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玄幻小说 - 神级奶爸最新章节 - 第四百零六章 好消息

神级奶爸 第四百零六章 好消息

作者:单王张书名:神级奶爸类别:玄幻小说
    【为盟主霸气丶兔加更28、30】

    “你小子什么态度?”

    岳无为眼睛瞪大三分,不满的说道:“不知道尊老爱幼吗?”

    “嗯?”

    张汉眉头微微一挑,体内灵力犹如爆发前夕的火山,蠢蠢欲动。

    这让大长老和二长老脸色一变。

    这家伙不是真要拆了老庙吧?

    王鸣也感受到了这股压力,暗自苦笑一声。

    怕是岳掌门在说一句废话,他就要动手了。

    王鸣丝毫不怀疑张汉的尿性程度,就像他之前拍死石天磊那三人一般,想杀就杀,想干嘛就干嘛,太过随性了。

    可就在这时,岳无为表情一换,一脸笑眯眯的样子。

    “看在这钱的份儿上,你跟我来吧。”岳无为说完便站起身带头向后门走去。

    张汉迈步跟了过去。

    他刚刚漏出一些气息,也只不过是警示一下,说明他不想听废话的态度。

    对于出手,他也没有多想,同时也觉得这岳无为有些怪。

    在刚刚漏出的气息中,已有宗师后期的水平,岳无为的目光没有丝毫波澜,反而倒有那么一丝的趣味。

    于是张汉灵识探出,结果发现这岳无为好像并非那样简单。

    不过不管岳无为是什么身份,是什么来历,张汉也没有兴趣,他关心的只有父母的消息。

    在他的字典里,只有三种人,亲人、路人和敌人。

    对亲人,他重情重义,柔情似水。

    对路人,他会无视,莫不在意。

    对敌人,那只有两个字了:当诛。

    显然,现在的岳无为,便是个路人。

    “其他人就别跟着了,在这里等一会儿吧。”

    岳无为见到王鸣和两位长老跟在后头,便摆手说了一句。

    三人顿住步子,看着张汉和岳无为走过后门,前往后山。

    走出宗门,前方不远便是一座树木葱郁的高山。

    一路两人谁也没有说话,默默前行。

    走到高山下,途径一个乱石堆,石碓大概有十米高,看得出来是一块块胡乱堆积的石块。

    “这里有你父亲留下来的东西。”岳无为笑眯眯的说道。

    张汉闻言目光一凝,灵识透体而出,化作一缕缕丝线,钻入乱石堆中探寻开来。

    蓦地,灵识探测出一片相隔区域,不能寸进。

    哦?

    有古怪。

    灵识探测不进去,一是自己的灵识能力太弱,刚刚起步而已,二是里面有品质不低的东西。

    如果是宝物的话

    闻宝鼻、开!

    张汉顷刻间运转闻宝鼻,各种气息扑面而来。

    在那乱石堆中。

    突然。

    一股鸿运游戏大厅手机版为清香的宝物气息犹如滔滔江水连连涌来。

    四阶!

    接近五阶的灵宝!

    蓦地。

    张汉的目光一凝。

    但随即便是疑惑,这是父亲留下来的东西?他的目光看向了岳无为。

    岳无为依旧笑眯眯的模样,手掌微微一挥,顿时在石碓两侧立着的石块倾斜开来。

    石碓出现了变化。

    哗啦啦。

    仿佛中央有什么东西破土而出,所有的石块都向两侧翻涌,渐渐地,一个犹如右臂一般的石块向岳无为伸展着,在石块上,一个巴掌大的盒子静静地立在上头。

    “如果你没有踏上武道界,那这东西便会等你父亲来取,但现在你已巩基前期,显然获得了天大的造化,此物,自然归你。”岳无为笑眯眯的将盒子递了过去。

    此言一出,张汉的眉头微微一挑,一把抓过盒子,目光凝视岳无为,嘴角升起一道趣味的笑容:

    “老家伙,你果然有古怪。”

    因为他刚刚的话,道出了两个字:巩基!

    显然,这岳无为了解一些东西,显然,他并不是表面上那宗师前期的实力。

    他具体什么实力,以张汉眼下的灵识程度还探测不出,不过对于这个神秘老人,张汉也没多少兴趣。

    “看看吧,我没感应错的话,你快要到达中期,这东西可助你突破。”岳无为笑眯眯的说道。

    张汉手指一弹,盒子打开,盒子的内层是碧玉,大概巴掌大,小巧的空间里面,有着精光闪烁的液体,就像是水银,其中的能量,好似汪洋大海。

    “圣物,灵髓,这灵髓的量,近乎相当于百块晶石,可以让你修行很长一段时间了。”岳无为摇头说道。

    “圣物?”张汉淡淡的笑了笑,道:“你既然能说出巩基二字,难道你不知道它是四阶灵宝吗?”

    岳无为笑眯眯的表情突然顿住,笑容一收,很惊奇的打量着张汉,目光中的惊讶是掩饰不住的。

    “它的功效,用来修行?这算是我听到最大的笑话。”

    张汉的目光一眯。

    跟我倚老卖老?

    只听他陆陆续续的说道:

    “这些量的灵髓,近乎接近五阶灵宝,它最大的作用,是配合灵水来生成晶石矿。”

    “而这些量,可滋养近万块晶石,拿它来直接修行?”

    张汉微微摇头,轻叹道:“本以为碰到个行家,看来你也只是个半吊子罢了。”

    “???”岳无为的表情有点发愣。

    “哈哈哈”他突然笑了起来,一边摇头一边说道:“本以为青帝是近一甲子最妖孽的天骄,没想到又出了你一个张汉!有趣、有趣、有趣!”

    “说正事吧。”张汉的表情一正,很客气的说道:“岳掌门,还请告诉我父母的消息。”

    刚刚所那几句,也只是张汉看不惯他一直笑眯眯、倚老卖老的模样。

    既然他和父亲相识,自己的父亲又将灵髓这东西交给他,现如今他又给了自己。

    这说明几件事,他和父亲的关系很不错,而且为人属正直一派,当然也可能是关系好的缘故,不然不会将这接近五阶的灵宝交给自己。

    “哎。”

    岳无为突然叹了口气,道:“以你现在的实力,也有资格知道一些事情了。”

    说完这句话,岳无为看向山巅,目中深处闪过一丝搞怪。

    张汉等了几秒,见他在那摆架子,有点无语的配合:“什么事?”

    “哎。”

    岳无为又叹了口气,道:“关键我也不知道啊!”

    嗖!

    说完也不给张汉开口的机会,身子一动,向山上快速蹿去。

    张汉眉头一皱,想要追上去的时候,岳无为几句比较有用的话传了过来:

    “小子你很不错,告诉你也无妨。”

    “你父母在坤虚界,如今坤虚界动荡,出口闭死,不可进、不可出。”

    “所以你想要找回父母,只能等待界门打开,短则半年,长则一年,在这之前,好好的提升实力吧。”

    “你的父母,暂时是安全的,无需多虑,有些事情也无需多言,今后你自然知晓。”

    “哈哈哈”

    伴随最后一道笑声,岳无为的身影消失在丛林当中。

    张汉也放弃了追寻。

    消化这些消息,他松了口气。

    显然坤虚界是一处小世界,小世界不稳动荡,界门关闭,待平稳后才能再次打开,这些倒不是那么重要,重要的是父母安全。

    这也算是一个好消息。

    “小世界”

    张汉微微摇了摇头,如果自己有着先天实力,便可以想办法进入小世界,但显然现在还不行,哪怕直接吸收这灵髓,也只是能突破到巩基中期,相当于杯水车薪。

    “不到一年的时间。”

    张汉的眉头舒缓开来,那个时刻,便是他家人团聚之时。

    届时,见到萌萌这可爱的孙女,想来二老定然高兴的不得了。

    想到这里,张汉轻笑了声。

    这次来西航,显然不虚此行,他并不怀疑岳无为的话,因为在这个世界能道出‘巩基’二字的人,显然不简单,而且将灵髓直接给自己,也说明了很多问题,在加上后面的话,有明确的警示意味:

    你父母暂时安全,不过还是有很大的麻烦,你现在的实力还不够。

    “如果一年,雷阳树能生出雷阳木,入得先天,便可解决一切问题。”

    “真是个有趣的老头。”

    张汉最后看了一眼山顶的方向,随后转身离开。

    回到老庙大堂。

    “咦?我们掌门呢?”大长老四处瞅了瞅,好奇的问。

    “溜了。”张汉回应了声。

    “溜了?哎,掌门又云游世界去了”二长老叹了口气。

    “事情怎么样?”王鸣凑过来问。

    “处理好了。”张汉点头。

    “那我们先回去吧。”

    王鸣带头向外走去,回到车上,直接驶向西湖,来到荣佳欣所说的那家餐厅,此时她们已经坐在一处包房,见到张汉他们回来,才开始上菜。

    “怎么样?有没有什么消息?”紫妍在张汉身旁关心的问道。

    这时候荣佳欣等人的目光也都望了过来。

    人们都知道,此次之行的原因,对于事情结果,他们祈祷得到的是好消息。

    在众人的目光中,张汉微微笑了笑,道:

    “是个好消息,短则半年,长则一年,我便能接回父母。”

    “太好了!”紫妍漏出一道开心的笑容。

    刚刚紧张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那我就放心了。”荣佳欣呼出一口长气,道:“等他们回来,一定好好的聚一聚。”

    得到这个消息,场上的气氛顷刻间更活跃了。

    萌萌坐在张汉和紫妍的中间,左瞅瞅右瞅瞅,最终看向张汉,问:

    “粑粑,是、是爷爷和奶奶要回来了嘛?”

    “是啊,还要一段时间。”

    “那他们会喜欢萌萌嘛?”

    “当然了,会特别特别喜欢萌萌。”张汉笑着将萌萌抱在怀里亲了口。

    “那、那他们会给萌萌买零食吃嘛?”萌萌眨巴着明澈的大眼睛问。

    “会买好多的零食给你吃。”

    “那他们会带萌萌出去玩嘛?”

    “会”

    在萌萌长达一分钟的问话下,小家伙的眸中漏出了期待的神色,笑咯咯的说道:

    “那我喜欢爷爷和奶奶,我等他们回来和萌萌一起玩。”

    天真无邪的话语,惹来众人开怀的笑声。

    说话间,服务员开始一道道的上菜。

    因为是鱼馆,所以鱼类菜居多,鱼一般会有很多刺,像萌萌这么大,是可以学会自己吐刺的时候,不过很多家长担忧,会不会卡到嗓子,咽不下吐不出,会很难受。

    到底要不要萌萌自己学习吐刺?

    张汉说:不用。

    给萌萌夹了一块鱼肉,张汉的手指轻轻一动,这块鱼肉所有的鱼刺破体而出,惊呆了一桌子的眼球。

    紧接着又给紫妍夹了一大块,手指再动,鱼刺离体。

    好嘛!吃鱼都这般省事了?

    “哥,给我也整一下啊。”

    “姐夫,我也想要弄一下。”

    “表哥你好厉害,要不给这些鱼的鱼刺都弹出去吧?”

    众人眼巴巴的望着张汉。

    就连紫妍和萌萌都看着他。

    在这些目光下,张汉淡淡一笑,摇了摇头:

    “不,我只给紫妍和萌萌弄。”

    “额?”萌萌愣了下,随后挥舞着小手说:“粑粑只给我和麻麻呢,你们没有。”

    “噗嗤”

    紫妍忍不住笑出了声,张汉鲜有这样类似于开玩笑的时候,显然,他今天的心情非常棒。

    不过

    看了眼萌萌,她知道,有些时候,她们有,别人没有,也是一种幸福。

    “哼!自己吃就自己吃。”

    张莉轻哼哼一声,继续吃起饭来。

    与此同时。

    在西航武道界,一则爆炸性的消息犹如飓风席卷开来。

    次日上午九点。

    西航王家和奇雾门,与青雾山下进行阵法对决,来夺得青雾山的使用权。

    这个消息传出来,可谓是让武道界炸了锅。

    就像是在平静的水面扔入一颗巨石,荡漾起阵阵波纹,很多的议论声,从西航各处传出:

    “王家?奇雾门?开什么国际玩笑?王家这是感觉自己活够了吗?”

    “这犹如鸡蛋碰石头,不要说一个王家,就算是十个王家也不是奇雾门的对手。”

    “真是找死,王家已经颓败成这样,还敢和奇雾门对决?”

    “”

    能说出这般言论的,大多是近代的修行者,很多老一辈的武者听闻后,发出了自己的声音:

    “王家和向齐天向掌门,从老一辈便是仇敌,多年恩怨,这一次怕是要以王家颓败而落下帷幕。”

    “的确,王家不复当年盛况,怕是不出两辈人,就会成为一普通世家。”

    “青雾山乃王家祭祀之地,奇雾门能给他王家一个对决的机会,也算仁至义尽。”

    “”

    老辈的评价,让很多人都知道,原来王家和奇雾门早年同出一门,算是世纪恩怨,不过紧接着又有知情人开了口:

    “能引起这次的纷争,主要是因为石坤的针对,也不知为何,石坤和王展鹏不大对付,听说前几天,石家子弟石天磊,在王家被杀,以石坤的性子,怕是咽不下这口气。”

    “我知道详情,石天磊不是被王家人说杀,而是一位外地过来的武道宗师,自从石天磊回归石家,气焰嚣张,定然冲突了别人,宗师不可辱,他也是死有其因。”

    “来了一位过江猛龙?只可惜,明天的对决是阵法相争,并非武道实力。”

    “看来明天有一场惊人的龙争虎斗了,传闻石坤的阵道也颇为凌厉,不知王展鹏能否抵挡得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