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玄幻小说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七百二十章 逼一把

威武不能娶 第七百二十章 逼一把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玄幻小说
    翌日是蒋卢氏的头七。

    蒋慕渊让顾云锦跟着安阳长公主先去族中,他白日里要去文英殿,散了之后再过去族中。

    他今儿到得早,前头的早朝还未散,蒋慕渊依旧站在廊下,与内侍们聊些寻常事。

    等了会儿,遥遥有脚步声传来。

    蒋慕渊抬头看去,不多时,几位殿下就出现在了视野之中。

    孙祈昂首挺胸走在最前面,孙步履随意,不时和孙骆说话,孙宣面带微笑,孙淼落在最后面,而孙睿,不疾不徐,只他的气质,就是其中最夺人眼目的那一人。

    蒋慕渊冲众人拱手,视线不动声色地从孙睿面上划过。

    他还是不能理解圣上。

    明明眼前这几位殿下,最突出的就是孙睿,孙睿也用十几年的岁月来证明了他有能力担负朝政。

    圣上为何偏爱孙到那个地步!

    迷雾就是如此,拨开了一层,还会有另一层,覆盖着前世与今生,穿越了时光,谁又知道谁的心里在琢磨什么。

    可对蒋慕渊而言,昨日得了顾云思的那些话,让他对前世困局有了全然不同的理解,这就收获颇丰了。

    起码,他能领会孙睿的一些想法了。

    虽说,孙睿近来的举动,还有未解之谜。

    为何“向着”顾家,在南陵想动的到底是谁。

    一行人在文英殿坐下,六部送上来的新折子又是厚厚数叠,蒋慕渊才看了两本,御书房使了小内侍来,说圣上请蒋慕渊过去。

    蒋慕渊依言进了御书房。

    圣上嘬着茶,道:“朕记得,今儿是老太太的头七吧?”

    “是,”蒋慕渊颔首,“晚上要过去族里。”

    圣上道:“你也是辛苦,回京来一趟,刚好赶上这些。”

    蒋慕渊道:“是我运气好,能送太奶奶一程。”

    家常话只说几句,圣上便问起了之后的安排:“北境的重建,朕听说昨儿文英殿商量得差不多了?”

    “大体都定下来了,等今儿再补充补充,您再看看。”蒋慕渊答道。

    圣上不置可否,继续问了些其他朝政,两人一问一答,便是一个上午。

    午膳就在御书房摆了,蒋慕渊用得慢条斯理,时不时看圣上两眼。

    作为亲外甥,蒋慕渊与圣上打的交道比寻常臣子多得多,不止是朝政,逢年过节,皇家宴席,议朝事、说家常,可前世今生搁在一块,蒋慕渊都没有看出来圣上对孙的偏爱。

    圣上是瞒得真好,不止瞒了他,也瞒了孙睿。

    即便蒋慕渊知道了圣上的偏心,回忆桩桩旧事,也察觉不到什么端倪。

    圣上敏锐,蒋慕渊的打量也不藏着,他自然发现了,道:“阿渊怎么老看朕呐?”

    蒋慕渊笑了笑,道:“您知道的,母亲只我一个儿子,我以前也只和孙恪往来多些,这几日在文英殿里与殿下们一道议政,日常相处着,倒也体会到了兄弟多是什么感觉。”

    圣上闻言也笑了:“哦?”

    “云锦娘家先前兄弟也多,如今就剩下几个,我与他们在北地也是每日相处,但舅哥和兄弟还是不同,”蒋慕渊顿了顿,又道,“我之前挺羡慕的,现在体会了一番,越发羡慕了。”

    圣上睨了他一眼:“是你自己要待在北地的,你若搁得下重建的事儿,就回京里来,多在文英殿里听大臣们说说政事,与睿儿他们也多切磋切磋。”

    蒋慕渊心里明镜一般,圣上要他搁下的不是重建,而是顾家手里的将军印。

    圣上的态度一直很明确,他给了顾家机会,也给了蒋慕渊时间,最后守将人选花落别家,蒋慕渊也别再一次两次地求了。

    糖果,给了,棍棒,也给了。

    蒋慕渊笑了起来:“不在文英殿,表兄还是表兄,但与舅哥们交好的机会可不多,我要抓得牢些。”

    圣上嗤笑了声:“你媳妇儿都娶进门了,她还那么黏糊你,你还怕舅哥们拆台?”

    “讨好岳家,不遗余力,”蒋慕渊道,“反正表兄们不会拆我的台。”

    这句话直白,甚至有些意有所指,圣上也不知道听出来了多少,笑骂了句蒋慕渊“心眼多”。

    等午膳撤了,蒋慕渊道:“我打算过几天就回去了。”

    圣上没有拦,只问了句:“你不关心南陵的状况了?刑部要把那婆子押回京里,能寻到她,也算是你跟你媳妇儿的功劳,你不问问之后的状况?”

    “南陵押回京,还要好些时日,再说回京里审,有什么进展,外头都知道,云锦给我写信时准要说的,”蒋慕渊道,“三殿下颇为关心南陵,有他在,想来早晚能寻到孩子们的下落。”

    圣上摸了摸下颚:“睿儿很关心南陵?”

    蒋慕渊道:“听刑部官员的意思,他们在南陵办事不太顺畅,是三殿下让他们把老郭婆押回京里来审,免得束手束脚。”

    圣上微微颔首。

    蒋慕渊退出御书房,不疾不徐往文英殿走,半途又遇上了孙宣。

    孙宣这回倒真是从陶昭仪那儿过来,手里还拎着食盒,他冲蒋慕渊笑了笑:“母妃的小厨房做的最好吃的就是青团了。”

    蒋慕渊道:“之前尝过。”

    “才从父皇那儿回来?”孙宣往御书房方向看了一眼。

    “过几日要回北地了,圣上多交代了几句。”蒋慕渊答道。

    孙宣的脚步微微一顿,复又跟上,道:“阿渊在北地辛劳,守将之事,我除了帮着说几句话,也出不了别的力气,心有余而力不足。”

    蒋慕渊含笑,并不多语。

    这是孙宣的示好,五殿下有野心,几次都想拉拢他,蒋慕渊心知肚明。

    可不得不说,孙睿的“心”已经失衡,圣上偏爱的孙绝非好人选,其他皇子、哪怕是孙宣,蒋慕渊也不认为他们就比孙出色。

    当然,这是从前世状况看的,今生,文英殿里多学习几年,不晓得其中是不是有一两个会脱胎换骨。

    不过,蒋慕渊并不认同圣上“养蛊”一样的做法,正如他对傅太师说的那样,如此下去,人心会乱。

    既然孙睿另有所谋,既然圣上暗中属意孙,那他们就要逼一把,不让他们按部就班随心所欲,步履一旦乱了,破绽自然也就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