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u乐娱乐充值不到账 - 神级奶爸最新章节 - 第五百四十章 满城风雨

u乐充值

作者:单王张书名:神级奶爸类别:u乐娱乐充值不到账
    “汉、汉哥你”

    电梯里,傅洪山有点晕乎乎的开了口,但一时间又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

    倒是周小辉,此时回过神来,目光有些复杂的看着张汉,嘴巴一动,吐出了一句让赵风几人有些忍俊不禁的话语:

    “汉哥,我现在是明白了,你、你应该不是入赘啊,太厉害了!”

    “是啊,一个人就压的他们不敢说话,这”陈满的面部肌肉止不住的颤抖,想了想,还是将心里的那个疑问说了出来:“汉哥,那个白三爷,是你给弄死的吗?”

    看大厅众人的表情和神色,感觉就像是张汉动的手,但是他明明没有动啊,一直坐在自己的身旁。

    此言一出,周小辉和傅洪山也是神色一动,眼巴巴的等待着张汉的回答。

    “或许是心肌保塞、脑出血?”张汉想了想,有些玩笑的说道。

    一开口说话,这让电梯里的气氛轻松了很多。

    他们也没怎么感受到张汉身上的压力。

    “脑出血”傅洪山咧嘴笑了两声,又有些感慨的说道:“汉哥,我现在对你真的是只有一个大写的服字,以前你是上京城的四少之一,可哪怕是上京四少,也不可能达到力压冰城各路靠门的地步,而现在让我不禁想起了一句话:金鳞怎是池中物,一遇风云便化龙。”

    “却是,汉哥就是强无敌。”陈满也附和了声。

    “这话没毛病,老板强无敌!”孙东恒笑呵呵的说了一声,随即又看向张汉,挠了挠头道:“老板,今天真是多亏了你,要不然我得被那几个嚣张的小子毒打了啊!”

    “你小子怎么刚来冰市就招惹到了他们?昨天晚上还被人群殴,来这里又差点挨揍,你这”赵风有点好笑的看着孙东恒。

    “嗨!也是特么晦气。”孙东恒叹了口气,道:“这还不是我常去我直播间的土豪嘛,我和他见个面,结果就莫名其妙的被嘲讽,我忍不住还两句嘴,他们就记仇了,然后我来之前,我爸就跟我说,跟老板出去玩别给老板添麻烦,我就想着也是,退一步海阔天空吧,结果今天过来,又碰到了那个人,运气有点不好。”

    孙东恒一边说着,同时也有点尴尬。

    没想到事情发展到了最后,成为老板横压各路豪门的场景。

    张汉闻言微微摇了下头,很随意的说道:

    “他们并不算麻烦,你爸在公司做事,你也签了紫妍那里,虽然不是安保团的成员,但也算半个自己人,以后出门不要在意这些事情,有这种麻烦,直接叫小风就好。”

    哗啦啦!

    孙东恒一时间只感觉心里暖暖的,重重的点了点头。

    同时心底深处的某根弦仿佛被波动了下,那根弦,仿佛就是信念、亦或者信仰,也可说是崇敬。

    倒是站在张汉身旁的周小辉四人。

    听到紫妍的名字,猛地愣住了。

    紫妍?

    那不是个大明星吗?

    姜彤彤突然目光一凝,仔细的打量着孙东恒,‘啊’了一声!

    随即便用右手捂着嘴,道:

    “你你、你不是那个主播东哥吗?你还是话语新歌声的八强!我看过你的直播!”

    “哎呦,你才认出来啊?我还以为你们早知道呢,我现在也好歹是个网红啊!”孙东恒拍了下额头。

    见到张汉的目光看了眼自己,姜彤彤的脸色一红,有些不好意思,回答道:

    “我一开始看你比较眼熟,但没有向那方面想。”

    “呃,不说这个,汉哥,我现在有件事太好奇了。”周小辉的表情有些异样,问道:“我上次看到的嫂子,她难道就是紫妍吗?一开始我觉得是个大美女,但现在细想,好像”

    “嗯。”张汉直接点了下头。

    “我擦,真是紫妍?”陈满眼睛一瞪,道:“汉哥牛逼啊!傍女神紫妍都泡到手了,厉害厉害,等等!汉哥你不是有孩子了吗?难道是你和紫妍的孩子?”

    “这不是很明显的事情吗?”张汉有点无语的回答。

    不是自己和紫妍的孩子,那紫妍还能是后妈啊?

    “汉哥和紫妍的孩子?”

    一时间,几人都有些懵住了。

    “我说呢!紫妍怎么会在前几年隐退,原来是跟汉哥生宝宝去啦!”姜彤彤突然有些八卦的说道。

    表情有些兴奋的样子,就像是知道了什么了不得的秘密。

    有时候就是这样,别人不知道,自己知道,也会让人有些小爽。

    叮!

    正说话间,电梯到达一楼,在电梯门口两侧站着总共十位黑衣男子,他们身上的气息雄厚。

    见到张汉后,这些人齐刷刷的拱手:

    “张先生好。”

    张汉看了他们一眼,十个人,六个天阶大师,四个地阶大师。

    他们应该是盖如龙的手下。

    如果说是本地国安局的武者,估计会称呼一声:张总管。

    没有理会他们,张汉一行人直接向外走去。

    不过这些人倒也让傅洪山几人一时间没有开口。

    直到出了门后,陈满才拍了拍胸脯,道:

    “哎,今天真是吓死个人了,都面对以往高高在上的大人物,可是他们面对咱汉哥,就像是见了猫的耗子一样。”

    “汉哥,我送你回去啊?”周小辉想了想说道。

    “今天就算了。”张汉闻言轻笑了声,道:“姜彤彤的生日,也搞砸了,你们可以在另外聚一聚,咱们改天在见面聊吧。”

    “好!那汉哥回头咱们电话联系。”周小辉比划了个打电话的手势。

    随即张汉点了点头,和赵风一行人上了停在路边的几辆路虎车。

    在他们的目光下,几辆车缓缓离开。

    “呼”

    傅洪山呼出一口长气,仿佛这个时候才放松了下来,看着车子的背影,他连连轻叹:

    “也不知道汉哥具体是什么身份,竟然、竟然如此厉害。”

    “虽然不知道,但可以想象,一定会高的离谱,甚至远非我们的想象。”周小辉也摇了摇头。

    几人都有些放松,同时更多的却是感慨。

    数年未见,汉哥还是那个汉哥,唯一的变化就是、更牛逼了。

    倒是姜彤彤,看着远处有些怔怔出神。

    感觉有些时候,人当真不可貌相。

    他们在这里感慨,同时在前侧的车子中。

    赵风开着车,孙东恒坐在副驾驶,张汉坐在后排座,向外侧看了眼,他说道:

    “在前面的商场停一下。”

    “好。”赵风回应了声,随即笑道:“老板是给萌萌买冰淇淋吗?”

    “嗯。”张汉点了下头,一想起萌萌,他的眸子当中仿佛都微微亮了三分。

    “哎呀!”

    这个时候,孙东恒突然拍了下大腿:“三胖他们还在里边呢!傍他们忘了!”

    说着他赶忙拿出手机,拨通了三胖的号码,第一遍没有接通,第二遍才被接了起来。

    “三胖,我和我老板回去了,你们今天自己玩吧,啊?封口令?呃,我知道了”

    说了几句,电话挂断后,孙东恒看向张汉,道:“老板,里边那些人都被下了封口令,正被带去局里。”

    封口令?

    这应该是那个朱挥搞出来的吧。

    在场有数十个人,这目的也只是为了不让今晚的消息肆意传播,但大家族那些人,终究还是会流传开来。

    正如张汉所想。

    此时下达封口令的对象,大概有五六十人,全部被朱挥的手下带走。

    而那些受伤的,例如田明、白平原等人,都被送往了医院。

    很快,整个包厢只剩下了二十多人。

    有白峰,有田超然,有姜家主还有一些其他大家族的子弟。

    甚至盖如龙也留在这里,脸色微微有些沉思。

    “你们回家族后,可将此事禀报给家主。”朱挥的目光扫视在场众人,缓缓说道:“最好让你们的家主开个会,告诫一下家中子弟,最近不要惹是生非。”

    “我上次就有说过,进来冰城会来不少外地的武者,结果你们依旧如此,这一次直接得罪了一个超级狠人,还好他没有追究,不然后果你们也清楚。”

    “言尽于此,具体怎么做你们自便,还有”

    说到最后,朱挥的目光扫向了姜家主,眉头微微一皱,道:“张总管把话当面都说了,他的老朋友在你姜家受了不少白眼。”

    “朱总管,以后绝不会有这样的事情了!”姜家主赶忙回答。

    “嗯。”朱挥点了下头,挥手道:“这个人脉用得好,或许还是你姜家崛起的希望,你们都下去吧。”

    “是!”

    姜家主眼睛一亮,赶忙拱手,和一行人退了出去。

    整个场上只剩下田超然、白峰以及盖如龙等少许人。

    “他该怎么办啊?”

    朱挥看了眼地上躺着的白震洪,颇为头疼的说道。

    有时候人的运气还真的非常重要,白震洪这一下撞了南墙,丢了命,也真是有些点背。

    白三爷在白家充当杀星,威震很多势力,他这一死,白家就像是断了一臂,威慑力会少很多。

    “先送回去再说吧。”白峰的面色漏出一丝愁容。

    刚刚给家主打电话的时候。

    在他缓慢的道出‘张寒阳’三个字。

    他清楚的听到,手机中传来那水杯掉落在地上的碎裂声。

    “那个人、太强。”

    白峰挥手让人抬起白震洪的尸体,同时感慨的说道:

    “那个人、应该早一点说出他的名字,事情也不会发展成这样。”

    “因为区区一个韦照东,我白家三伯殒命,这真是一个天大的笑话。”

    “呵呵呵,朱总管,我先告辞了!”

    白峰最终有些凄凉的笑了两声,转身拂袖离开。

    他第一次说‘那个人’,自然是张汉,第二次所指的便是孙东恒了。

    看到他的表情,朱挥的嘴角微微一颤。

    怕是韦家这一次,要赔个底朝天才能平息白家的怒火。

    不知道以后在冰城,还能不能见到韦照东那个人了。

    “朱总管我也告辞,现在要回纵南山一趟。”

    盖如龙打了声招呼,没等朱挥回答,便快速离开。

    留下嘴角挂着一丝苦笑的朱挥。

    与此同时。

    楼下前侧路口。

    姜彤彤和傅洪山正在头疼一个问题。

    “回到楼上的包房去吗?”

    一说到这个话题,几人的心里都有些打怵。

    可想而知,上边的气氛怕是很糟糕。

    “要不咱们直接撤吧?”周小辉有些迟疑的说道。

    “对啊!”陈满双手赞成:“上边儿一个脑出血的,还那么多脑袋被开瓢的,咱们回去不像是羊入虎口吗?还是走吧!”

    想一想,傅洪山觉得也对。

    “可是”姜彤彤小脸一缩,道:“我爸妈还有家主都在上头呢。”

    刷!

    几人感觉刚刚的话好像都白说了。

    “那怎么办?要不上去看看?”周小辉的语气都低了三分。

    “诶?”

    就在这时,陈满目光一移,道:“他们好像出来了!”

    几人赶忙转头,只见一大批人走了出来,分别上了右侧不远处的一排悍马车中,径直离开。

    “哎呀,我爸妈他们也出来了!”姜彤彤定眼一望。

    在后头的那一群人,不正是姜家人吗?

    见到姜家众人如火如风的走来,他们几人都有些紧张了。

    姜彤彤紧张的是,自己生日会,除了这么大的乱子,如果有人怪罪,她就成了姜家的罪人。

    而其他三人,平时面对姜家主本来就有点紧张的。

    正常操作。

    “他会不会罚咱们啊?”

    姜彤彤小声嘀咕了句。

    嘶!

    一下子让其他三人更紧张了。

    目光紧紧的盯着走来的众人,突然发现,他们的表情好像有些不对劲儿。

    十几个人,怎么脸上个个都带笑?

    “彤彤!”

    姜家主一脸笑容的伸出了手:“今天你过生日怎么不和家里说一声呢,家里给你们安排个场地多好?还有这位就是洪山吧,果然是一表人才,小伙子很精神嘛,只是脸上的痘印有些多了,正好家里你范阿姨是精通这方面的,回头给你治一治”

    “咳,不好意思。”

    见到抓着陈满双手、态度极为热情的姜家主,傅洪山的额头仿佛飘过几道黑线,赶忙提醒了声:“我才是傅洪山啊。”

    好吧,上次明明见过一面,结果还给忘了!

    刷!

    姜家主脸色一红。

    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干笑一声:

    “哎,今天的近视镜忘了拿出来,还认错人了”

    貌似他刚刚对于陈满脸上的痘印看的很清楚惹。

    紧接着,姜家主握住了傅洪山的手,一阵嘘寒问暖。

    当真让傅洪山有点受宠若惊。

    就连姜彤彤的父母,态度都来了个三千六百度的大转弯。

    不过他知道,这一切、都是老朋友汉哥给自己带来的。

    之所以有这么大的影响,也因为他的那一句话,同时也因为那位总管想也不想的‘当诛!’

    最终姜家主留下了一张银行卡,让他们晚上出去玩,庆祝生日party。

    至于银行卡里有多少钱,几人暂时都不知道。

    但可想而知,数目定然是不少的。

    拿着银行卡,几人怔怔的看着离去的姜家人,一时间,有股如梦似幻的感觉。

    有人欢喜有人愁。

    姜家众人很开心,但今天最为忧愁的,还是相当于断了一臂的白家。

    此时,白家主宅大厅。

    气氛一片沉重。

    所有人都沉默不语,隐隐约约的从侧面的会客室里。

    听见各种碎裂的声音。

    白家主,正在里面砸东西,而且已经维持了整整十分钟!

    他们根本没人敢去劝。

    也没人敢出主意。

    在听见张寒阳这三个字后,他们都沉默了。

    很快,又过了两分钟,会客室的门被白家主一脚踹开,他的脸色很是难看,大声的吼了一句:

    “一个小时之内!让韦家主给我滚过来!”

    刷!

    这一刻很多人都动身出去,其中就不少是借机溜走的,家主一怒,太吓人了。

    同时。

    香江宗师无敌狠人张,张寒阳已在冰城,并横压本地各路豪门,诛白三爷,力压盖如龙,约战北虎盖行空。

    一则则消息,很快便在各个大家族以及武道界传开了!

    “你说什么?狠人张?他在冰城而且还出手了!”

    “是谁惹到了那尊狠人?”

    太多的人不解,是谁能将他给得罪到呢?

    很快,这些不解的人得知了确切的消息。

    因为韦家的韦照东。

    “卧槽!韦照东他疯了?竟然敢招惹张寒阳。”

    “韦家怕是难受了,我刚看见韦家主带着家中高层前往白家。”

    “白三爷陨落,白家肯定大怒,但他们不敢面对张寒阳,只有韦家。”

    一阵阵疯狂的议论声在冰城各处传荡开来。

    但渐渐地,人们的注意力放在了另外的事情:

    “张寒阳约战盖行空,真的假的?”

    “是真的,甚至盖如龙都亲口说,张寒阳的目标好像就是他爷爷。”

    “这要是大战起来,那岂不是火星撞地球?号称宗师无敌的狠人张,和数年前横压一代的北虎盖行空打起来,那可是太疯狂了。”

    在这个时候,有武道界的老辈人员给出了中肯的答案:

    “如果盖行空没有突破至神境,面对张寒阳未必能打得过,毕竟张寒阳可是一人力压小世界天骄的狠人,盖行空也只有突破到神境,才有胜算。”

    但也有反对的声音:

    “未必如此,你小看了盖行空!”

    这一件事,可谓是闹的满城风雨,近乎武道界以及各大家族中、过半的人都知道。

    张寒阳、来了!

    而身为当事人的张汉。

    此时却躺在床上,声音轻柔:

    “矮人国王经过一番争斗,最终得到了不老泉,喝下去之后他感觉到很多的能量,于是他”

u乐娱乐充值登录u乐娱乐充值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