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玄幻小说 - 鬼王噬情之逆天阴帅最新章节 - 十六、有所隐瞒

鬼王噬情之逆天阴帅 十六、有所隐瞒

作者:丁香没尘埃书名:鬼王噬情之逆天阴帅类别:玄幻小说
    花不语几人在夜幕降临之前回到静安客栈。

    纤凝和绕絮一直在门口等着他们,二人见花不语衣服上全是斑斑点点的血渍,都吓坏了。

    纤凝首先来到花不语面前,泪眼汪汪地看着她:“姐姐这是怎么了?”

    花不语浅笑摇头,“我没事,已经敷过药了,待会你们给我打些热水来,我洗一下就没事了!”

    纤凝扁着嘴点头,绕絮站在一旁跟着点头。

    纤凝朝姬遇看了看他,见他并无受伤的痕迹,才放下心来。

    她又看了一眼赤飞霜,见她灰头土脸,心情低落的样子,便收回了目光。

    接着她看向木远枫身边那个粉雕玉琢般可爱的男童,男童也笑嘻嘻地看着她。

    纤凝看见男童可爱的模样,总觉得有些眼熟。

    天字八号房,水雾氤氲,热气腾腾。

    花不语闭眼坐在浴桶里运功疗伤,绕絮在一旁给她冲水。

    浴桶中,水面上隐隐约约漂浮着一些黑色的小虫,这些黑色的小虫便是侵入花不语体内,被她冰冻住,而没有完全逼出体内的蛊虫。

    绕絮看得心惊肉跳,舀水的手都有些微颤抖着。

    花不语感受到了她的紧张,睁眼扭头用余光看着她,“怎么啦?”

    绕絮抿抿嘴,哽咽道:“姐姐为何总是不疼惜自己的身体,刚从寒冰地狱出来,又受了这么重的伤?”

    花不语将头回正,浅笑着道:“这点伤不算什么,我调养一下就好了,你也别哭丧着脸了,若是让纤凝知道,又要大惊小敝了。”

    绕絮轻叹,“哎,恕绕絮多言,我总觉得自从姐姐遇上木公子之后,三天两头便受伤,这木公子也不知道是你的福星还是灾星。”

    花不语面色一冷,“不管他是福星还是灾星,以后都不许讲这样的话,你一向都很有分寸的,你应该知道,有的事还是憋在心里的好!”

    绕絮低眉垂眼点头,“是!”

    花不语脸色缓和了一点,“好了,你先出去吧!纤凝这个时候应该是在做晚饭,我待会就来!”

    绕絮点头,“是!”

    绕絮提了水桶慢慢退出房间。

    花不语在听到关门声后,对着浴帘后面轻声说到:“出来吧!你看得时间也不短了!”

    花不语话音刚落,一个颀长的身影便从浴帘后走了出来,他身穿金色鹤氅,内搭一件青色底衫,腰缠金色腰带,真个人看上去器宇轩昂,他慢吞吞来到浴桶前,目不转睛地看着花不语。

    她整个人坐在浴桶里,只露出光滑白皙的香肩,但即使只是嫩滑的香肩和清瘦的锁骨,配合着她脸上清冷的表情,还是依旧让他移不开眼。

    他浅笑盈盈地看着她,眼中的欣喜溢于言表。

    花不语冷冷地看着他,“自从我出了妖魔禁域你就一直跟着我,你是打算跟到何时才肯罢休?”

    他邪魅一笑,下一瞬,他便到了浴桶边,他弯腰看着花不语绝美的容颜,“我说了,我叫落离,我看中的女人,不管是天上地下,我都追定了!”

    花不语面色一愣,浴桶里的水瞬间凝结成冰,水面上漂浮着的细小逼虫也瞬间化为齑粉。

    落离笑容一滞,颇为惋惜地道:“你也太小气了,我什么都看不见了!”

    花不语面不改色,“我闭关的这一百年,你每隔几日便会去看我,却从不与我交谈,你到底有何目的?”

    落离又笑,“我都说了,我只是因为喜欢你,所以跟着你啊!”

    花不语冷然一笑,“落离,上古四大灵兽之首的白泽,我不知道你是什么原因离开了天界,但我知道你去妖魔禁域只是为了逃避现实。你知道世间所有妖魔鬼怪的驱除方术,但你不会轻易出手。”

    “今日在拂古山,你一直在旁边观望,却不出手帮任何一方,我便知道你出妖魔禁域定是为了什么隐秘的任务。这世间能请得动你的,便只有暗月!”

    “暗月到底派你来做什么?我相信你并不只是来保护木远枫的,你定还有别的任务吧?”

    落离挑眉一笑,“我落离看上的女人果然不一般,可是你为何就不能相信我是因为牵挂你,所以才来跟踪你们呢?”

    花不语凝眸看着落离,他的瞳孔泛着金色的光芒,她在他的眼中似乎也闪烁着金色的光芒,“我不是情窦初开的小女子,你对我说的这么话根本没用。”

    落离也怔怔地看着花不语的眼睛,她的眼神清冷,里边似乎随时会喷出万年寒冰来将他冻死在这里,可是她的眼睛也打着漩,即使冰冷,却还是有种很大的吸引力。

    他戏谑地笑了,“为何木远枫对你讲这样的话,你就听得进去,为何我讲的你就听不进去,难道是我讲话的方式不对?”

    花不语报以同样的戏谑,“因为你不是他,就这么简单!”

    落离依旧笑着,“哎,早就知道你会这样了!好吧,不调戏你了,我出妖魔禁域确实是为了查一些事情,这些事情都是为了保护木远枫。”

    花不语眼中终于没有那么清冷了,“查什么事?”

    落离浅笑,“你先回答我一个问题,若有一天,木远枫和火微原站在了对立面,在必须要选择帮一个人的时候,你会选择帮谁?”

    花不语眉头轻蹙,“什么意思?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落离快速直起身来,他低头俯视着花不语,“我落离从进妖魔禁域的那一刻便不想插手这世间的任何事情,此次出来,也只是替大哥查明一些事情。”

    “我不想帮任何一方,我能告诉你只有两件事,一件便是木远枫和火微原你迟早得下定决心选一个,另一件事便是这次的事件没有表面上的那么简单,你自己小心。”

    花不语抬头仰视着落离,“你的意思是木远枫与我二哥之间最终会走向对立面,你是不是隐瞒了我什么?”

    落离抿嘴一笑,“其实你还有第三个选择的。”

    花不语微微蹙眉,看起来更加清雅绝伦,“什么选择?”

    落离一笑,这一笑,似乎能包容万物,“那便是与我一起离开这些是是非非,我们一起找个清静的地方白头偕老。”

    花不语嫣然一笑,这一笑,将落离的心彻底融化了,接着她面色一冷,冷冷地吐出三个冷冰冰的字:“不、可、能!”

    落离回之同样迷人的微笑,“那么我也无话可说,该说的我都说了!明日我便会回妖魔禁域,若是想我了,或者后悔了,传信给我,我回来带你走的!”

    花不语扭头,无语。

    落离一个转身,便消失了。

    花不语知道他真的走了,她微微蹙眉,回想着他的话,二哥还在炎火地狱,他素来与世无争,怎会与木远枫走向对立面?若真的像他所说,他们两真的有那么一天,她到底该如何抉择,她只希望不要有那一天。

    ……

    静安客栈,厨房内

    众人围坐在一起吃饭,由于下午的事情,木远枫等人的心里都很沉重,毕竟他们都见到了浠水城里那些人惨烈的情形。

    彦亮见大家都心不在焉的样子,于是一个人吃得不亦乐乎,他是从妖魔禁域走出来的,那里的残酷不比这里的少。

    木远枫见大家都心事重重了,于是赶紧找了个话题缓解气氛,“师兄,你们今日可有什么特别的发现。”

    姬遇和磐龙都同时抬头看着他,木远枫尴尬一笑,上了天界,他与磐龙拜到酒仙坐下,所以习惯了叫磐龙师兄,但是他问这句话,只是针对姬遇。

    磐龙也反应过来他叫的是姬遇,于是瞪了他一眼,便低下头继续吃饭。

    姬遇扫了众人一眼,最后目光看着木远枫,“整个浠水河上全是女人的尸体,她们全部被关在竹笼里,然后活活淹死,这个人定是对女人特别的憎恶,不然不会这般残忍。”

    木远枫点头,“我们也有发现,在拂古山的山洞里,浠水城的男人都在那里,他们虽没有死,但是比死更惨,已经完全没有了自己的意识,如同行尸走肉一般,很显然,有人控制了他们,只是不知道他要用他们做什么?”

    “而在山洞的火把上,写着四句话:‘天道不公,人心凉薄,我欲成魔,谁人可挡’。一开始我没有眉目,可与黑衣人交手后,我发现他应该认识我!”

    姬遇微微蹙眉,“为什么这样说?”

    木远枫翻了个白眼道:“因为他叫我废物!你们想想,离我去天界之前,人间已经过了一百年,这个人居然知道我以前的事情,还骂我是废物,定是百年之前我在人间认识的人。”

    “而我除了下山历练,其他认识的人便全部是五神山的弟子,所以这个人,定是五神山的弟子!而且是一个自以为是,愤世嫉俗的弟子!你们可有怀疑的对象?”

    姬遇和磐龙对视了一眼,皆没有头绪。

    赤飞霜一愣,夹在筷子上的菜悄然滑落到碗里,她不动声色地收回筷子,心里已是万分忐忑。

    花不语发觉了赤飞霜这个微小的动作,她浅浅地看了赤飞霜一眼,便低头夹了一块青菜,她总觉得赤飞霜有所隐瞒。