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玄幻小说 - 鬼王噬情之逆天阴帅最新章节 - 二、天人永隔

鬼王噬情之逆天阴帅 二、天人永隔

作者:丁香没尘埃书名:鬼王噬情之逆天阴帅类别:玄幻小说
    忘川河畔,彼岸花果然开花了,红艳艳一片,使得冥界多了许多生机。

    这已经是彼岸花开花的一万年后,冥界已不再只有他们三人,所有死后的亡灵都将来到这里,然后中转投胎回到人间。

    火微原虽已是统领冥界各大小地狱,却依旧喜欢徘徊于六界,寻找能种植在冥界的奇花异草,这日,他开心地蒙着花不语的眼睛,带她来到忘川河之巅。

    花不语虽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却还是配合着他,娇笑着嗔怪,“我都看不到了,你到底带我去哪里?”

    火微原也不急着回答,只是小心翼翼地护着她往前走,过了一会儿,他才慢慢放开手。

    花不语睁眼便看到了满地的绿叶,辽阔的一大片,“这是什么?”

    火微原温柔地把花不语搂在怀里,在她耳边低声呢喃,“这是噬情花,魔界奇花,若能开花,便万世不灭,只有至情至真的爱才能使其开花,这是我为你种下的,这世间唯有我能令它开花,等它开花之时,嫁给我可好?”

    花不语心砰砰直跳,犹如第一次见他时一般,她伸手紧紧抱住他的腰,“好!”

    本来一切都很美好,郎情妾意,可惜,一切都因一封信而变得面目全非,浓情蜜意的两人就此天人永隔。

    一日,火微原正在玄阴王府帮花不语打理花草,而花不语则坐在一个摇椅上含情脉脉地看着他。

    突然,一段法术随风飘至他的耳中,“火兄,我帮你打听到让冥界亮如白昼的方法了,你速来魔界异魔窟与我汇合!”

    火微原一喜,急切回应,“好!”一段法术顺着他的嘴角飘至远方。

    花不语直起身子看着他,似在嗔怪,“你又要走?”

    火微原把修花剪放到花盆里,来到摇椅前弯腰凝视着她,嘴角勾起迷人的弧度,“怎么?舍不得我啊!”声音温软又撩人。

    花不语假意生气,“我才不会舍不得你,只是我这两日眼皮总是跳,心也慌慌的,你不要出去了好不好?”

    火微原宠溺地摸着花不语的脸,似乎想要拂去她脸上的不快,“我答应你,这是最后一次,我托人打听让冥界亮如白昼的方法,现在已经找到了,就在魔界异魔窟,我去把方法寻来,作为我的聘礼,以后我便永远陪在你身边,绝不离开你一步。”

    花不语一滞,“你知道的,我并不在意那些,我有你就够了。而且天魔两界交恶,势必会有一场大战,我们素来与天界亲近,你此去魔界,我不放心,要不我和你一起去。”

    火微原低头吻在了花不语的额头,然后轻轻把她揽在怀里,“你是这世上我最珍视的人,我当然想要给你最好的,放心吧,我此去定会乔装打扮一番,不会让任何人认出我的,而且你别忘了,我可是冥界的魁阴王,这六界,能动我的屈指可数,你就安心等我就行!”

    花不语靠在火微原温暖的胸膛,虽心中不舍,却还是松了口,“好吧,不过你要万事小心。”

    火微原点头,“好!”

    他未想到,花不语的预感竟成真了。

    他刚到异魔窟,根本还未来得及见传信之人,天空中竟开始电闪雷鸣,飓风呼啸,火微原觉得事出古怪,刚要离开,竟发觉法术已无法施展。

    天空中突然降下一个通体墨黑,散发着恐怖气息的笼子将其罩在了其中。

    火微原自知不好,这似乎不是普通的阵法。

    他伸手摸了摸笼子,笼子上突然闪烁着灼人的金光,顿时一阵强烈的刺痛感传遍他的全身,疼痛竟是如此的清晰,他从未知道原来世间还有这般撕心裂肺的疼。

    他扭头看向虚空中鬼鬼祟祟的身影,“你是谁?出来!藏头露尾算什么本事?”

    虚空中的身影一怔,接着便隐匿了身形,火微原再也探知不到。

    他只觉得笼子上的符文传来的压迫感越来越强烈,他是集地府先天阴气凝聚而成的,只要他和地府的联系还在,他就永世不灭,可是这笼子竟隔绝了他与冥界的联系,而且是迅速消逝掉他的修为。

    “难道是阴阳屠鬼阵!”他惊住!

    “阴阳屠鬼阵”是六界当年合力研制的阵法之一,万年前,六界为了相互制约,便合力研制出最强劲的法术,专门对付各界霍乱人界之人,分别是“阴阳屠鬼阵”、“乾坤屠魔阵”、“通天焚妖阵”、“逆天弑神阵”、“太鸿运游戏大厅手机版灭灵阵”。

    不过一刻钟,火微原便萎靡下来,身形慢慢化成虚影。

    凉风吹过,终是轻而易举吹散了他的魂魄。

    他借着毕生的修为留了一缕魂魄来到冥界。

    正在浇花的花不语只觉心中一痛,扭头,便看到已成虚影的火微原。

    在她回头的瞬间,他的手已遮在她的眼前,“别看!对不起,我食言了,我说过要永远留在你身边的,现在怕是不能兑现承诺了。”

    她拿开他的手,紧紧攥住他的胳膊,哽咽着道:“你这是怎么了,我们现在去炎火地狱,在那里,你定可以恢复的,即使万年我也等你!”

    他伸手擦去她脸上的泪,“来不及了!语儿别哭,我会心疼的。你放心吧,我会回来了,即使千年万年,我都会回到你身边,等噬情花开之时,就是我回来之时,到时你就嫁给我可好!”

    她哭着笑了起来,“好!我会等你回来的!”

    花不语话音刚落,他最后一缕魂魄便化作朵朵星光消失在了她的面前,似乎从未出现过一般, 只是她心上的痛却异常清晰。

    看到这里,三人皆是潸然泪下,特别是花不语,已哭成了泪人,当年那种锥心的痛又一次袭上她的心头。

    离朱终是想起了自己的前世,他转身对着花不语,伸手熟练地绕过她的后背,把她揽在了怀里,紧紧抱住,“语儿,对不起,我来迟了!”语调婉转动人,与十万年前一模一样。

    花不语一听这句撩人心神的“语儿”,热泪又一次扑簌簌直落,六界敢这么叫她的便只有火微原一人。

    风景逸也不禁为之动容,“这些年让你受苦了,都怪大哥无能,没能早点找到你,不然也不至于让你这一世受病痛折磨,早早便归了黄泉。”

    离朱含泪看着冥王,“大哥切不可自责,十万年前我突遇不测,定给大哥和语儿带来了诸多痛苦,那么多年过去,能投胎转世已实属不易,受点病痛折磨我也依旧心怀感激。以前是我从未顾及大哥和语儿的心思,以后我定不会再那般任性。”

    冥王笑着点头,他能回来,对冥界那是天大的喜事。

    途经此地的一众小表们看到这一幕,皆惊得目瞪口呆,一向冷漠寡言的玄阴王竟小鸟依人地扑在一个新鬼怀里,而高高在上,威严无双的冥王竟笑得这般和蔼可亲,这真是冥界的万古奇闻啊!

    很快,三人转至玄阴王府花不语的厢房,鬼仆们都被遣到了外院。

    三人围坐在檀木圆桌旁,离朱的左手紧紧握住花不语的右手,两人真的一刻也不想分开,冥王早就看惯了他们这般浓情蜜意,自然不会表现出任何的异样。

    风景逸回想着火微原死时的场景,不禁眉头紧蹙,“二弟,你可记得当年在异魔窟的细节?”

    离朱低头看着桌面细细回想着,沉吟良久后,才道:“当年我并未看到任何人,但是我能感觉到他们就在我身边。”

    风景逸更疑惑了,“这六界,能在你面前隐去身形的屈指可数,能悄无声息在你身前摆下阵法的更是寥寥无几,我想以当年魔尊燕南飞的的实力,定是做不到的。而且他是如何得到这‘阴阳屠鬼阵’的,这阵法被锁于伏魔山伏魔通天塔,需结合六界之力才能拿到的。”

    “大哥为何说是燕南飞拿到的阵法,我这世身在魔界,听说书先生说过,前任魔尊是死于天魔大战,而且是死于冥界罪妇之手,当年大哥虽与天界交好,但也只是为了万千魂魄考虑,并未有联合天界对付魔界的心思啊!”

    风景逸浅瞥了花不语一眼,这冥界罪妇说的自然是她。

    花不语则朝风景逸浅然一笑,一副你随便说,我不介意的模样。

    风景逸神色严肃,“当年我们知道你魂灭于异魔窟,便迅速赶去了那里,在那里并未有任何阵法的踪迹,反而有燕南飞的独门绝技‘幕燕滔天’的痕迹。”

    离朱一怔“幕燕滔天?据传幕燕滔天会在施法的地方形成一个巨大的内幕,内幕里边有上千上万的噬灵血燕,这些雪燕见人就吃,见魂就吞,只要入了这个内幕,不管是天地神人鬼,必将灰飞烟灭!”

    风景逸点头,“对!施此术唯一的缺点便是成千上万的雪燕见光就死,在它们吞噬灵魂后,必将全部魂灭于此,我们去的时候刚好看到这些死去的雪燕,便认定了是燕南飞杀了你,毕竟整个魔界,要是能找到能杀你之人,定是他无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