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玄幻小说 - 佞难为最新章节 - 第一百八十六章 风雨欲来

佞难为 第一百八十六章 风雨欲来

作者:Miss故虞书名:佞难为类别:玄幻小说
    “果真是好样的。”考院批阅试卷的厢房里,宋宓居高临下的坐在案几之后,俯身着跪在地上的扬思举,神情冷漠。

    扬思举的手不停的颤抖着,却强自按捺着,抬头回以宋宓一个冷笑:“不敢。”

    “果真的好样的。”宋宓忽而笑了,冷冷的瞥了他一眼。

    若不是她多留了个心思,私下派隐二去在暗处看着那些科举试卷,不知道要出什么样的乱子!

    这个扬思举,竟然想烧了这些试卷!

    因为这一次没有得到机会,所以心生怨怼?想起最初扬思举抱着自己的大腿匍匐在身边痛哭流涕的模样,宋宓笑的更加明媚。

    扬思举是有这个贼心的,却没这个贼胆。是谁给了他这个胆子?

    看着扬思举虽然紧张但是却也平静的模样,宋宓轻轻蜷缩了手指。这是……有所依仗吧?

    那他的依仗是谁呢?右相,或者说是季皙?

    宋宓收敛了笑容,面无表情道:“送去大理寺吧。”

    考院又恢复了一片寂静。

    豆大的灯光摇曳,光线不算太亮,也还算柔和。

    宋宓心若止水,静静的看着面前的考卷。这是容行的答卷,关于“为政”二字,字字犀利,直指核心。

    宋宓忽的笑了。

    这是吃准了她会看中这篇文章?可是他容行知不知道,若她没有截了胡,这考卷被别人看见,又是怎么的一番波折?

    到底还是太年轻。

    这句话在脑海中滑过,宋宓揉了揉酸胀的肩膀,失笑。

    说的好像她现在年纪很大似的。

    不过前世加上今生,年纪也不算小了。

    可惜容行的算盘要落空了。今生,他不可能再是连中三元的那个容行了。

    这次会试,这会元的名头,她不会给容行的。这样试卷就不会被传颂出去。

    这是苦心,希望他能明白。

    收起试卷,宋宓眨了眨眼。她感觉自己这半月来似乎变化了许多。

    或许是箭已在弦上,不得不发了吧。

    回到宋府,卧房之内一片昏暗,也没人掌灯。

    宋宓只感觉这一天之内心力憔悴,也没有说话,凭着感觉摸到了自己床榻之上,倒头便是要睡。

    才躺下,宋宓便是一惊,猛然起身就要喊人。

    却有人捂住了她的唇,低声道:“是朕。”

    松了一口气,拉开那人的手,借着昏暗的光线看清是季珩之后,宋宓嗔怪了一声:“来了怎么也不说一声,差点把我给吓死了。”

    季珩轻轻的叹了一口气,下巴倚在宋宓的肩膀上,在她耳边轻声道:“这段时间朕很忙,但是一直在关注着你的消息。你辛苦了。”

    宋宓笑了,这一天笑了很多次,唯有这一次的笑是真真正正发自内心的愉悦:“所以呢?皇上半夜私闯臣宅,就是为了告诉臣一句,臣辛苦了?”

    “不是。”季珩伸手揽住了宋宓,顺势将她带入自己怀中,然后贴着她的耳朵,温声道:“其实朕真正想表达的,是……朕想你了。”

    宋宓老脸一红,暗自啐了季珩一口。

    哪里来的不正经小皇帝,就会这样调戏人。

    大手覆在宋宓的手上,季珩没有继续上一个话题,而是沉声道:“很快,很快……”

    风雨欲来风满楼,暴风雨前的平静,很快就要到来了。

    宋宓沉默。

    她都快忘记了,前世是如何在朝中杀出一条血路了。

    今生有了季珩帮助,她怎么觉得,更困难了呢?当然,这话肯定不能和季珩说。

    宋宓推了推季珩,声音还算温柔:“臣知道了。”

    “你知道什么?”季珩又重新把宋宓揽了回来,声音之中却带了几分朦胧,迷迷蒙蒙的传入宋宓耳中:

    “知道朕是有多怕这一次失败?知道朕怕再转世,不一定还记得你?知道朕虽然累,但是一想起若是能这天下升平,可与你共执江山,心也是甘愿?”

    一句一句,虽然平常,但是却直击宋宓的心。

    她哑然抬眸,有些惊讶的问道:“你……都知道了?”

    “嗯。”季珩回应:“朕以为你这次只是简单的知贡举而已,却没想到,你的动作竟然那么快。”

    “不能不快啊。”宋宓垂眸:“曾经去申州外任,一路之上的百姓疾苦,我皆看在眼中,却不能说,也不必说。”

    这大恒在右相和左相手中一天,便多腐蚀一天,趁着他们还认为自己是蝼蚁的时候,不给予击溃的算计,难道要等他们注意到自己吗?

    宋宓靠在季珩身边,轻轻阖了眸。

    风雨速来吧,她把这些妖魔鬼怪都好好清理清理,就可以真正和小皇帝安心胡闹了。

    伸手拔掉了宋宓的簪子,揉了揉宋宓乌黑的秀发,季珩眼中满是垂怜,忽而想到了什么,季珩靠近她的耳边,低声问道:“那个容行,你很看重?”

    原本阖上的眼眸忽地睁开,宋宓轻笑地注视着季珩:“你怎么知道?”

    “他的策论,朕看了。恰好符合你心意。”季珩虽然也笑,但是那笑容之中却有些怪异:“为了护他,特意给了他会试第二甲,朕听说,容行甚是俊美,其风姿卓然,京城无公子可与之媲美。”

    话题好像哪里怪怪的,宋宓疲惫鸿运游戏大厅手机版了,也懒得多想,大致回想了一下自己脑中的容行,慵懒的应了一声:“嗯。”

    季珩手臂倏然收紧。她还嗯!她还嗯了!心里疯狂的灌醋,结果一低头,发现宋宓一句睡着了,呼吸清浅,静静的伏在自己怀中。

    再多的醋也倒不出来了。

    季珩一个人默默忍受着浓郁的酸气,想起自己方才和宋宓的一番对话,低笑。

    这还真是,莫名其妙的一天。

    轻轻把宋宓在床榻之上放置,然后季珩靠在宋宓身边,揽住了她的腰。

    同床共枕,细细想来,已经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

    偌大的大恒,竟然只剩下她身边,最让人安心了。幸好,还有她身边足以让自己安心。

    季珩亦沉沉睡去。

    宫中伺候季珩的诸宫人都知道皇帝一夜未归,却也不敢说什么。

    常在深宫之中生存,无人的感觉不灵敏。虽然只是一个简单的知贡举,这是天下的大喜事,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空气中的气息都是凝滞的——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