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玄幻小说 - 奋斗吧,姜英秀!最新章节 - 第182章 脚上的泡都是自己走滴(2)

奋斗吧,姜英秀! 第182章 脚上的泡都是自己走滴(2)

作者:烧柴煮咖啡书名:奋斗吧,姜英秀!类别:玄幻小说
    刘老太太发挥了她唱念做打的本事,一边哭,一边说。

    三言两语,便把刘国庆和姜春菊竟然“偷偷摸摸在镇上租了房子,没有扯证就滚在了一起”这个令人脸上发烧的事实,**luo地摆在了姜老爷子和姜老太太面前。

    姜老爷子和姜老太太听了刘老太太这样直白又毫不客气的话,心中又是羞、又是恼、又是气、又是恨、又是心疼,姜老太太直接拎起来一把大扫帚,猛虎下山一般,把刘老太太给扫地出门了:

    “哪里来的疯婆子,到我家来满嘴喷粪!再让我听见你胡扯八道败坏我闺女的名声,看我不把你牙摘了滴!”

    被扫地出门的刘老太太,一边抱头鼠窜,一边直呼乡下人粗鲁、蛮横、不讲理。

    看热闹的乡下人一见这个干净利索挺洋气的老太太,竟然看不起乡下人,顿时同仇敌忾起来。刘老太太落荒而逃。

    然而,姜家老爷子和老太太,虽然在人前,义正辞严地赶走了刘老太太,还不惜动手打架,以捍卫自家闺女的名声。

    但是四下无人,两人却相对无言。

    姜老太太的眼泪哗哗地,噼里啪啦地就滚了下来:

    “福生啊!大春儿丫头一向聪明伶俐地,她不带干出这么傻的事儿来滴,对不对?”

    姜老爷子叹息了一声,没有说话。

    后来他把姜老太太搂在怀里,一下一下用手掌轻轻地顺着她的后背:

    “芳泠啊,咱们大春儿丫头就不是那样地银,我明个儿就去镇上,把大春儿丫头带回来。

    这镇上再好,咱们也不在去了!

    这流言蜚语啥滴,咱们别当回事儿,过一阵子也就淡了。”

    虽然暂时安抚住了老伴儿,姜老爷子心里却直打鼓。

    空穴来风,未必无因。

    刘老太太既然这样上门找到家里来了,而且还藏着掖着地不敢把事情闹大,等邻居们都走了才跟自己老两口说这个事儿,这事儿反倒有几分真了。

    要知道这年头,未婚同居还是非法滴,“搞破鞋”更是个非常严重的罪名。作风不正,乱搞男女关系,那是能拉出去游街批斗滴大罪名呀!

    谈恋爱的小年轻儿,在公园里拉拉手、亲亲嘴儿,搞不好都会被人整成流氓罪,去吃个枪子儿啥滴!

    何况大春儿丫头和那个叫刘国庆地,竟然还正大光明地租了房子,过上了小两口的小日子了?

    这孩子,这是哪里来的雄心豹子胆?

    到底还是太年轻、不懂事儿、欠考虑、心眼儿不够用哪!

    姜老爷子第二天就去了镇上,打听到了姜春菊做工的单位,是粮站下头的一个仓库,做的是临时工。

    这份工作,是刘国庆帮忙介绍的。

    他们单位有宿舍,也是之前姜春菊跟父母报备过的那一间。

    不过姜春菊并没有住在宿舍里,她对单位报备的是住在亲戚家了。

    而刘国庆把姜春菊介绍来这里工作,也是按照自己家亲戚的关系介绍来的。

    在他看来,这姜春菊就是自己的老婆。

    只不过是还没有扯证,没有摆酒罢了,当然算得上是近得不能再近的实在亲戚了。

    姜老爷子没管那么多,找到了姜春菊,就借口说家里事情忙,让她把这个工作辞掉,跟着自己回村里去。

    姜春菊知道东窗事发,当时眼泪就下来了。一脸的栖栖遑遑,欲语还休。

    姜老爷子气得哟,差点没当场就得了脑溢血。

    然而他还是硬生生地忍住了这口气,面色森寒地要求姜春菊,东西都不用收拾了,直接跟他回家。

    姜春菊看出姜老爷子已经怒鸿运游戏大厅手机版,于是委委屈屈地跟着姜老爷子,回了老姜家。

    刘国庆下了班一看,媳妇儿没回来出租屋。而回到自己家,又听妹子说老娘已经去过一趟杨树沟村了,顿时就急了。

    当天晚上,就追到了杨树沟村老姜家,在姜家院门外头,就干脆利落地跪下了。

    跪着求姜老爷子,一定无论如何都要把姜春菊嫁给他。

    这一点让担心刘国庆,随后追着刘国庆的**赶到了杨树沟村的刘家人,大跌眼镜。

    在他们的概念里头,应该是出身乡下的心机婊姜春菊,为了留在镇上使尽手段,用尽全力,拼命往自家人刘国庆身上贴。

    谁知道姜家人竟然能干脆利落地把闺女接了回来。

    而且,还一口就拒绝了刘国庆的求娶。

    让刘国庆这么跪在外头,竟然也能忍得下心!

    不过,这也更说明了姜春菊那个狐狸精,把刘国庆迷得团团转了!

    第一个受不了的,还是刘老太太。

    她深恨自己的儿子没出息,可到底还是心疼儿子的心思占了上风,于是终于同意儿子跟姜春菊的婚事。

    而刘国庆在姜家院子外头跪了一天两夜。

    姜春菊还闹了一次上吊。

    姜家最终,总算也还是心疼女儿,到底是松了口。

    姜家老爷子和老太太,毕竟是把姜春菊当眼珠子疼,从小疼到大的。

    虽然姜春菊做下了这等糟心事,但是她的眼光勉强还算过得去。

    刘国庆算是个重情义的,刘家人虽然矫情了些,但是这门亲事,说到底,从外人能了解到的表象来看,也确实是姜家人高攀了。

    姜家老两口,并没有打算从这门亲事里沾什么光。

    但是,总得给自家闺女做足了面子。

    在姜家老两口这一代人的观念里,姜春菊做下了这样的事情,到底还是不知自爱,而且在婆婆面前,难免要矮人一头。

    就更想要多给她一些帮助和支持,让她能在老刘家立住脚。

    所以这姜家老两口,先是剜门盗洞地淘澄各种稀罕的票券,然后还拿出来了一小部分隐匿的财产。

    只说是从众多亲友处借来的,给姜春菊打了陪嫁的全套金首饰,还买了自行车、缝纫机和手表这样的大件儿。

    至于陪嫁的衣裳布料,家具用品,更是多不胜数。

    刘家和姜家这桩婚事,因为两家的地位悬殊(刘家是干部家庭,姜家是农民家庭),而且双方又是自由恋爱结的婚,还成了个镇上破除包办婚姻,树立新时代新风气的典型。

    姜家这趟嫁女儿,自然而然地,也就成了十里八村,著名的盛事。

    然而,嫁到了刘家之后,婚后的生活,远远没有姜春菊想象中的甜蜜和美好。

    刘国庆虽然对姜春菊依然是爱重的,但是,他毕竟是个大孝子。

    忤逆了母亲,经过绝食和下跪,娶回了自己心爱的人儿,便已经是对爱人尽责了。

    接下来,当母亲和妻子冲突的时候,每一次,他都会坦然地站在母亲那一边,还一再要求妻子要体谅,要容忍。

    这种态度,其实也并不能说他就是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