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u乐娱乐充值不到账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六百九十三章 推心置腹

u乐充值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u乐娱乐充值不到账
    如今是圣上要教导几个皇子,才让三公轮流去压阵。

    可冯太傅、曹太保两位年事已高,经不起隔三差五地辛劳整日,一旬能有一日从早坐到晚就实属不易了,重担几乎都落在傅太师身上。

    “骨头还没有老透,还能替圣上做些事儿,挺好,”傅太师乐呵呵的,“几位殿下年轻,听他们说话处事,老夫都觉得自个儿有劲儿不少。”

    蒋慕渊问:“三殿下近来关切的是……”

    傅太师笑眯眯的:“只问三殿下?”

    “是,”蒋慕渊也不掩饰,理由也摆得足,道,“三殿下前几年就时不时入御书房议事,他经验多些。”

    傅太师听了这话,认同蒋慕渊之余,也暗暗叹了一口气。

    他并不觉得,圣上让几位皇子一道学政是好事。

    先前,皇子之中,最受宠的是孙睿,圣上看折子也常常带着他,以傅太师之见,孙睿并非无才之人,他对政事的理解很有一套。

    这固然有他先行一步、前几年的累积加成,也是因为孙睿本就有能力。

    傅太师观察得很仔细。

    在议事的时候,其他心思活络的殿下会主动表现,会侃侃而谈,孙睿一般都是沉默,但只要开口,一针见血。

    也就是圣上态度不明确……

    冯太傅、曹太保虽来得少,但镇得住,而傅太师与圣上交流得多,这几位皇子即便有想法多的,还是一个比一个“老实”,不敢大包大揽,让六部大臣们如何如何。

    因而文英殿里,一切平顺,没有闹出皇子过度插手、胡乱指点,以至于朝臣办事战战兢兢,又前后为难的状况。

    “小鲍爷说的是,不瞒说,老夫也觉得三殿下行事更周全。”傅太师低声道。

    蒋慕渊冲傅太师微微颔首。

    他清楚,以傅太师的身份,这种皇子之间的高低,不该从他嘴里出一个定论,且说给蒋慕渊听。

    这不合适。

    傅太师这么说了,是看在顾云思和顾云锦的姐妹关系上,是与蒋慕渊推心置腹的说话。

    知道这番话就在这书房里,两个人的耳朵里转一转,不会传出去给任何一人添麻烦。

    蒋慕渊感激傅太师的这份推心置腹。

    至于孙睿,蒋慕渊对孙睿的突出并不意外,他认定孙睿是重生之人,前世议政、监国的经历让孙睿必然超出兄弟们一大截。

    即便是藏拙,也不可能比能力落后他许多的孙祈、孙宣差,孙年轻又冲动,孙骆相反,他谨慎过了头,添上个万事不掺合的孙淼,孙睿自然是一枝独秀。

    只是孙睿如今的行事……

    傅太师沉吟片刻,又道:“老夫觉得,三殿下更看重南陵,只是南陵迟迟没有进展,三殿下先前还责备过刑部,说他们查案不够仔细上心,南陵当地的官员也不够配合。”

    “南陵?”蒋慕渊心中诧异,他没有想到,孙睿盯着的竟然是南陵。

    是孩子被拐卖之事与他有关,还是南陵那儿有他想要打压的人?他想借着调查孩子行踪的由头,名正言顺地处置南陵的人?

    就像是他算计金培英一样?

    只是,蒋慕渊思索前世的南陵,那儿虽有动荡,但也算太平,不像是有什么状况能叫孙睿上心的。

    也许是孙睿活得比他久,知道蒋慕渊所不知道的状况……

    傅太师接着道:“三殿下训斥之后,刑部又往南陵添了人手,但小鲍爷您也清楚,南陵崇山峻岭,别看地方不大,走一遍真要命,何时能有捷报,难说。

    也就是南陵郡王不管事儿,只做个被供奉的菩萨,要不然刑部、地方官员,中间再夹一个郡王府,事儿更难办。

    吏部把南陵几个重要官员的档都调出来了,三殿下看了后就说,连配合刑部办好都做不好,先前几年的考绩怎么得来的优等。

    听这意思,案子要不能尽快破了,接下去几年,南陵的考绩必然一塌糊涂。”

    蒋慕渊敛眉。

    南陵郡王孙璧是宗亲,他的父亲是先帝爷的兄弟。

    当年先帝爷登基登的凶险,这位兄弟愣是什么也没有掺和,在府里的地窖里躲了三天,愣是不让有心夺权的外戚把他推上龙椅。

    先帝爷见他本分,争权之中活下来又没有离心的兄弟也没有几个了,就把这一位封了王,封地在南陵。

    南陵王薨了,孙璧承袭,但降了等,为郡王。

    孙璧与他父亲一样,从来就关着门过日子,地方官员想讨好他这位“地头蛇”宗亲,孙璧都不理会,除了依照京里的召请进京之外,就在封地里老实度日。

    刑部要去南陵查案子,孙璧的确不是个会查手的。

    蒋慕渊琢磨着,回去之后,他也该理一理南陵的官场,寻一寻到底是哪几位,让孙睿从前世咬牙切齿到了今天。

    “圣上让众位殿下学政,先前只是去六部听着,或是御书房里议一议,怎么就突然化用了前朝内阁?”蒋慕渊问。

    傅太师也不知道这一桩内情,圣上突然就这么下旨了,他与曹太保、冯太傅都十分惊讶。

    茶水换了一壶。

    蒋慕渊压低了声音,似是商议似是犹豫,“太师,你我都知道,以如今议政的几位皇子的资质,三殿下独树一帜。这一点,圣上不可能不清楚,可他为何……看着是给了所有人机会,实际上,机会多了,心就乱了……”

    傅太师这几个月也在琢磨几位皇子。

    中宫无所出,皇长子孙祈如今看来并没有那么出众,能力在孙睿之下,而二殿下孙淼为人敦厚,想法中规中矩,不出挑也不愿意出挑,再往下,就是孙睿了,几个弟弟远远比不上他。

    孙睿年纪不算小,能力也足够。

    圣上如今身体康健,也有足够的时间去磨砺孙睿,再由众大臣辅佐,将来顺顺当当把皇位传下去,对朝廷对百姓都好。

    只要圣上态度明确,除却几位殿下外家,其他不沾亲不沾故的臣子,谁愿意多事呢?

    拥立之功再是荣耀,也怕站错了边,几代辛劳折在里头不算,还连累子孙。

u乐娱乐充值登录u乐娱乐充值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