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u乐娱乐充值不到账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七百一十五章 打压

u乐充值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u乐娱乐充值不到账
    孙睿无可奈何,干脆闭门不出,称病了事。

    这么一来,有心思的臣子掂量掂量,也歇了大半。

    顾云思摇了摇头,叹息道:“理由,理由就是圣上偏爱七殿下,三殿下就是在人前的障眼法,他的皇位,只想给七殿下。”

    顾云锦显然也没有想到会是这样。

    不得不说,圣上的障眼法太厉害了。

    他瞒过了所有人。

    十几年的宠爱、提拔、夸赞,全给了孙睿,让他从少年时就接触朝政,掌握朝事,杜绝了其他皇子的可能,长年累月让孙睿自然而然就定下了心他不用多做什么,他只要好好的做好“太子”该做的事情,皇位就是他的了。

    什么结党营私,培养自己的势力,孙睿没有做过。

    没有哪一位皇帝喜欢自己的儿子这么做,哪怕这是他定下的继任者。

    孙睿不会在胜券在握时去做那些让顺德帝不高兴的事情。

    顺德帝甚至写了蒙骗人的圣旨,那不仅仅是给蒋慕渊看的,也是给孙睿看的,让这个挡箭牌越发的相信,前途都在手中。

    可最后,一切都是孙的。

    孙睿彼时心境,顾云锦不用细想都能明白。

    不止是失去皇位、跌下云端的落差,还是一夜之间明白,他在父皇心里什么都不是,他这些年操持朝政、兢兢业业,全是笑话。

    所有人都背弃了他,兄弟、母妃、枕边的侧妃……

    那一刻,无人能用、无人敢用的局面,足以让孙睿忿恨所有。

    这也难怪,孙睿今生再来,会直接对付金培英,毁了贾婷,又冲着卫国公府动手。

    只是,南陵那儿……

    顾云锦问道:“文英殿里,三殿下如今最上心的就是南陵。

    卖孩子的老郭婆落网了,南陵官场一块铁板,刑部的官员插不上手,三殿下示意他们把人押回京里来。

    小鲍爷猜测三殿下会在老郭婆出南陵之前就杀了他,只是我们不知道,三殿下在南陵想对付的是谁。”

    顾云思答道:“这个问题,我回答不了你,我不知道南陵发生过什么。”

    “姐姐的意思是……”顾云锦顿了顿,道,“三殿下活得比姐姐久?”

    “是,”顾云思应道,“起码天宝贰年,三殿下、或者应该称为肃王爷,他还在肃王府。”

    顾云锦琢磨着倒也能够明白。

    孙的皇位看着是名正言顺,顺德帝的遗诏传到他手上的,朝臣们拜他,可心里对他的认同依旧比不上孙睿。

    毕竟,孙睿作为“储君”已经太久了,他本身的能力也远比孙能够服众。

    孙不管心里对一母同胞的皇兄是什么看法,登基之后,朝政不稳之时,他不会明晃晃地去动孙睿。

    孙睿闭门不出,左右不惹事,孙没有合适的由头,又要如何寻孙睿的麻烦?

    只是,兄弟阋墙,顾云锦想,这两兄弟迟早要撕破脸的。

    抬眸看向顾云思,顾云锦的心紧了紧,她的三姐姐走得也早,天宝贰年,仅仅是孙改元的第二年呀。

    她先前问东问西的,就是没有问顾云思因何去世,也没有问当时北地是否发生了什么,潜意识里,她把这最最揪心的问题放在了后面。

    却不能不问。

    桩桩是关键。

    顾云锦握着顾云思的手,放缓了声音:“那后来呢?天宝贰年,姐姐为什么去了裕门关?”

    顾云思的眸子一片阴沉,透出来的是痛苦和纠结。

    肚子里的孩子似乎也感受到了母亲的不适,踢了顾云思一脚。

    顾云思倒吸了一口凉气,抚着肚子安抚孩子,柔声细语的,很是耐心。

    这些话语也让她自个儿平息许多,她整理着思绪,给顾云锦讲那两年间的故事。

    “七殿下继位之后,一直在打压异己,他能力不足,疑心病重,肃王平面上没有多少力量了,但一旦有人露出肃王比他更合适的意思来,他下手就不留情。

    他打压的另外一支就是小鲍爷留下来的人,禄王世子、就是二殿下的嫡长子,他与小鲍爷亲近,原也是有出色战功的,后来就成了个闲散皇亲。

    还有我们六哥,他与小鲍爷私交甚笃,小鲍爷死后,六哥受了牵连,很艰难,将军府也一样。

    朝廷一直以国库艰难为由,减北境的粮草、军需,母亲写给我的信都被拦下,要不是偶有一次我意外发现,我都不知道北地那么困难了。

    我争取饼,可我在贾家说不上话,我当时的身体也很不好……”

    彼时的无力,对现在的顾云思而言,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了,可当时的争取与坚持,依旧历历在目,让她的呼吸都沉了许多。

    她在贾家的生活,不能算得上如意。

    那年独自嫁入京中,顾云思一个土生土长的北地人,很难融入京城的生活,尤其是吃食口味上,她吃不惯。

    顾云思努力适应,可头一胎来得太早了,她本就对京城菜不甚喜欢,又被孕吐逼得吃什么吐什么,越发提不起精神来。

    四房彼时与她不亲近,顾云思也不知道那些陈年旧事,没有多去打搅。

    可毕竟是怀着身孕的姑奶奶,徐氏、吴氏该有的道理还是做了的。

    这两婆媳也是远嫁,知道远嫁的不容易,见顾云思吃不下东西,便叫沈嬷嬷做了些北地口味的家常菜,送到了贾家。

    一次两次还好,次数多了,贾温氏的脸上就不高兴了,娘家这么仔细,不就是婆家苛待了顾云思的意思吗?

    沈嬷嬷明白人,在贾家被刺了两回,便与徐氏、吴氏商议,不能好心办坏事儿,反倒让顾云思为难。

    顾云思孕中艰难,不知道婆家为难四房了,沈嬷嬷来得少了,她只当四房有难处,再者,没有叫四房伺候她饮食的道理,便也不提。

    好不容易撑到足月,生产时却又损了身体,好几年都养不回来。

    贾温氏待她不冷不热的,要说苛责,还真说不上,但要说婆媳融洽,那也不沾边。

    贾琮与顾云思不是一路人,是真的处不拢。

    隔了好几年,顾云思才有了二胎,这一胎怀得倒是不辛苦,生的时候血崩,鬼门关上生生拖回来,那之后,底子就彻底损了。

u乐娱乐充值登录u乐娱乐充值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