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玄幻小说 - 鬼王噬情之逆天阴帅最新章节 - 三、南柯一梦

鬼王噬情之逆天阴帅 三、南柯一梦

作者:丁香没尘埃书名:鬼王噬情之逆天阴帅类别:玄幻小说
    离朱感受到了花不语的玉手竟有些颤抖,他扭头看着她,“你怎么了?”

    花不语笑着摇头,“没事!”。其实,她只是想起了当年的事情,依旧抑制不住满腔的怒火。

    风景逸自然知道他的心思,继续说道:“于是我们找到天界,答应与天界联手对付魔界,唯一的条件便是魔尊燕南飞的命由三妹来取!”

    “你!”离朱终于知道为何花不语刚才神色异常了,以前的她悲天悯人,疼惜万物,让她去杀人,是他从未想过的。

    花不语冲其嫣然一笑,这一笑,美的晃人心神,只是眼底深处竟渗着丝丝寒气,语气也是冷得吓人,“对,是我!这世间凡是伤了你的人,我定不会放过,他伤你一分,我定十分还他,他将你伤得灰飞烟灭,我定让他永世不得超生。

    所以我们联合天界攻打魔界,那场大战足足打了七天七夜,最后我只身杀了燕南飞,连带着魔界数万人都替你陪葬!不过遗憾的是,没能杀了狰狞。”

    离朱微微蹙眉,“狰狞,他不是被关在无间地狱吗?”

    花不语一愣,偷偷瞥了风景逸一眼,她私放狰蓉的事其实他一直都知道,只是任由她去做罢了,之前狰蓉出现救了她,风上暝一直翻狰蓉的旧账,都被风景逸搪塞过去了。

    “是狰蓉不忍他受苦,偷偷放出了他,之后他勾结燕南飞设计杀了你,在魔界他已经承认了。我本可以杀了他,可是天界不让我再造更多的杀戮,阻止了我!想想就可气!”

    离朱眼底深处划过一抹怒意,“狰狞为何要这样对我,我自认待他不薄啊!”

    花不语一滞,“他就是小儿心性,谁也揣测不了他的心思。”

    离朱知道狰狞死时也就刚过五岁,确实是孩子心性,难以琢磨,“那为何魔界和妖界都说你是冥界罪妇,按理说,你为冥界和天界立了奇功啊!”

    花不语浅然一笑,这是她这十万年学会的掩饰悲伤与难过的表情,“那个不值一提,别人怎么说我根本不在乎!”

    离朱轻嗔,“怎会不值一提,我想知道!”

    花不语倔强地别开了头。

    离朱扭头看着风景逸,目光灼灼。

    风景逸轻轻叹气,这段往事回想起来,他仍心如沉石,她当年的决绝让他心疼不已,“三妹杀了燕南飞后,为了集齐你的魂魄,在异魔窟使用了“幽冥聚魂术”,这一举动惊动了天界,他们定不会让三妹以异魔窟的万千生灵作引来救你,所以把她封印在了无间地狱。

    两万年前,她经历了第八道天雷劫,我不忍她再受苦,以冥界千万年内都听天界的调遣为条件,让他们放出了三妹。于是一些别有用心的小人便开始传三妹是冥界的罪人。”

    离朱竟有些生气,“‘幽冥聚魂术’!你怎么这么傻,用了此术,虽能救活我,可是却要以牺牲万千生灵为代价,最主要的是你也会因此丧命。如果救活了我,你却不在了,你让我如何独活?”

    花不语感受到了离朱的心情,她把左手放在离朱的手背上,闭眼把头靠在他的肩上,以前的他每次惹恼了火微原就喜欢用这招,火微原总是招架不住的。

    “只要是为你做的事,即使是傻事,也是值得的!我当时只想救回你,别的我什么都没想。封印八万年算什么,没了你,在哪儿都是一样的!”

    风景逸一阵无语,这丫头竟一夕间便和十万年前一样,没羞没臊!

    离朱伸手温柔地把花不语揽在怀中,“你怎么这么傻,我说过我会回来,我自己努力的,可不是让你以身犯险。”

    花不语贪婪地感受着离朱的体温,“我知道你会守诺的!”

    离朱扭头看向冥王,“可是我记得杀我的并不是燕南飞的绝技,为何你们去了,会看到那么多的血燕尸体呢?”

    风景逸也是面色凝重,“是啊,我也在想这个问题,难道我们当年中计了,有人引我们把矛头对准魔界。毕竟我们冥界也是一股不可小觑的力量。”

    离朱轻轻点头,“大哥可有什么想法!”

    风景逸嘴角轻勾,“有!不过终归只是猜测,暂不宜妄加评判。对了,当年传话让你去魔界的是何人?”

    离朱一愣,“妖界羚羊精。”

    风景逸努力回想了一会儿,才道:“羚羊精,天魔大战的时候就已经陨落了。你怎么会认识他的?他可是出了名的偏执狂。”

    离朱微微一笑,“去妖界寻找圣灵花的时候碰到的,他是圣灵花的守护兽。”

    风景逸瞟了花不语一眼,花不语虽未睁开眼睛,但微颤的睫毛说明她的心并不平静。

    圣灵花相传花开百年,花在夜间能照亮方圆百丈的地方,火微原当时夺了这花做为她的生辰礼物,只可惜,这花鸿运游戏大厅手机版喜阳光,在冥界根本种不活,白白害火微原受了伤。

    以前的他就是这样,傻得令人心疼,却也执着地让人欢喜。

    ……

    花不语虽隐瞒了火微原再世为人,已回归冥界的消息,但冥界人多口杂,消息终是如飓风一般迅速传至六界。

    一瞬间,六界除了魔界外,皆派出有头有脸之人前来看望,平时里门可罗雀的玄阴王府变得喧嚣热闹起来。

    前世的火微原过惯了闲云野鹤的日子,从不喜这些凡尘俗世的习俗,但是这世似乎沾染了人世间的俗味,竟一一细心招待了他们,而且也叫回了以前的名字。

    花不语一直就不喜这种热闹的场面,但是火微原的回归于她是天大的喜事,而且她舍不得离开他一步,于是也就一直陪同着火微原。

    这日,天虞山派人前来看望,并带来了请柬,请火微原前去观摩五山会武。

    火微原毫不犹豫地当场应了下来。

    送信之人刚走,花不语的面色就冷了下来,“你真的决定要去啊?”

    火微原转身冲其一笑,这笑容,要是往日,花不语定觉得满心欢喜,可是今日,她却开心不起来,轻声怒嗔:“你虽然找回了前世的记忆,但是你毕竟只是新魂,修为寥寥无几,就这么去人世间怕是不妥!”

    火微原靠近花不语,俯身看着她眼中的担心,并伸手温柔地抚平她轻蹙的眉头,“语儿就放心吧,这几日我日日在炎火地狱打坐,虽修为平常,但是地狱烈火已锻造了我的灵魂,强化了我的七魄,此去阳间,我定不会受到阳气浊气的侵蚀。”

    花不语一愣,“这么快!”

    火微原的根在炎火地狱,就如她的根在寒冰地狱一般,只要不离开这里,即使是再重的伤,稍加调养,定能恢复如初。可是火微原已再世为人,魂根已受轮回的侵染,不似前世那般强横,但他竟能在短短几日之内就成功锻造了魂魄,当真是出乎意料的。

    火微原微微一笑,把花不语温柔地揽在了怀里,“对!不快怎么能追上语儿,我已经沉寂了十万年,是该努力了!”

    花不语伸手抱住她的腰,闭眼感受着他的柔情与心跳声,“努力修炼是好事,只是你为何要去天虞山,你与天虞山掌门陆离相识吗?”

    火微原眼中闪过一阵阴鸷,只是花不语此时沉醉在他的怀里,看不清他的表情,“认识,我门也算是老朋友,当年他还是天虞山的普通山童,负责看守天虞山通往天界的入口。

    我去天虞山摘忘忧草,在那里认识了他,之后我们一起去了妖界,魔界,我跟你讲过很多的奇幻之景便是和他一起去的。没想到十万年未见,他已经高居五大仙山之首的天虞山首座掌门,当真是时移世易,沧海桑田。

    既然他不嫌弃我修为尽失,已属废人,我定是要去见见他的,和他叙叙旧。”

    花不语一滞,火微原的话让他想起了木远枫,想起了那个给过她温暖的男子,那个说要带她去看幻天沙海,花海灵渊的男子,不过对于她来说,那不过是南柯一梦,终究只是一场梦,她真正在意的至始至终都只有一个。

    “那我陪你一起吧!你一个人去我不放心!”

    火微原一怔,稍微沉默了一会才道:“好!天虞山山顶的景致特别美,我带你去看看,以前就说带你去,却一直未兑现承诺,现在正是一个机会。”

    花不语心一惊,竟有些莫名的心虚,只是浅浅糯糯地应了一声“好!”

    天虞山山顶,子夜

    星光璀璨,云雾飘渺,遮盖了山里的奇花异草。

    木远枫迎风而立,手持一个烧饼漫不经心地嚼着,任凭狂风吹乱他的衣摆,任凭露水打湿他的头发。

    回山已半月有余,这半个月他脑中总是盘恒着花不语的一颦一笑,以及投入火微原怀里的欣喜之色,他始终接受不了现实。

    六界已经传遍了冥界魁阴鬼王回归的消息,他自然也是听过的,他心中苦涩,却无人诉说。

    她答应过会和他来这天虞山的山顶,可是现在,他只能独自一人前来,独自品着这份清冷的孤独。

    “木师兄,原来你也在这里!”突然一个温柔悦耳的女声自他身后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