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u乐娱乐充值不到账 - 神级奶爸最新章节 - 第六百四十三章 来自于父亲的消息

u乐充值

作者:单王张书名:神级奶爸类别:u乐娱乐充值不到账
    【为至尊萌萌萌c加更14、30】

    一路上张汉开着车,听着后排座的俏佳人和俏丫头欢快的唱歌。

    这绝对是九成以上的男人最期待的体会了。

    有个美女老婆,开着劳斯莱斯,有个精致可爱的小丫头女儿。

    其实也有些富甲,相对来说拥有这般生活,但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他们的开心你体会不到,他们的痛苦你也无法理解。

    但张汉不用啊!

    实力是决定一切因素的根本。

    现如今,张汉的身旁汇聚了很多的势力。

    东北犹如帝王般的盖家!整个华国都超然地位的陈家!西航整个王家,次级一些还有临海市的荣家,新佳坡的丈母娘家。

    人脉已经有些无法想象,抛开家族不谈,身旁的神境有陈家战神,陈常青,盖行空三位关系颇近的人,甚至还有个能略微帮忙的季无双,宗师强者更多了,雷天南,王展鹏甚至萌萌安保团都有六个武道宗师了,真是有些数不过来。

    这已经是一个颇为庞大的力量,可以说,当今武道界,谁都知道张寒阳这三个字。

    也都懂的,他在华国、可以肆意的横着走。

    他们更知道,张寒阳的老婆,是一个叫紫妍的大美女,还有一个叫萌萌的可爱女儿,这两个人,一碰既炸。

    甚至有不少家族都警戒家中子弟,宁可当年对张寒阳有所不敬,但也千万千万不要去招惹他的妻子和女儿。

    可以说,所有城市的超级势力,都很清楚,但略微次一些的,还是不大清楚,实力决定一切,他们还没有到那种了解上层事情的资格。

    整个华国武道界,都将上京张寒阳和青帝的事情当做茶余饭后的闲谈。

    但身为当事人之一的张汉,却不怎么理会这些的。

    此时开着车,并没有观察父亲留给自己的那颗宝石,因为他感受到了宝石上独特的封印,虽弹指可解,但张汉觉得应该留有什么消息,便打算回到别墅再作打算。

    在上京这个地方,张汉还是比较熟悉区域的,一路驶回陈家所住的别墅。

    便看到陈家主和两个身穿西装的男子站在大门口。

    见到张汉后,陈家主赶忙迎了过来:

    “张先生,关于潜龙村修路的事情,已经有了详细的计划,这是规划书,覆盖整个潜龙村,张先生你要过目一下吗?”

    “不必了,陈家主你办事我难道还不放心吗?”

    张汉的心情挺好的,漏出了一缕笑容,说道:“等之后这个工程的花费,你和许勇交接一下就好。”

    意思是他自己花这钱,张汉对于钱,并没有什么定义。

    因为他知道,他不会缺钱,就算灵宝也是如此,自从张汉觉醒闻宝鼻后,他就知道自己一生并不会 缺‘财’。

    但陈家主可不这么想,闻言后面色一紧,赶忙说道:

    “张先生你这就有些太客气了啊,你是常青的好大哥,那不就是我们半个陈家人么,这要在让你花钱,我都会被老爷子说教的,所以张先生这样的话还是不要说了,我会亲自监督这件事。”

    张汉看了陈家主两眼,微微摇头,并没有再说什么,直接带着萌萌和紫妍走入别墅。

    赵风、刘教官和许勇在外头同陈家主聊了起来,说的也是潜龙村那件事,确定一下规划书便可以,他们也不怎么用管,这件事交给陈家来做,绰绰有余。

    也可以说是杀鸡用了宰牛刀。

    “玩玩具喽!”

    萌萌看到侧面大阳台处沙发上的数个玩偶,欢呼着跑了过去。

    紫妍莞尔一笑,快步跟着萌萌。

    “哎呦,累了,等下我回去睡个午觉。”张莉伸了个懒腰,一下子瘫在沙发上,懒洋洋的说道。

    “等会儿再睡吧。”

    张汉坐在她的身旁,右手一摊,多出了那块宝石。

    宝石只是一块三阶灵宝,但也只是这样,张汉闻到了它的气味儿,其他的并没有感受到。

    “这是什么?”张莉见怪不怪的问道。

    “是咱爸留下来的东西。”

    嗖!

    张莉一下子来了精神,坐直了身子仔细的打量:“这是什么东西?”

    “看一下便知。”

    张汉说了一句,灵识猛地一动,刺入了宝石当中。

    嗡!

    宝石突然变成了深蓝色,就像是汪洋大海,上面还有云雾缭绕,有一股玄而又玄的气息。

    “小汉。”

    那一道熟悉的声音,让坐在沙发上的两人身子一颤。

    那是父亲的声音。

    “能找到这个地方,也只有你了,能打开我留下来的这道印记,说明你已经是武者了,没想到你最终还是踏上了这条路,没有我的引领下,踏上的这条路。”

    “现在你应该是很了解武道界了吧?并不是爸跟你藏着掖着,本来想在你十八岁的时候,告诉你,但你小子生日那天出去鬼混了一天一夜,感觉你还有些不成熟,便打算二十岁的生日在告诉你,引领你走上武者的道路,但天意不如。”

    “你应该听说过小世界的事情了吧,如果不知道,将来等爸回归,便亲口告诉你,小世界你可以简单的理解桃花源记里的那个世外桃源,我和你妈正在小世界里,在一个叫天侠山的宗门,因为一些恩怨,处于对你们安全的想法,这些消息也没有说。”

    “不过你现在是武者了,我张广佑的儿子,定然天资非凡,不管怎样,你要记得一句话,无论我在哪,我都会归来,哪怕这天地不让,我便把这天地斩烂!”

    “所以你要做的是,好好的生活,照顾好你的妹妹,告诉她爸妈就快要回来了。”

    一句句话语从宝石中缓缓传出,话语声响在了张汉和张莉的脑海。

    这是一块三阶灵宝,很罕见的血脉之石,激活的时候近距离会听到这些话语声。

    听到父亲的声音,张汉和张莉的表情也都顿住了。

    张莉略微咬着下唇,作为女子,心绪肯定比张汉来的激烈。

    说到这里,宝石上的深蓝色淡了很多,显然留下的能量在消耗着。

    “好了,该说正事儿了,小汉你既然能打开这块宝石,说明你最少在气劲大师以上,但这远远不够,这块石头,我叫它引路石,它是一块地图。”

    “地图所指,是一个极其危险的秘地,秘地的名称,叫做黑暗深渊,切记,切记,危险的程度达到九死一生,如果没有神境的实力,千万不要去闯,等父亲归来再说,至于你的修行,你去西杭市青峰宗找宗主岳无为岳掌门,爸寄存在他那里一点东西,能让你修行很长的时间,基础非常重要,这代表以后实力的延伸,所以爸给你留了一套功法,名为逆苍天,等下便是修行这套功法的详解说明。”

    “最后在和你说一句,你以前总不听爸的话,这一次,要听话,要乖,等爸妈回来,爸妈对你们很愧疚,最起码,要给我们弥补的机会。”

    话音落了下来,随后便是一整套功法的印记,在张汉和张莉的脑海生成,宛如凭空出现一个复杂的立体图案,伴随那熟悉又亲切的声音。

    张莉的眼眶有些泛红,张汉的面色也很平缓轻柔,看着功法的线路,他轻轻一笑。

    “哎,等你回来的时候,我会给你比这个强十倍百倍的功法,那个时候,你可不要吓的跳脚啊。”

    宝石上深蓝色的光芒散去,但还是有着一层封印,此封印需要一顶程度的灵识能量。

    也就是说,只有神境才能打开,封印之后,肯定就是地图了。

    但张汉估计他父亲没想到,自己的情况是实力没突破神境,灵识念力的量却早早超越了。

    打开封印很简单,但张汉却微微摇头:

    “那就听你的话喽,说的好像我以前有多不听话一样,这次我老老实实等你回来。”

    黑暗深渊,在张汉看来也是个很危险的地方,现在小世界大门打开应该不到半年了,这些时间,张汉可以等,雷阳木大概还要半年多,张汉想着,如果雷阳树成型,他就不用着急,如果不成型,在做其他打算。

    关键的是,哪怕成型,有了雷阳丹,张汉也不打算很快服用,因为他想要在突破先天之前,凝聚识海万朵雷云!

    只有达到极限之后,突破先天,那种蜕变才会来的更猛烈!

    甚至张汉都无法想象,自己的情况会转变成什么样。

    十寸丹田,万朵雷云,也是前所未有的事情。

    最少,张汉从没有听说过。

    练气境,为修仙之开端,巩基乃大道之基,两个境界是入门层次,先天才是真正的开端,张汉期待自己先天的时候,因为那样,他就有可以威震八方的实力。

    不只是武道界,还有小世界!

    相对来说,俗世是主世界,但小世界才是主战场。

    不过这距离还有点远,张汉收回了宝石,和张莉在沙发上坐了几分钟,紫妍便伸手招呼道:

    “老公,鲁果老师刚刚给我发微信了。”

    “唔?是我们鲁老师耶。”萌萌一时间也放下了玩具,抬起头看着麻麻。

    “说的什么?”张汉站起身走向紫妍。

    “小宝贝我来了!”张莉倒是去找了萌萌,她现在的心情有些低沉,找小丫头玩一会儿,也就开心了。

    于是两人走过去后,张莉坐在萌萌身旁,张汉坐在了紫妍侧身。

    “鲁老师说我们二十六号开学,二十五号要去开家长会。”紫妍问道:“现在只有五天的时间了,我们回去准备一下,或许我就要有工作忙,家长会要我一起去吗?”

    “到时候再说吧,你想去的话就去,不想去就我一个人去也行。”张汉随口回答。

    “嗯嗯。”

    紫妍轻点额头,随后脑袋靠在了张汉的肩膀。

    感觉有这样一个老公,真的很幸福呢,最起码什么事儿都不要自己操心。

    于是这两天的时间。

    张汉一家三口按照计划,第二天去了儿童乐园,萌萌玩耍的可谓是不亦乐乎,要比正儿八经的游乐园有趣,毕竟这里的项目小鲍主都能玩,而游乐园中,能玩的并不是很多,那些过山车等刺激的项目就不行,而往往那样的项目才是吸引人的点。

    他们一家三口玩,刘教官和赵风、许勇、冷月也放了假,他们几个并不像是王家老爷子,还有王鸣、荣佳欣能在别墅里呆得住。

    在第一天,几人便出去游玩,并没有去游乐园,而是纯粹的去逛了长城等一些旅游景点。

    比较有意思的是,他们开车前往紫禁城附近的时候,在一个红绿灯路口,见到了那辆改装的甲壳虫。

    恰好还在并排听着,坐在后排靠窗的刘教官余光不经意间看到了一身皮衣的江晏蓝。

    “哎呦喂?”

    刘教官眼睛一瞪,来了兴致:

    “吱吱吱!”

    打开车窗,一个挑衅的口哨声响了起来。

    嗯?

    江晏蓝看到刘教官,眉头下意识一挑。

    “小美女啊,你怎么整天都穿皮衣?不能缓缓风格么,作为一名绅士,我可以陪同美女你逛一逛商场,帮你挑选一些好看的衣服,比如说蕾”

    “滚!”

    江晏蓝黑着脸骂了一声:“跟个?潘恳谎?!?/p>

    “哎?你这话说的就不对了,我可是好心啊砰砰砰砰!”

    话还未落,绿灯亮起,这时候几人所乘坐的车子,轮胎传出了四道闷响声。

    这让几人的表情有点僵硬住了。

    目光看向江晏蓝,她的嘴角漏出一丝笑意,哼了一声,一脚油门踩下,蹿了出去。

    留下的是大眼瞪小眼,最终都瞪向刘教官的众人。

    “喂!不讲理啊!”刘教官探出头叫了声:“下次逮到你,一定按在地上在你**狂打小皮鞭!”

    一句话差点让江晏蓝刹车在杀回来。

    但最终想了想,江晏蓝还是忍了。

    于是赵风几人灵力外放,让车子漂浮一点高度,上了修车厂,去游玩的计划也泡汤了。

    直到晚上八点的时候,他们去了一个规模很大的酒吧。

    其实几人对于酒吧的氛围,还是比较怀念的,包括不怎么样言语的冷月,也会喝着洋酒,跟随重金属的音乐晃悠两下身子。

    几人点的是一个比较大的卡台,坐了一会儿,许勇便站起身子:

    “走啊,去舞池尬会儿舞!”

    “走!”

    赵风也站起身。

    可他们刚刚走入舞池的时候。

    “哎呦?”刘教官突然感受到了一抹煞气,转头一看。

    倒吸一口凉气。

    江晏蓝!

    她正漏出了坏笑,缓缓走了过来。

    这可是一位宗师巅峰的强者啊,刘教官直到不知自己这菜鸟能比拼的,于是他漏出一抹讪笑:”咳,队长你来啦,真巧啊。“”是好巧呢。“江晏蓝舔了舔红唇,一副要动手的架势。”误会,误会。“刘教官向后退缩着。

    赵风几人嗖的一声,退出了战场。

    “什么误会?嗯?跟我?n瑟你知道下场吗?”江晏蓝一边冷笑一边走了过来。

    刘教官的额头开始有了冷汗。

    但谁承想,在江晏蓝到达近前的时候,只听几道声音传了过来:

    “蓝蓝,你怎么自己跑过来了,也不等我们一会儿。”

    只见一男三女兴冲冲的走了过来。

    江晏蓝表情一动,收回了煞气,转头看向自己的朋友:“我碰到了个认识的人,就过来了。”

    “哦哦,是谁呀?”

    “嗨!”

    刘教官贴近江晏蓝,笑着看向那几个人,说道:“我叫刘威猛,是蓝蓝的男朋友,特意过来看看,那个啥,今天你们放开了玩,所有的账单都算我的。”

    说话间,刘教官没有理会有些黑了脸色的江晏蓝,看向其中一个目瞪口呆的矮个女孩,问:“你们是哪个卡台?”

    “我们,我们是556号。”她下意识的回答。

    “好的,咱们回见。”

    刘教官彬彬有礼的点了点头,随即离场,在走之前,还回头给了江晏蓝一个欠揍的挑衅表情。

    “干什么去?”

    冷月见刘教官拉着几人向外走,问了一嘴。

    “在留在这里就要挨揍了,换个场子玩!”

    刘教官说了一声,走到吧台的时候,他转念一想,来到柜台说道:

    “你好,我是556卡台的,你给我上几瓶酒,高端一些的”

    点了一些昂贵的酒水,几人走出酒吧后,赵风嘴角微颤:”教官,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竟然、竟然如此的跳,难道不怕江队长发怒给你大卸八块?”

    “哈!人活一回要潇洒,再说了,咱们马上回香江,那小娘皮上哪找我去?”刘教官很臭屁的说道。

    结果他成功了。

    见到一瓶瓶昂贵的酒水送上来,江晏蓝的几个朋友哇哇的叫着:“蓝蓝你男朋友好大方啊!”

    搞得江晏蓝脸色一黑。

    可结账的时候。

    一看账单,江晏蓝差点暴躁了。

    都说善有善报恶有恶报。

    其实也是有些道理的,赵风几人换了酒吧后,玩的很进行,一直到十一点才出来。

    可是刚刚一出门,来到停车场。

    便看到了坐在他们车顶的、那个穿着皮衣的女人!

    在刘教官愕然的目光下,江晏蓝缓缓转过头,漏出一丝邪笑。

    嘶!

    生人勿近!

    赵风其他几人急速后退。

    紧随其后,停车场便响起了刘教官嘁哩喀喳的惨叫声。

    如果无法反抗,那就享受吧。

u乐娱乐充值登录u乐娱乐充值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