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玄幻小说 - 重生军少小甜妻最新章节 - 第241章 小年轻都这么冲动?

重生军少小甜妻 第241章 小年轻都这么冲动?

作者:小阿毒书名:重生军少小甜妻类别:玄幻小说
    温阳想了想,坚定摇头说:“没有。我父亲在他死后,从没有再出现过。那个你们是不是搞错了?也许那个人只是长得像我的父亲?”

    霍元启摇头,温世军他多年前就认得,怎么可能认错人?

    “你爸爸在农村的时候,你对他的行为和话有没有比较深的记忆,或者说有没有什么不认识的人去找过他?”

    “我父亲在我小的时候一直在外打工,他在村里的时间不多。他回家的时候没有不认识谁的人来找过他。比较深的记忆也没有,我父亲给我的印象都是英雄那样的正面人物。”

    她说话的声音不大,但语气很突出。

    没有任何人会贬低自己的父亲,以及诋毁他。

    霍元启眉头一皱,内心已经否定温阳这些年知道温世军行踪的怀疑。

    因为她太过镇静,她不是特训过的人,在面对这样的惊变之后,她能表现出这样的从容和坚持,是他没有预料到的。

    要不是看在容家的面子上,他才不会特地腾出这些时间跟她单独聊。

    早让人直接抓她进去好好审问。

    霍元启对温阳的回答不满意,因为她一直在维护温世军,不肯相信温世军的犯罪事实,对他来说就是不配合和抵触。

    他已经事先让容许说明了温世军的犯罪情况,而她油盐不进,充耳不闻继续维护温世军,对他来说就是不合作。

    不过,他这样的人已经能做到波澜不惊,笑笑说:“你再好好想想,不着急回答,你的回答对你爸爸很重要,如果你提供的话能让我们这边找到有效的线索,对你也有好处。”

    他已经说得很明白,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面子给你,你也要懂得接。

    他没有直说,但温阳又不是傻子,这样级别的领导人说话肯定从来都是滴水不漏,不会直接说出真正的意思。

    但她能听懂霍元启话里的意思,她腾地站起身,一脸正气,刚正不阿地开口:“我的父亲在我的记忆里,年轻参军保家卫国,屡次建功,中年顾家,疼爱孩子,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好父亲!您再问几遍,我依然是这个答案。”

    容许为她捏了一手冷汗,她不是一向聪明,怎么能在这个书房里这么不冷静,不理智?

    就算斩钉截铁的说这些话,也可稍微再思考一下再说,何必这样子站起来,一脸抗拒的表情?

    这不是公然与霍元启作对吗?

    人家客客气气请你进来了解温世军的情况,她倒好,没个好脸色不说,还这么不配合?

    她这样的态度,哪里是不配合,估计要是霍元启再问下去,再说温世军一句不好听的话,她能扑上去跟他拼命!

    当然,这只是容许的脑补,温阳也做不出这样出格的事。

    相反,容许冷静过后,有些理解她的话和行为,因为温世军留给她的记忆和印象从来都是正派的好父亲形象,她是绝对不会相信温世军会犯罪的。

    霍元启和温阳的谈话到了这里,陷入僵局,不可能继续下去,这都是温阳造成的。

    容许一直端正的坐定,只是眼神时不时扫温阳一眼,以防她做出什么过激动作。

    那就不是参观书房,很可能上升到一定的事件。

    “好。我已经了解,你可以出去。”

    霍元启呆了两秒,现在的小年轻都这么冲动?

    他还没说温世军的犯罪罪名,只是例行询问了这么两句,温阳就这副不愿意合作的姿态?

    那她的话八成也不能相信,再问下去没有任何意义。

    本来温世军的案子,他是看在温阳是容家媳妇的份上给容家一个台阶,希望请她过来配合一下,谁知她会这样?

    温阳走出去,霍元启尴尬地笑了笑说:“你这媳妇脾气不小,在家里经常吵架?”

    “是啊,她脾气性格不大好,稍微不顺心如意,容易发火。”容许只好给温阳找理由和借口。

    顺着霍元启的话说,也是为了化解这段不愉快的谈话引起的尴尬。

    书房里只剩下容许和霍元启。

    温阳走出书房的门才舒了一口气,要不是她表现出这样不配合的姿态,她这样没有经过训练的小泵娘肯定会被霍元启问出很多东西来。

    她是为了自我保护,也是为了不说出关于父亲的事。

    她始终不愿意相信温世军会是一个罪大恶鸿运游戏大厅手机版的犯罪分子!

    书房里,霍元启听容许说完,才勉强笑笑:“女人都这样阴晴不定。关于温世军的案子,可能你了解的只是你那天看到的那些。

    这个人对我们国家安全十分危害,他在部队的时候已经勾结上国外及部分的分裂势力,他组织策划的恶**件足足有十多起。国安部的人最近这五十天,不论使用什么手段和方法询问,他就是不开口。

    这个人的意志前所未有的坚定,无法突破,对我们下一步的侦查很不利。尤其是,那些人知道我们还没有采取行动,就明白温世军没有出卖他们,现在的情况很不乐观,我才找你们过来问问。”

    容许点头,他对温世军的案子的了解仅限于那天的任务。

    “关于温世军这个人,我鸿运游戏大厅手机版少听温阳提起过,即便提起也是她小时候的事。温世军诈死更换姓名后做的事温阳一无所知,她无法接受自己的父亲是一个罪犯的事实。”

    “我知道。现在温世军是牵动海内外几股势力下一步行动的关键,我们也很担心,其实请你们来会让你们冒很大的风险,但也是为了保护你们,不得不请你们来这一趟。

    只要你们来过这里,再安全地走出去,我们在两个月内按兵不动,到时候你们也就安全了。当然我会暗中派人保护你的家人。

    另外我听说温阳即将上大学,我建议你最好让她不要去航天大学,那边属于边疆地区,她的安全很难保证。”

    霍元启早就对温阳的背景了解地很透彻,也知道她即将去西南那边上学的事。

    容许当然知道霍元启的担忧,西南那边常年有国内外的人出入境,人员混杂,不好甄别和管理,温阳作为温世军的女儿,是十分危险的——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