她一并看不上,但架不住徐老太爷念旧,要留着旧仆。

    旧仆还有另一种,就是闵老太太嫁进来之后才跟着徐家做事的,这些颇得闵老太太器重。

    两拨人在杨氏这儿,听话做事的还好,倚老卖老的,杨氏看着就烦,偏她做为京里的媳妇,没有无缘无故把老仆赶回乡下去的道理。

    这些年,有几家叫她寻了错处打发了,哪舕uo衫咸桓咝耍钍险甲糯蟮览恚仓荒茏焐纤导妇洌醚钍洗χ昧恕?br />

    就像是石瑛他们家,杨氏当时处置起来不手软,闵老太太再闹,也闹不出花样。

    门房上的那个,是如今“硕果仅存”的几个之一了。

    邵嬷嬷在一旁道:“先前几次给老太太那儿递消息的,准少不了他们门房。”

    杨氏心里也明白,单纯只这么个理由,她发作不了门房,只能忍下,今日这事儿是撞上来了,她就一并算账,断不能留这么一个祸害!

    门房那主事被拎到邵嬷嬷跟前时,整个人都是懵的。

    他平素油嘴滑舌惯了,又觉得抚冬是徐家的家生子,调戏几句占个便宜,不会出什么问题。

    父母都在一条小街上住着,抚冬要寻事儿,邻里之间多尴尬,谁不给谁脸面呐。

    其他人,他也没胆子去开口嚯嚯。

    却没想到,今儿踢到硬板了,不仅抚冬回手给了他一掌,杨氏还要严肃处置他。

    这可真是要了亲命了!

    他想求饶,只是胸口的那一巴掌太疼了,他一着急,胸口里头火辣辣的痛,激得他话都说不出来。

    邵嬷嬷也不想跟他废话,罪状一列出来,寻牙婆来把一家子的契书都领了,转头发卖就是了。

    只是这家是老仆,府里的消息还算灵光,当即哭哭啼啼地寻来了,要给儿子求情。

    话里话外的,都是自家跟了徐家那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一点儿的错处,让杨氏手下留情。

    邵嬷嬷最恨的就是这帮老仆的倚老卖老,不说这个还好,一提她就气。

    “功劳?苦劳?”邵嬷嬷的声音尖锐,道,“府里少了你们的月俸银子,还是少了逢年过节的打赏银子?一分钱不少,你们出力,府里出钱,既然现在出不好力,尽傍主家添麻烦,主家也不想付你们银钱了,去别家尽宝劳换银钱吧。”

    这话说得老仆一家脸上红一阵白一阵。

    这厢起了争执,仙鹤堂里就收着信儿了,有同样仰仗闵老太太吃饭的老仆,通风报信。

    闵老太太使人请杨氏过去。

    那老仆一家只当有救了,眼里透了欢喜出来。

    邵嬷嬷啐了一口:“给主家添麻烦,还真没有说错你们,不用再留了,现在就赶出去!”

    杨氏捏着徐侍郎府,硬气起来打发一家仆从,底下人自然办事,也不等牙婆上门了,把人押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